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6章 枪!枪!枪!
    ,!

    乍到一地,立足未稳,动班子、动干部,是要出事的。

    以阮成钢强势的作风,不到半年就动了交城公安局的班子,中层干部重新竞争上岗,总体上波澜不惊地把程序走了下来,这是很不容易的。

    有的领导,这一届到头,也不敢动干部,甚至有的处局,接连几任领导,都不干动干部动班子。

    流水不腐,户枢不蠹。

    水不流动容易发臭,门不转动也会被虫子蛀空,对一个单位这不是什么好事。

    “也不容易,事先我也是挨个谈话。”在陶沙、岳文、高明、蒋晓云等人跟前,阮成钢也不隐瞒,“以前在刑警队的时候,兄弟们敬着我,现在林子大了什么鸟也有,一个人一个心眼,……动个干部还能找到省里云,也不好收拾。”

    以前杀伐果断的阮成钢当了一把手,身上的杀气竟减弱了。

    岳文记得,前几个月,大家组团到交城去看过他,最著名的还是那句话,“开阮局的会就象做体检”,就是这样强势的领导还摆不平这帮公安上的丘八。

    “交城公安局,远远比我想象的要复杂。”阮成钢慨叹道,自己又装了一袋烟,高明赶紧划根火柴替他点着。

    这是一家海鲜为主的饭店,环境不错,菜的质量也很不错。

    岳文端起杯子正要敬酒,门从外面打开了,国土局局长袁丽萍端着一杯白酒走了进来。

    在座的都是开发区场面上的人物,国土局长也是实权派,众人都很热情。

    “阮局,你回来也不通知妹妹一声?”她的声音很脆很亮也很尖,从声音上听就是一个不好对付的女人,此时她满面春风,笑意盈盈,“是不是交城的妹妹太多,你想不起开发区的妹妹们了?”

    见她进来,坐在副陪上的岳文刚要起身,袁丽萍一把按住他,“服务员,加把椅子,今天我跟岳主任一块给陶主任干个副陪。”坐在主陪位置上的正是这帮人的老大陶沙。

    “我现在哪有那个心思!”阮成钢一摸光头,“我都禁欲三个月了。”

    涉及到成年人的话题,众人都笑得很开心,没有结婚的蒋晓云却有些尴尬,陶沙开玩笑道,“那今天晚上开戒吧。”他笑着看看袁丽萍。

    袁丽萍笑道,“没问题,只要成钢哥哥需要,小妹我舍身陪君子,就怕人老珠黄了,成钢哥哥看不上我。”她笑着举起酒杯,“玩笑归玩笑,但对成钢局长的感情在这里,对陶主任和岳主任的感情也没淡,为表诚意,这一杯我先干了。”

    女中豪杰哪,这一杯白酒,袁丽萍丝毫不打折扣,一口干了。

    “这一桌免单,哥哥兄弟们也知道,这是我妹妹开的,高队,蒋所,以后多照顾照顾买卖,给她口饭吃。”袁丽萍也不吃菜,笑着对高明和蒋晓云道。

    这家酒店,因为袁丽萍的缘故,从来晚上都是火爆的。

    “哪能?”陶沙笑道,“感情归感情,吃饭归吃饭,账该结还得结”。

    袁丽萍马上笑道,“不就是一顿饭吗,不看阮局,看陶哥,不看陶哥,还看岳主任,现在岳主任往哪个饭店一坐,那就是最好的形象代言人!市高官亲自敬酒,再过两年,他往哪里一坐,我们连酒都敬不上!”

    岳文忙笑着摆摆手。

    “对了,我们的法律顾问合同到期了,明天我还在这里隆重地宴请陶沙哥哥,请哥哥当我们国土局的法律顾问。老刘这个人,泡妹妹行,真要遇到案子就傻眼了,你说我当时怎么找了这么个东西!”

    袁丽萍的热情之下显露出霸气的一面,陶沙笑着一拱手,“袁局看重,定当效劳。”

    这是给他面子,但他却不好评价同行。

    法律顾问,可能一年到头没几个案子,或者根本没案子,白拿律师费,看在岳文和阮成钢的面儿上,这律师费肯定还少不了。

    袁丽萍也一拱手,“是陶哥给我面子。”她一举一动很是大气,也很是霸气。

    “现在买卖不好干,”袁丽萍敬了两杯白酒就出去了,阮成钢感叹道,“开发区整治金矿,到了‘两关’阶段了吧,开发区这些挖金户全都跑到交城去了!现在开发区清净了,交城乱了套了。”

    当然,肯定还有更糟心的事儿,可是现在不是说的时候。

    看到众人一个个吃饱喝足,陶沙站了起来,蒋晓云却提前走到门边,“老大,从来都是你结账,这次我来。”她不由分说,让高明把陶沙拦下,自己到前台去结账。

    岳文笑了笑,跟在蒋晓云后面到了前台。

    前台那边却有一桌也正在结账,两个车轴汉子,正甩出一摞人民币,重重地砸在柜台上。

    “让你陪一下我大哥,是看得起你,又不是黄花大闺女,害的哪门子羞……”

    蒋晓云眉头一皱,步伐慢了下来,“我们坐会儿,不急。”岳文也不愿跟这几个醉汉凑合,拉着蒋晓云在大厅里的沙发上坐了下来,他看着眼前巨型的张果老骑驴的根雕,雕刻得栩栩如生,活灵活现。

    “你们嘴巴放干净点,耍流氓你们走错了门,找错了地方。”

    袁丽萍的妹妹,是个三十岁左右的少妇,以前是平州宾馆的服务员,一米七的个头,很是漂亮,生了孩子,身上的韵味更足了,往柜台后面一站,来往的客人都忍不住多看她两眼,开几句玩笑。

    可是,今天这个玩笑开大了。

    “不给面子是吧,不给这个面子是吧?”

    “轰——”

    桌上的招财金蟾就被横扫在地下,跌了个粉碎,这是芙蓉玉做成的,是今年金鸡岭刚刚推出的新款。

    “滚出去!小刘,报警!”

    袁丽萍的妹夫出现了,别人调戏自己的老婆,是个男人就咽不下这口气,何况大姨子又是开发区的土地奶奶,逢人都要给他几分面子,自从开饭店以来,他什么时候受过这个气!

    一群大师傅手拿擀面杖、大勺、菜刀就从后厨奔了出来,主辱仆死,是时候展现一点廉价的忠心了,说不定,今晚过去,老板还能给涨几个工钱。

    几个彪形大汉虽然喝了酒,但看起来身手都不错,虽然挨了几擀面杖,头被大勺砸了几下,还都撑得住,倒是前面的几个厨师有的被踹倒,有的直接被扇了耳光。

    厨师干得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营生,脾气也很火爆,在自己地地盘上吃了亏,那可不算完了。

    “砰——”

    岳文吓了一跳,蒋晓云也猛地站起来,只见袁丽萍的妹夫站在当场,眼睛瞪得有如铃,脸上,却是一脸惊恐,血流满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