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4章 弱势
    第164章 弱势第(1/2)页

    天:

    “这好东西不能一口吃完,好东西也不能一气讲完,”王彤笑道,她是那种报社里的资深美女,知性与漂亮在一个女人的身上很完美的融合了,但据岳文所知,这是一个很有故事的女人,“岳主任,轮到你敬酒了。”

    在座的除了杜江波喝啤酒外,其余的人都添了白酒,三位女士则喝的是红酒。

    “好,”岳文站了起来,“今天是个好日子,狂风大作,尘土飞扬……”

    “停,停,”达娃扎西笑着打断了岳文,他是山大第一个藏族班的学生,大学毕业后直接进了国土资源厅,在沈南生活十几年,汉语说得很好,“岳主任,外面这天气,我怎么看不出是个好日子?”

    岳文狡黠地一笑,偷眼看看林荫,林荫也在饶有兴趣地听着,“我们中国人不是说嘛,二月二龙抬头,真龙出云,风云变色,今天能把各位处长邀请到一块,那这么多条龙聚集到一块,这天气能不变吗?”他笑着站起来,“今天又赶上周末,是个放松的时候,要不平时各位处长工作都太忙,我想请客都不好意思张口,来,敬各位处长……”

    “好!”

    众人纷纷叫好,林荫与坐在身旁的宝宝一碰杯,率先喝了杯中的红酒。

    “杜处!”岳文举杯要与杜江波碰一碰,如果按照比例,一杯白酒,最少也要喝一瓶半啤酒,可是,杜江波只喝了半杯啤酒就放下了杯子。

    “这样吧,在座的,岳文你年龄最小。”杜江波笑道,“我喝完这一杯,你打一圈。”

    众人都看着杜江波,这宴席刚刚开始,就让人敬酒打圈,实在不合规矩。

    岳文心里暗骂,脸上笑道,“我也早有这个意思,过个年,别把跟各位处长的感情过淡了,今天我就表示一下。”他看看服务员,“好,倒酒。”

    “咕咚咕咚——”

    一杯白酒转眼间斟满,岳文笑着双手捧起来,一仰头干了。

    “杜处,您是美食家,这满桌的菜就是满桌的文化,您得跟我们说说。”

    这一句话又搔到杜江波的痒处,“我是山大系毕业,上大学的时候就是最喜欢看陆文夫的《美食家》,好,小……岳主行,你边喝我边说。”

    “大学的时候读《随园食单》,袁枚先生在书中记载了‘烧猪头二法’,其中一法实际上就是扬州的‘扒烧整猪头’,具体做法是:……”杜江波兴致所致,禁不住声音飞扬,“洗净五斤重者,用甜酒三斤;七八斤者,用甜酒五斤。先将猪头下锅同酒煮,下葱三十根、八角三钱,煮二百余滚;下秋油一大杯、糖一两,候熟后尝咸淡,再将秋油加减;添开水要漫过猪头一寸,上压重物,大火烧一炷香;退出大火,用文火细煨,收干以腻为度;烂后即开锅盖,迟则走油……”

    岳文笑着听他讲解,自己又倒上一杯白酒,“嘎”地一口,又干了。

    “秋油知道吧,就是酱油……”

    杜江波也知道,今晚的中心,非他莫属,他心中越是得意,越是显摆,特么地瞎显摆!

    在坐的都是处长,谁也不比谁差多少,就单位的地位来讲,任何一个处长也不比他差。

    岳文也笑吟吟地倒满杯子,这种玻璃杯,三两三的杯子,一口一个,转眼间一斤白酒下肚。

    林荫不好过分劝解杜江波,却对岳文感同身受,“行了,三杯酒,意思一下,就当打了一圈。”

    岳文叫着两个老乡过来,就是解围的,此时也说道,“三杯就行,下面你还让李主任、岳主任进行不进行了?!”

    杜江波讲得正兴起,见状却也是拿起杯子,把杯中的啤酒一饮而尽,“小岳的酒量,好,那这样,我们也不要强求。”

    闻听此言,岳文知道他还在拿架子,马上又倒上一杯白酒,“杜处,这杯单独敬你,”他打了个酒嗝,“你喝口茶,我干了,先干为敬。”

    杜江波果然连啤酒也没添,看着岳文又一杯白酒喝了下去,方才眉开眼笑道,“你岳主任的酒量,我们之间又不是第一次了,好,你干了,下面三陪说话。”

    三陪上坐着的正是宝宝,宝宝心里暗骂,你特么地喝的是啤酒,岳文喝的是白酒,已经连干四杯,这个老王八蛋,真不是人!

    “好,我去催催菜。”岳文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