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4章 雪过天霁
    “你是岳文?”

    好尴尬呀,叫人一声名字就尿了一裤子,但公务不能不办,两位检察官只能重新履行程序,核对身份。

    “我们是市检察院反渎一处的,接到省调查组电话,在2.12事故中你存在玩忽职守行为,请你配合调查。”

    岳文提起裤子,顺手冲了厕所,“我可不可以给我们家秘书长打个电话?”

    “我们会通知领导。”其中一个检察官道,“你可以给家里打个电话。”

    “这个倒不必了,”岳文笑道,“我们现在就走吗?能看一下传唤通知书吗?”

    两名检察官互相看看,来时匆忙,没有来得及打印,以前的案子都是电话通知犯罪嫌疑人到检察院报到,没有人会不去报到,他们也都是讯问完毕以后再把这些手续补上。

    不过,看来眼前这位对检察院的程序倒是很了解。

    “回头给你。”一位检察官模糊说道,“车在外面。”他了个请的手式,态度还算客气。

    “不行,没有传唤通知书,我不能去。”岳文笑道,“我们都在机关里工作,都得按程序来,该怎么着就怎么着。”

    “好,”看来是碰到不识相的硬茬了,许多领导干部一听说检察院的名字,吓尿裤子的都有,其中一个检察官道,“我们马上给你补一份。”他拿起电话就打给了开发区反渎局。

    区反渎局局长李刚有些惊讶,“市院接手,我们怎么不知道?好的,我马上打印一份,好,带上印泥,一并送到维多利亚广场。”

    李刚放下电话,又打给了分管副检察长鲁远,很快,又汇报到许平秋检察长那里。

    许平秋急了,刚才重新开会,他给市院分管的副检察长发了信息,可是还没等到回信,就接到了市院已经到达的消息,“刚刚认定,2.12事故不是事故,是一起预谋杀人骗赔案……”

    李刚愣了,这传唤通知书都打印出来了,如果这不是事故,当然就不涉及到渎职犯罪,检察院也就没有理由介入。

    许平秋举着手机急匆匆走了出来,见到两位市检的检察官与岳文成“品”字形往前走着,许多来来往往的服务员都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坏了,”许平秋暗叫不好,作为廖书记的秘书,岳文肯定知道事故的认定已经更改,他还不作声,任凭市院的人带走他,这不是给市院的人下套吗?

    他本来就是从市反贪局下放到开发区的,反渎局的检察官都认识,他们也很尊重区县的检察长,“许检,你好。”市院的同志上前热情地打着招呼。

    许平秋看看一脸吡笑的岳文,一阵牙疼,“刚才情况有变化……”他拉着市院的的同志到了一边,市院的同志脸上开始出现了牙疼的表情,“不是说是事故吗?我们接到省调查组的电话……,”那人的声音降了下来,有些目瞪口呆,那边的岳文正与两位漂亮的服务员调笑,两位服务员看来很是伤心,一位已经梨花带雨,另一个也是愁肠百结。

    “刚刚认定,郑市长还在里面开会,省调查组组长亲自宣布的。”情况变化得太快,大家的信息和心理都跟不上,许平秋只能详细地解释。

    那这事,带头的检察官丝毫没有感觉到为难,他笑着作别许平秋,到了岳文跟前却又是一脸严肃了,“岳文吧,……经认定,2.12事故是一起刑事案件,本着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的态度,你要从本次事故中吸取教训,作好以后的工作……”

    岳文眉头一挑,却吡笑着不说话。

    “你这是什么态度?”带头的检察官有些恼火,他刚要再说话,会议室的门又开了,他的脸色马上变了,这次出来的人他都认识,一个是市长郑权,一个是市委常委、开发区工高官廖湘汀。

    “谁让你们来带人的?”郑权的脸上很不友善。

    “我们也是接到省调查组的通知……”带头的检察官小声道,再看许平秋,转眼间站在了廖湘汀的身后,与廖湘汀轻轻说了几句话。

    “你们直接对省调查组负责?”郑权不满了,“本来,请假的事,构不构成犯罪还在两说,你们不知道现在已经定性为刑事案件了吗?你们来开发区,你们王检知道吗?让王勇给我回电话。”

    市检察长王勇的电话很快回了过来,郑权倒也客气,但王勇在电话里的声音就清电晰传到大家的耳朵里。

    “听见了吗?你们王检都不知道,你们就作主了!”郑权也不多说,看看市院面红耳赤的三个人,又撩下一句话,“你们还是不是秦湾检察院的干部?!”

