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7章 砸中什么送什么
    时间过得真快,在岳文的印象中,上次逛商场已不知是什么年月。

    “文哥,怎么想起带我们逛商场了?”宝宝笑道。

    “你出趟差,得给家里人捎点东西,”岳文笑着看着琳琅满目的货品,比肩接踵的人群,省里的消费水平相比秦湾,其实并不高,但人流量明显比秦湾大,“否则你一直在外面出差,家里人会有意见的,……宝宝,你这些日子一直跟着我在外面跑,媛媛背后肯定骂我了,有一阵子,我耳朵一直发热。”

    “切,谁骂你还不一定呢,”宝宝笑着矢口否认,“不知是那个女人,我知道的就有秦湾的袁疏影、卢姗姗……”

    他没有说葛慧娴,这是把葛慧娴当成正牌,而其她女人都是岳文在招蜂引蝶。

    这种时候怎么能少得了黑八,“还有哪,开发区的蒋晓云、王凤,当然还有今天要带回家的林处长。”黑八的身子突然向前一弓,躲开了一记岳氏无影脚,却来不及一下撞到了前面一个带着孩子的少妇身上,“干什么呢,耍流氓?!”少妇的声音高得能刺破耳膜。

    黑八不敢吱声了,这顶大帽子,是个男人就不愿往头上戴,他面红耳赤、局促不安地站在那里,等那个女人走后才重新活泛起来。

    “报应啊,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岳文吡笑着拍拍黑八的肩膀,“你的良心都喂了狗了,你跟小郎是怎么成的?宝宝,你也别装无辜,你跟刘媛媛是谁撮合的,好,回去我就把这门亲事给你们砸了。”

    “别别,文哥,我的亲哥哥。”黑八已经结婚,儿子都有了,他对这威胁已经免疫了,可是宝宝不一样,这姑娘岭就爬到了半山腰,还没到山顶呢。

    “亲哥哥,你就是这么对待亲哥哥的,”岳文扬扬的里的手机,“今天就看你表现,给亲哥哥买块手机,别这么哭丧着脸,又花不了你两个月工资,我就再吃回亏,等你结婚时,谢媒钱我不要了。”

    “你还愁没有手机用……想送的人排队都能排出五里地……”

    “别废话,八哥,我淘汰下这块来送给咱儿子了,给他当玩具。”岳文立时拉起了同盟军,拉一个打一个,搞一搞统一战线,这是他的法宝。

    黑八立时眉开眼笑,“得来,宝宝,你就认宰吧,你说,一年到头就宰你这一回,我都看不过去了,要不,文,让他再给我闺女买个玩具?”

    “你什么时候有闺女了?”岳文与宝宝异口同声问道,两人都很惊讶,八哥从爷爷这辈就脱离农村了,但这播种的速度如此之快么?!

    “还没有,但我跟我老婆有这个计划。”

    “嘘——”

    “滚一边去!”岳文笑了,“这是我听过的本年度最好笑的笑话,我今天回去就发到微博上。”

    “围脖?”黑八不理解,宝宝眨眨眼睛,“文哥,你还玩这么新潮的玩艺?”

    岳文还没回答,黑八却扯着宝宝问开了,“啥叫围脖?”

    “就是微微**,”宝宝窃笑着给他解释,黑八却立马哈哈大笑,“微微**?”

    他的态度实在放肆,声音也很大,周围来往的人都看他,岳文与宝宝立马低下头,主动跟他拉开安全距离,黑八却不甘心地追了过来,“你们这是怎么了?”

    “对不起,”岳文一下把黑八的手从自己肩膀上拿下了,“我们不认识。”

    “这猥琐的胖子是谁?”宝宝立马补刀道,“文哥,我们报案吧,有人光天化日之下耍流氓!”

    “特么地,就许你们微勃,不许我微勃,”黑八不乐意了,“滚,都给我滚,惹火了哥,我现在就开车回去!”

