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5章 又回金鸡岭
    ,!

    领导的马屁都是这样拍成的?

    卢姗姗很不屑地看看黑八,黑八却笑道,“等以后文儿干了大领导,这些都是扎根基层、为民办事的证据,我得替他留好喽。”

    “别说,你对岳文还真好。”卢姗姗笑着看看这个胖胖的办公室主任。

    “跟着他,就图有个前途,没前途,我这么遭罪干嘛?”黑八也学着岳文的样子吡笑道。

    面带猪相,心头嘹亮。

    卢姗姗看看得意的黑八,这些话黑八敢对她说,那想必也敢当着岳文说,玩笑中还带着真话,愚顽中还带着狡黠,但这话说出来不让人生厌,卢姗姗看看黑八,她倒小看这个办公室主任了。

    “岳书记,到家里吃饭吧,去年发大水时的时候,没有你炸开大坝,俺家的设备都捞不出来。”一老太太拉住了岳文的手,看样子真不想让他走了,不是客套几句就完事。

    “不了,不了,大娘,我还有事。”岳文也很感动,也很自豪。

    许多领导在群众眼里就是食指型干部,人一走,群众拿食指戳他的脊梁骨,而有极少数干部却是群众眼里的拇指型干部,不管当着他的面儿还是背着他的面儿,伸的都是大拇指。

    “岳主任以前在街道的时候就到我摊上吃油条,”另一个老太太自报家门,“你不知道,现在谁家两口子打架,晚上出来沿着辛河走一走,散散心,回去就又和好了。”

    “那我得让我对象重新回来住,”黑八立马起哄道,“要不我整天得睡沙发,生个孩子把火气生得大了。”

    一帮人都笑了,对于黑八的表现,岳文很满意,“那你干脆调回芙蓉街道得了,我还落个清净。”

    “岳主任,现在打麻将的少了,锻炼得多了……”

    “岳主任,秧歌队,舞蹈队多了,锣鼓队多了,金鸡岭的老书记到了夏天,让人开着车拉着锣鼓就下来了……”

    ……

    话越说越多,人也越来越多。

    虽然现在行政大楼搬到芙蓉街道,沿河居民也成了新市民,但他们表达心意最朴实最直接的话语还是吃饭。

    “岳书记,中午到俺家吃顿饭吧。”

    “这是村村都有丈母娘的节奏啊!”

    黑八挺着小肚子吡笑道,站在一旁笑着的袁疏影看他一眼,黑八立马收回了舌头。

    嗯,河流整治明面上市政工程,其实背后是文化,是和谐,是文明,也是凝聚民心提升形象的干部工程。

    “不了,我真有事,过两天我回来,一定去吃。”

    “岳主任,还得反映个问题!”一老太太认真道。

    “对,跟街道干部说没有用,岳主任现在是区里领导,就得跟他说。”立马有人接过话去。

    “什么事?”岳文被一顿猛夸,心里高兴,立马接过话题,“只要我能解决的,上午能解决不过下午,今天能解决不过明天。”他手一扬,颇有领导风采。

    “好!”一帮老太太轰然叫好。

    “咔嚓——咔嚓——”

    酗子拿着相机,赶紧拍下这历史性的时刻。

    “岳主任,今年河里有死鱼,去年夏天,不,春天的时候吧,湿地公园里的野鸭、野雁数都数不过来,偶尔还会有灰嘴鹤,今年没有了……”

    “咱们这里水还算好的,上游往琅琊街道那里,水都变臭了,臭水最后都流到我们芙蓉街道了。”

    岳文心里蓦地一沉,现在提到琅琊街道,他很是警惕。

    “琅琊街道有金矿,我听我儿子说,洗金的时候什么化学原料也有,水能不污染吗?”

    岳文定定神说道,“前阶段两查,现在区里搞两清,不是都整治了吗?”

    “雷声大雨点小,上有政策下有对策,风声一过,他们挖得更厉害了。”一老太太心直口快。

    “现在,我听说挖金子都用大型挖掘机,山上连树林一起就挖倒了,山上的土都冲下来了,水都没法喝了……”

    饮用水?!

    岳文心里一震,他一下想到了琅琊岭水库,那不仅是辛河的水源地,全区的人也都喝着那里的水。

    “蚕蛹就是琅琊街道的,”黑八不知什么时候又靠了上来,补充道,“他们村这几年,像我这么大年龄的人都有去世的,一年死好几个人。”

    “我娘家就是琅琊街道沟王家村,今年我们村死了8个,”一个老太太伸出手指头,“隔壁邓村今年死了4个,还有两个矽肺病住院的。”

    “蚕蛹说,现在琅琊街道都买水晚,每天光买水的费用就得二十块钱,……20斤的桶装水,每桶3块……不光是人饮水困难,还有猪、牛、羊、鸡也得饮水……”

    岳文看看迅速与老太太们打成一片的黑八,原本好好的心情一下搞得很沉重。

    从芙蓉街道出来,随着河流一路而上,岳文虽然还是有说有笑地跟袁疏影、卢姗姗聊着,但触目而过的河水颜色呈黄白色,泛着白色泡沫,让他十分痛心,也十分恼火。

    原本选定了这条路线,是让袁疏影看看改造后的辛河,如果成了这个样子,那还不如以前赶大集的时候,这,可是开发区一百六十万人民的母亲河啊。

    “中午我们到金鸡岭吃饭吧,”岳文笑着对袁疏影与卢姗姗说道,“正宗的农家饭。”

    “岳书记,金鸡岭的水还能喝吗?”卢姗姗笑道。

    “你看看金鸡岭的书记是谁,”黑八立马保驾,“岳主任还是金鸡岭的书记,金鸡岭现在不指着金矿了,我们的金矿在污水处理上走在全省前面,……”

    两辆车子沿着盘山路,一种疾驰。

    待走近村委时,黑八眼尖,马上嚷起来,“环保局的车,上面还印着字哪——环境监察大队,他们来干嘛?”

    卢姗姗笑道,她看看岳文,“你不是说金鸡岭没问题吗?”车子慢慢在村委边上停下来,但谁也没有下车,黑八要下车,被岳文拦住了。

    “当然没问题,”车外的胡开岭直接回答了卢姗姗,但嘶吼的对象却是环境监察大队大队长孙伟涛。

    “说你们有问题,你们就有问题,实话告诉你们,辛河的水现在也不干净了,下面那个湿地公园的水不是从你们这里引下去的吗?”孙伟涛接过烟来,“你们就有责任,责任还不小!”

    这边热闹起来,街上看热闹的也多起来,老书记叼着烟袋,坐在村委门前的台阶上,一言不发地看看孙伟涛。

    “小李,开罚单!”孙伟涛严肃地扭头看看一酗子,“这是看在刘主任的面子上,按最低限罚的,我知道,就是按最高限罚,也不会罚穷你们金鸡岭,你们有的是金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