    “丢人啊!”

    许平秋暗道,他也看看灰头土脸快步而出的几位同行,上门带人,没把人带走,自己灰溜溜地走了,他看看那位年轻的当事人,正守在洗手间门口,笑着从服务生手里拿过热毛巾,潇洒地把毛巾放到盘子里,盘子里不知什么时候又多了一张百元大钞!

    …………………………………

    …………………………………

    “感谢省调查组对我们工作的督促,以这次调查为契机,秦湾市开发区一定遵照省里的要求,做好非煤矿山的两关工作……”

    随着廖湘汀表态、省调查作总结讲话,这一场牵动人心的调查终于尘埃落定。

    下午一时,看着调查组的中巴慢慢驶上高速,郑权笑着对廖湘汀道,“春节都不过,就过来调查,调查了一顿白忙活了。”他紧了紧大衣的领子,笑着往中巴车那里走,“湘汀,你是不是提前知道,这不是安全事故?”对廖湘汀的淡定,郑权有些心疑。

    廖湘汀陪着笑,“我提前也不知道,只是有过这方面的怀疑,”他看看岳文,正与郑权的秘书寒暄,两人小声交流,很是热络,哈着的白气都能喷到对方脸上,“没想到把嫌疑人真抓住了。”

    “关停核电站和琅琊水库周围的矿山,是省调查组的意思?前一阵子,你们搞什么两查,市政府就接了不少电话,压力很大。”

    这是岳文的主意,廖湘汀心知肚明。

    “我们知道,前一阶段两查的阻力那么大,我们要学会借势,省调查组也不能白在开发区吃,白在开发区住,也得为开发区贡献一点力量,借着省里的要求,我们借势转到两关这个阶段上,也能减少一些阻力,工作好做一些。”

    古有挟天子以令诸侯、尊王攘夷,其实都是在造势,都是一个道理。

    “好一个借势。”郑权笑道,“人家都说湘汀你不作赔本的买卖,现在看来还真是。”

    两人笑着上车,郑权本来今天要回秦湾,可是下午中核电的领导及专家过来,他也只好一起陪同。

    不过,历史和现实中,不只小人物要借大人物的势,基层要上层的势,就是国家政策方针出台,你仔细看,都在借势,没有势,那就创造势!

    “以前遇到这种情况,都是我们求着人家,现在倒好,什么没查出来,还得配合我们的工作!”郑权看着窗外,“你们开发区的公路不好啊,要修!”

    “家属的工作也好做了,”副市长杨宏伟道,“前几天漫天要价,现在定性成凶杀,也不用赔那么多,记者们也都撤了。”

    “不过也要做好记者的工作,毕竟出了这么大的刑事案件,对我们形象不好。”郑权坐在中巴车办公桌前,抽出一张纸巾擦了擦眼镜,对秘书说,“回去拟一个整治矿山的通知,我们市里也要借一下省调查组的东风,就把开发区两关的内容加上,……市里这算不算给你们造势啊?”

    一车的领导都笑了,郑权这幽默并不好笑,但好在现在大家的心情很好,大过年的,谁也不想背着一个处分,现在雪过天晴了,没事了!

    蔡永进与岳文坐在中巴车的最后面,“听说,你尿了人家一裤子?”

    “秘书长,我不是故意的!”岳文仿佛有些委曲。

    蔡永进笑着看看他,却不知该说什么,在此时,在这个车厢里,说什么好象都多余。

    岳文却在想,那个给工委办打电话的人,他是怎么知道工委办的值班表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