    两人立马都站住了,二人低眉顺眼勾勾手,黑八起初不理,但架不住两人态度出奇地好,这才大摇大摆走过来,却不提防两人一个搂脖,一个搜身,转眼间八哥的钱包已经落在了宝宝手上。

    “走吧,你现在可以走了。”宝宝神气道,“没车我们打辆车回去,对了,文哥,你刚才让我买什么来着,对了,手机,走吧,还等什么?哎,服务员,你们的手机柜台在哪?”

    ……………………………………

    彩球,拱门,金蛋,美女,主持人……

    等岳文与宝宝和黑八赶到时,只见地上全是彩色的纸屑,人群是里三层外三块层。

    “好,大家踊跃认购我们的新款手机,……手机中的战斗机,好,这位先生选购了最新一款的手机,有请我们的礼仪小姐送上我们的金锤,砸开我们的金蛋,砸中什么我们就送什么……”

    “一等奖是什么?”黑八也从后面挤了过来,看着台上硕大的金蛋,很感兴趣。

    “都是手机,价钱不一样,最贵的这一款五千多。”旁边一位大妈热情地介绍着。

    一排漂亮的礼仪小姐从台后又走了出来,个个身着红色旗袍,个个袅袅娜娜,婷婷玉立。

    最中间那个礼仪小姐个头最高,身段也最好,皮肤也最白,岳文目测,她至少一米八。

    当她笑着把锤子递给旁边那个比她矮了一个多头的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中年人激动地接了过来,犹豫了一下砸开了最中间那个金蛋。

    “好,这位先生又砸中一款我们同品牌的手机……走过路过的先生女士都来看一看了,锤响蛋开,绝不让您空手而归!”

    “真是现场砸中什么送什么吗?”人群中岳文突然大喊起来。

    “当然,砸中什么送什么!”司仪见下面有人互动,更加来劲了,“砸中什么送什么,绝不食言。”礼仪小姐也在俯视着台下,却是微微一笑,更显姿态万千。

    “好,宝宝,交钱。”岳文挤开人群,冲上前去。

    “好,这位先生怎么称呼?”司仪更加兴奋,伸手拦住岳文,示意他与自己互动。

    “那岳先生,您是今天我们第十三位手持金锤的朋友,希望您能砸出今天最大的奖——五千六百元华导手机一台,华导手机,手机中的战斗机!好,有请礼仪小姐,把金锤送给岳先生!”

    全场的声音立时降了下去,无数双眼睛都在瞪着岳文。

    “文,砸最左边那个蛋,中间的蛋肯定什么也没有。”黑八恨不得上去把锤子抢过来。

    宝宝也在旁边瞎参谋。

    “岳先生有些犹豫了,机会只有一次,机会只有一次,今天最大的金蛋能否在岳先生手中砸出……”

    岳文把他手中的话筒抢了过来,“我再问一句,真的能砸中什么送什么吗?”

    “砸中什么送什么,本店绝不食言,”司仪对眼前这个小伙子好感倍增,这简直就是说相声啊,自己这个逗哏,这又来了个捧哏,今天这效果,刚刚的!

    岳文笑着接过礼仪小姐的金锤,礼仪小姐露出甜美的微笑,举着托盘站在他身旁。

    岳文看了看金蛋,又看看礼仪小姐,这个头比自己还高着半个头。

    “别看美女,砸蛋啊。”

    “砸啊,砸啊。”

    周围的人急了起来,纷纷起哄。

    岳文双手高举又一下压,人群中的声音才慢慢小了下去。

    他举起锤头,脸上一脸坏笑,转头又看了看礼仪小姐,礼仪小姐却是脸色一寒,但接着又笑起来,但这笑容没保持两秒,她就又笑不出来了。

    只见岳文伸锤轻轻地在她的头上敲了两下。

    周围的吃瓜群众先是一愣,紧接着人群中突然爆发出一阵笑声,那礼仪小姐却是羞红了脸,她气恼地瞪岳文一眼,身子一扭,拿着盘子直接走进后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