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8章 草民如芥,生如蝼蚁?
    ,!

    “酗子,太谢谢你了!”老头的眼泪在眼圈里直打转,他怯生生地上前,手伸到一半又缩回去了,“我手不干净……”

    岳文却一把拉住老头的手,“大爷,我的手也不干净,再说了,也没有那么多讲究。”

    “你是个好人,是个好人,”老头子一感动,眼泪终于决堤而出,在灰黑的脸上冲出两道沟沟,“你,你也是个干部吧?”

    “我不是,”岳文认直地说,“我们就是……工作人员。”

    “老婆子,快,快去拿点核桃来,”老人到了这个年龄,头发变得灰白发黄,老太太赶紧跑到窗台边上,拿过几个黑乎乎的东西来,“核桃还没熟,提前打下来埋到土里,扒开皮就能吃。”

    袁疏影看着仍拉着岳文的手不放的老大爷,她也感动了,“大爷,大姨,我给你们照张像。”

    “照像?”老头子的手松开了,咧开嘴笑了,“不麻烦了,怪贵的。”他话虽然这样说,但不自主地把那件发黄的衬衣扣子一个一个系上了,一直系到脖子根儿。

    “不麻烦,一点也不麻烦,”卢姗姗笑道,“您二位往中间靠一下,笑一笑,对……”

    “咔嚓——”

    “大爷,你们放心,只要不施用农药,在这里种点地,又不是在坝上,没事。”岳文见老太太仍拉着卢姗姗念叨,他笑着嘱咐道。

    “我们知道全区都吃这口水库的水,”老头擦擦混花的老眼,“我们种地就是靠天吃饭,够吃的就行了,不用农药,可是……”他犹豫了一下,“十八户村边上的废矿石,下雨时那些石头面儿都冲到水库里了!”

    “废矿石?什么时候?”岳文心里一惊。

    “就是这些日子,前些日子不是刚死了人了吗?”

    ………………………………………

    ………………………………………

    “你说……琅琊岭水库的水已经污染?”

    霍达目光炯炯地看着岳文,管委常务副主任蒋胜、环保局局长李桂生、琅琊街道党工高官庞金光、主任杜**、环境监察大队大队长孙伟涛赫然在座。

    “琅琊街道十八户村盗采的金矿废渣还没有形成尾矿库,但距离辛河源头支流只有200—300米左右,平时只要一下大雨,金矿的废矿石在雨水的冲刷下,矿石中所含的重金属就会被冲到河里,流入琅琊岭水库。”

    “这不是一件小事,但群众没有反应啊!”管委秘书长李丹枫马上道,他与李桂生关系很好,知道这事一旦坐实,就是大事,环保局一个玩忽职罪是跑不了的。

    而庞金光与孙伟涛是连襟,给孙伟涛面子,给环保局面子,也等于给庞金光面子。

    “等群众出事,再反映到工委管委,那就晚了。”岳文马上道。

    孙伟涛看看脸色阴沉的李桂生道,“霍主任,我们环保局一直在对琅琊岭水库周围进行检查,并没有发生违法排污行为。”他看看岳文,“前天在检查执法过程中还遇到岳主任。”他话里有话。

    “那因盗采金矿造成的污染呢?”岳文知道他在推卸责任,果不其然,李桂生把话接过去,“盗采归国土和公安管,我们只管有证的矿山企业的违法排污行为。”

    特么地,这就是推诿扯皮了。

    这是官场特色,也是机关痼疾,别说岳文,廖湘汀都毫无办法。

    “那你们什么也不用管了?!”霍达火了,他两眼一瞪,“两查、两清,你们环保局都是责任部门,都什么时候了还往外推责任?”

    廖湘汀出差,霍达主持区里工作,他的火气也随之大了些。

    孙伟涛一横心,“霍主任,十八户盗采金矿刚刚发生,我们也进行了监管,我估计,这就是近些日子的事,再说,废渣矿石离水库很远,一般不会发生污染水质的行为。”

    “是不是污染水质,肉眼不是仪器,是检测不出来的,”岳文话里有话,“市环境检测中心、区环境监测站正在进行应急检验,结果现在应该快出来了吧。”

    李桂生看看孙伟涛,孙伟涛刚要打电话,何厚华直接推门走了进来,他恭恭敬敬地把一份材料双手递给霍达,正是琅琊岭水库水质应急检验结果。

    霍达看着报告,突然长喘一口粗气,接着竟把报告一把摔到地上,那两页纸轻飘飘地就飘到李桂生跟前,“看看吧,都瞪大眼看看。”

    李桂生脸色很不好看,好歹在座的都是处局领导,直接把文件摔在地上,一般领导做不出来。

    他站起来刚想弯腰去捡,何厚华快走一步,拾起来递给蒋胜。

    “重大突发环境事件!”

    霍达一句话给这次事件定了性,廖湘汀在区里的时候什么事没有,怎么他一出国,接着就出事了呢?霍达很生气,也很无奈,但事情出了,只有解决。

    孙伟涛看看一脸怒气的霍达,大着胆子说道,“霍主任,水质污染,盗采金矿肯定有责任,但水库边上的养殖户也有责任,我们已经联合公安局进行执法……”

    联合公安?那意思还要拘留、抓捕?!

    岳文起初压尊气不愿说话,但此时见孙伟涛明目张明地替盗采金矿背书,而把责任推到弱势的老人身上,他的火气再也压不住了,“孙大队,农民养两头牛也能造成面积几十亩大水库的污染?……真正造成污染的罪魁祸首你不管,却要拿他们来顶罪?”这两句话他感觉犹自没有解气,索性发泄到底,“你把农民当成草芥,他们的命就如蝼蚁?”

    他这样一发脾气,霍达办公室里立刻安静下来,霍达、蒋胜沉着脸,霍达端起杯子大口喝着茶水,孙伟涛看看李桂生,“我怎么拿他们顶罪了……”

    “把照片送过来。”岳文却不理他,直接把电话打到电筹办办公室黑八手里,“就是琅琊水库下面的照片,你不是已经冲洗出来了吗?”

    何厚华很快从电筹办接到了这些照片,照片是是袁疏影与卢姗姗给老两口照的,也有他们与老两口一块照的,看着照片上的老头、老太太,众人都不说话了,孙伟涛张张嘴,一个字嗫喏不出来。

    蒋胜看着袁疏影与卢姗姗,却深深地看看岳文,也大口大口地喝起茶来。

    “这样的老头、老太太,你让他去污染水库,给他们钱他们都不敢干!真正的原因是金矿,是盗采金矿……”岳文继续说道。

    “行了,要不你来当这个管委主任算了。”霍达却突然一拍桌子,吓了众人一跳,岳文马上不说了,他可以怒怼孙伟涛,但却不能顶撞霍达,“都火烧眉毛了,现在当务之急是水库污染,如何解决?”

    “马上召集紧急常委会。”霍达道,“我亲自跟廖书记汇报。”

    岳文抬眼一看,现在是上午十时零九分,廖湘汀所在的米国洛杉矶应是晚上十一点多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