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6章 博客
    “温……局,”岳文只是脚步稍有停顿,但马上笑着上前,“温局你好,我是小岳。”

    温起武笑得更加灿烂,“你们在一块啊,”他看看林荫,他与林荫当然认识,林荫的婆家就是开发区,她又是省里发改委有名的处长,“你看,我也不知道,也没有过去敬杯酒……”他眼光又落在搀着烂醉如泥的宝宝身上,但只是稍一停留,“小岳,现在也是处级干部了,电筹办主任了,”岳文刚要辩解,温起武又笑道,“强将手下无弱兵,年轻,有前途。”

    “温局。”王彤也走过来,声音就象这春风沉醉的晚上,不得不说,这女人,认识的人太多。

    “王主任,”温起武又看看岳文与林荫,“今晚错过了,这样,林处,小岳,明天中午,明天中午还在这里,我们再聚,好不好?”

    王彤笑道,“明天中午恐怕不行,可是后天我要到秦湾,到了秦湾我可要去找你。”

    温起武笑了,后面的施忠孝也笑得很开心,“好啊,那不来找我可不行,我今晚就回去,恭候大驾,”温起武看看岳文忙着安排几位处长上车,转而问起王彤,“王主任怎么过来的?”

    “你顺路吗,顺路就捎我一程。”王彤一双眼睛很会说话,“我住在绿城花园。”

    “送你,就没有不顺路的时候,”温起武笑道,“林处,一块吧。”

    “开发区安排车了,”林荫淡淡一笑,挥手与二人作别。

    岳文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他并没有看到罗炳辉,嗯,他不会与温起武一桌,他的地位,温起武虽是副厅,但也差着一大截呢。

    “林处谁送啊?”黑八踅了过来,看看夜色下那挺拔的身影,他的声音都有些颤抖。

    “当然是我送。”岳文不满地看看黑八,“要不你去送,就你这形象,一看就象个汉奸,你不怕林处害怕?”

    “你才是汉奸。”黑八立马反唇相讥。

    “我,是汉奸?”岳文笑了,“就咱这形象,那也是一位打入敌人内部的地下工作者。”

    “什么打入敌人内部?”黑八不屑了,“你是想进入女人内部吧……哎哟,疼……”

    黑八立马掂起脚尖来,被岳文狠狠踩了一脚,他感觉前面的皮鞋都凹下去了。

    …………………………………

    车子无声地在车海灯影里徜徉。

    “姐,你有博客吗?”灯光照在岳文脸上,时明时暗,晦暗与明亮不断交织,缤纷的夜色在心中绽放出盛开的华年。

    “你有吗?”车里有些燥热,林荫解开围巾,顺手放在座位上,“还紧跟潮流啊。”

    “机关干部是社会舆论与社会风气的引领者,”岳文笑道,不过,这是他的心里话,“这种新的媒体形式,与网站和纸质媒体,与电视、广播又不一样。”

    “是不一样,个体在这里能畅所欲言,粉丝量众多的微博无异于一个小型网站,它能传播的内容,可能直击人心。”

    “有人为吸引粉丝,可能为哗众取宠,搏人关注,”岳文道,“内容当然也有良莠不齐的时候,也有真假难辨的时候,林姐,你这么关注,你肯定也有博客。”

    “有,”林荫笑着主动提议道,“我们互相关注吧,你叫什么名字?”

    “英雄的黎明。”岳文笑道。

    廖湘汀最愿意听《夜深沉》,受他影响,岳文也开始关注交响乐,但无论是夜深沉还是英雄的黎明,他可能都没有意识到,前者由白天转为黑夜,而后者是由黑夜转为白天,无论是夜幕的降临还是黎明的升起,都需要有巨大的力量去推动!

    “噢,日本人的曲子。”林荫笑道,“夏日里最后一朵玫瑰。”

    “噢,我也喜欢这首曲子,”岳文立马笑道,“好象有部德国电影中有个少年就唱了这首曲子。”

    “对,”林荫也笑了,身子不由自主地往前抻了抻,“《英俊少年》插曲。”

    这首曲子,在后来的日子里,岳文经常听到,有时来自音响,但更多的时候来自于林荫本人的哼唱。

    后来当二零一八年,在电影《芳华》中,冯小刚导演在女兵更衣时也用了这个曲子,在黑暗的电影院里,他立时泪流满面。

    那个这世上最疼他的林姐,芳华已逝,玫瑰凋零!

    “刚才你跟人说什么呢,杜处今晚是太过分,但这是省城,你是不是憋着什么坏招呢?”林荫虽然嘴里这样说着,但却并不担心,象岳文这样整日侍候在领导身边的人,分寸二字,就是他们行走官场的最大的利器。

    “没有啊,”岳文笑道,“我就是让人把他送回家,好好照顾好他,不要让他随便乱跑,你不知道,杜处喝多了不愿回家……”下面就是一些不忍言之事了,林荫知道,也不多问。

    “两个报告已经报到环保部,如果没有问题,今年到明年重点工作就是跑国家发改委了,”林荫又谈起了桃花岛核电站,“周长缨主任在最近的例会上还提到过这事,到紧要关头,省里跟你们一块跑步进京。”

    岳文一阵激动,“林姐,是不是你要亲自出马?那我鞍前马后,侍候好你!”

    “我不需要你侍候,”林荫笑道,“你侍候好上面的领导就行了,嗯,后天我回趟平州,不用接待,我是认真的,你知道就行了。悄悄地走,悄悄地来。”

    “不带走一块云彩。”

    岳文笑道,林荫也笑了,却有些伤感,“故乡的云……已经七载了……”

    ……………………………………

    第二天,恰巧省里有个会。

    当林荫走进会场,她差点笑出声来。

    她看到了杜江波,脸上和脖子上几道明显的抓痕,杜江波掩着脖子却掩不住脸庞,却在尴尬地作着解释。

    等会开完了,会场里也传遍了,昨晚,基层的同志把他送回家,他自己又走出来,莫名其妙地来到一座桥上,在桥上睡了半夜,差点落水。

    等天亮,他走回家,让妻子好一顿挠,就成了今天这个样子。

    是自己走了出来吗?林荫还是忍俊不禁,但也不由有些担心,如果昨晚落水,那可要溺死人的。

    “杜江波昨晚在桥上睡了一夜。”

    她编辑好信息接着就给岳文发了过去。岳文很快把短信回了过来,“没事,桥下已干,只剩水草。”

    没有水的草永远是干枯的,林荫禁不住心里一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