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9章 当管委主任没问题(求订阅,求月票)
    ,!

    紧急常委会议。

    霍达很克制,并没有因为廖湘汀不在,坐在廖湘汀那个位置上,而岳文的小桌子就在廖湘汀座位的身后,乍一看,象他在主持会议似的。

    各在家的常委都是机关里的人精,知道主持工作的霍达一般不会在廖湘汀出国期间召开常委会,听闻工委督查处下通知说又是召开紧急常委会,就都知道有大事发生了!

    环保局、水利局、卫生防疫、城市供水、国土、琅琊街道等部门都早早坐在了后面那排椅子上。

    “对于突发事件和紧急情况,我们有常委会议议事规则,今天的会议秘级程度较高,常委会内容除经组织同意在党内传达或对外公布外,与会人员不得向外传播或泄露,违者按有关规定处理。”霍达一上来就严肃地说道,众常委也都齐齐地看着他,有的人已经知道了水库污染的事,有的人却还蒙在鼓里。

    “刚才我也跟廖书记进行汇报,跟市委罗书记也进行了电话汇报。”霍达扫视一眼会场,那意思自己这个常委会是得到授权的,在家的常委要全力配合,谁不配合那就是与市委、与廖湘汀意见不一致。

    他一扬手里的材料,督查处崔金钊赶紧带着一个酗子分发着复用的检验报告,“重金属超标……金含量超标11.3倍,化学需氧量超标0.15倍……氰化钠超标0.001倍,”他长出一口气,“氰化钠有剧毒,对环境污染严重……”

    李桂生看看认真记录的岳文,他心里颇为怨恼,也觉着有些侥幸,如果不是岳文发现,那积累下去,如果闹出人命,那他这个环保局长不用等待退休了,直接到监狱里安度幸福的晚年吧。

    可是,他又认为岳文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岳文悄悄跟自己说,这么大的事,自己也要汇报的,但那是自己汇报的,现在却是让霍达一大早召集到管委的,自己和环保局很被动。

    “好了,大家都议一议。”霍达不是书记,他只是在廖湘汀不在时主持工作,他不想担这个责任,但又不能不担。

    “现在当务之急就是要停止从琅琊岭水库供水,”宣传部杨部长看看霍达。

    “停水,停到什么时候?”霍达面无表情地看看杨部长,“一天不来水,管委办公室电话就打爆了,老干部敢指着你的鼻子骂!”

    杨部长:这事是大事,不能引起群众恐慌,……要统一口径,信息的发布必须经过工委和管委把关……

    蔡永进:要启动应急预案,做好群众大规模求访的准备……

    汪澄湖:水源怎么办?要开辟第二水源……

    周平安:消防车和市政工程车可以拉水,暂时缓解用水困难,但不是长久之计……

    市委副书记高杰:现在的关键是,一定要停止供水,关键是怎么跟群众解释?如果照实说会发生什么情况?发生问题又应如何解决?……当前琅琊岭水库的水应该怎么处理?……停止供水期间水源地怎么解决?当然,还有一点,我们怎么跟市委交代,也要提前想好应对媒体与上级部门检查的措施……

    岳文抬头看看工委副书记高杰,不愧是副书记,确实有水平,以前开常委会上,此人要么不发话,要么直点要害,而其他常委都是站在各自职责上说事。

    岳文正在思考,霍达却突然看着他道,“岳文,问题是你发现的,你有什么建议?你不是一直愿意站在管委主任的角度考虑问题吗?”

    常委们发言完毕,应该轮到各处局发言,这事与电筹办没有一毛钱的关系,岳文却想不到霍达会点他的名字。

    孙伟涛也参加了常委会,幸灾乐祸地望着岳文,刚才在霍达办公室岳文的表现他恨在心里,而现在霍达对于岳文的态度,他是乐在心头。

    这是一个信号!

    蒋胜看看霍达,又看看岳文,大半年来,霍达对于廖湘汀是尊重的,但对于两个的龃龉、对于交城群众到开发区求访,里面如何解决的,他是清楚的知道的。

    难道霍达想要发了自己的声音了?

    同样的心思,在岳文心头一掠而过,他从来不相信霍达会这样一直当个跟班。

    自己是廖湘汀的秘书,一定程度上,霍达这样对自己就是对廖湘汀,但霍达在行为上却是无可指摘,他的提问也在正常范围之内。

    他看看一众常委,众常委都把目光投到他的身上。

    蔡永进作为工委的大管家,他也感觉到霍达的反常,如果岳文回答不上来,或者回答得不好,那无形之中不只踩了岳文一脚,丢人的却是廖湘汀与工委办。

    但刚才在霍达办公室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这句站在管委主任的角度考虑问题是怎么回事?

    “霍主任,”蔡永进笑着把话接过去,“岳文陪着市里的客人,发现了水库存在异常,他跟我汇报过,是我让他直接找丹枫秘书长汇报。”岳文作为督查处主任,找管委秘书长汇报工作,也符合程序。

    见蔡永进把话揽过去,霍达面无表情,“现在有什么意见都可以提出来,岳文是第一个发现问题的,也实地观察过,有什么想法可以说。”

    那没有想法,说不出什么来,自然也是丢人的。

    蔡永进看看岳文,岳文笑道,“刚才领导们都说了,霍主任点名,我就把几点不成熟的想法汇报一下。”他把自己姿态拉得很低。

    “象秘书长说的,当务之急应切断供水,启动应急预案,寻找第二水源。”

    “哪里是第二水源?”霍达紧接着问道。

    “金鸡湖的水都有管道,可以用作现成的第二水源,。另外,梧桐埠水库离市区近,可以作为备用第二水源,赶紧铺设管道,这方面,可以请市供水公司与交城供水公司协助。”

    “市里和交城都没有问题,”霍达道,“切断供水之后,金鸡湖与梧桐岭的水引过来都需要时间。”

    “周书记说了,公安的消防车与市政车一起出动,可以缓解供水紧张。”岳文道,“抓紧时间在琅琊岭水库洒药,净化水质。”

    “断水引起群众恐慌怎么办?”霍达紧紧追问。

    这一点是岳文提前考虑过的,“电视台可以播发一个公告,就说供水管道大破裂,市供水公司正在抢修管道。”

    供水公司经理马上插话道,“管道没问题。”

    “哪里管道陈旧,就先修那里。”岳文吡笑道,“趁着这个机会大检修。”他马上又补充道,“洒药不能确保琅琊岭水库的水恢复正常,消防车与市政车的水只能短暂缓解供水紧张,重要的是要在三天之内把金鸡湖和梧桐埠的水引入供水管道。”

    “三天?”供水公司经理急了,“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霍达声音高了起来,“三天之内修好应急供水管网,特事特办,急事急办,三天修不好你自动打辞职报告!”

    他扫视全场,“就按岳文说的办,”众人一愣,刚才还在挤兑,现在又改为支持了,“会后,蒋主任马上联系交城郁市长,我给市里打报告,争取市里的支持。”

    他又看看岳文,“小岳这水平,再过几年,当个管委主任也没问题。”他带头笑了,会议室里的气氛立马融洽起来。

    领导的脸属狗的,说变就变,岳文又一次感受到了这飞快的转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