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3章 亡命之徒
    这个年头,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事实面前,权威面前,调查组正副组长一交流,只能宣布中断会议,再次就开发区“2.12”事故进行紧急磋商并向省里进行请示。

    “开发区刑警队干得好!”

    郑权一进房间,就用手指指着高明,大声表扬道,然后转脸看着廖湘汀,“湘汀会用人,我看,平安也会用人,”周平安突然遭此表扬,却是脸不红心不跳,默默地在沙发上坐下,伸手示意高明也坐下,“我们**人,最大的本事就是会用人。”

    高明双腿并拢,立正敬礼,“郑市长,我们还有案情要汇报。”

    郑权疑惑地看看廖湘汀,廖湘汀也疑惑地看看高明与周平安,周平安道,“不是已经汇报完了吗?”

    “没有。”高明迟疑道,郑权却笑道,“你这个刑警队长很优秀,好,你说,还有什么要汇报的?”

    “这个案件中,除了骗赔以外,据这个大傻交代,另有人雇佣他,要求他在过年前后制造矿难!”

    这一语石破天惊!

    周平安也不多问,优秀的领导心胸都很宽广,他知道,这肯定是刚刚审出的新案情,高明还没来得及汇报,虽说他还不知,高明就说了出来,这不符合程序,但他并没有多究多想。

    廖湘汀接过岳文递过来的茶杯,岳文没有让服务员进入房间,他自己就充当了服务员的角色,亲自给各位领导端茶倒水。

    这结果,是岳文早已分析出的,矿难的三个目的,现在看来,龙王庙村党支部书记祝明阳已经刑拘,已达到一个目的。

    矿难引来大批记者,桃花岛核电站地质结构因采金发生变动,也由记者报到而出,今天下午,中核电的专家再赴秦湾,核电凶多吉少!

    那这个制造矿难的人还有一个目的没有达到,那就是自己的调离!不过,如果桃花岛核电停摆的话,自己就是不调离也差不多了!

    廖湘汀一阵心寒!

    周平安也在看着岳文,这个小伙子,真是干什么象什么,此刻笑得很谦恭,就象个端茶倒水侍候人的小伙子,可是坐在工委会议室里,又象是一个督查处主任,出去谈判招商,又象是主政一方的一把手!

    那脸上的线条自动组合出不同的神情,他都忘了,岳文倒底是什么角色?!

    郑权看看廖湘汀,“那这背后的是什么人?真是胆大包天,与省里与市里公然抗衡,一定要把他捉拿归案!”

    “这个人,”高明有些犹豫,郑权却大度道,“你继续往下说,不要被我们打断思路。”

    “是!”高明感激地看看郑权,他稍稍整理了一下思路,“我们在调查中还发现,去年夏天,工委办督查处岳主任车祸中的车辆正是这个嫌疑人大傻所有,司机可能……也是大傻骗赔团伙中的一人……不过,现已自杀身亡死……”

    “亡命之徒!”

    郑权看看廖湘汀,却没有再往下说。领导的话都是有分寸的。

    这条线索是蒋晓云发现的,自从去年车祸以来,虽然开车司机已死,但她就没有放弃对车祸的调查,功夫不负有心人,那条弱明弱暗的线索突然间就明朗起来。

    廖湘汀的心陡然提了起来,他以为那就是一起普通的肇事事故,却不料有人早盯已上了岳文。

    “不行,得从公安局给他找个司机……”他暗暗打定主意。

    “刚才你说暂定嫌疑人为大傻,这又是为什么?”郑权又问道。

    “是这样,”高明看看蒋晓云,蒋晓云马上补充道,“我们拿着这个大傻的照片让死难矿工的家属进行辨认,有家属反映说他是,有也人说他不是,但这个自称大傻的人坚持召供,他就是大傻!”

    “你的意思还有一个大傻?”

    这个已经被逮捕的嫌疑人,背后的那个人,或许才是真正的大傻!

    那么,大傻是谁呢?

    ………………………………

    ………………………………

    调查组的反馈会议重新召开,可是现在,调查组成员的脸上终于不再如临大敌,开发区一众领导脸上也不再患得患失,春节应有的和谐热闹的气氛,终于在省区两级干部的脸上得以呈现。

    “现在,终于可以歇歇了。”踩着厚厚的地毯,岳文走进洗手间,“你跟着我干嘛?”他回头看看跟过来的蒋晓云,“女人的在那边。”

    蒋晓云脸色一红,啐了一口,“我有话问你,算了,”她也觉着一个大姑娘家,追在男人屁股后面上卫生间,无论如何,都不是一件雅事,况且,现在两人虽然年轻,在区里都有了一定的身份,“你出来,你出来再说。”

    “回来。”岳文笑道,看着蒋晓云疑惑地转过身来,岳文伸手把手里公文包递给她,“这么没眼力价,没看到领导要上厕所吗?”

    蒋晓云再啐一口,却接过公文包,顺手要拿包打他,岳文却飞也似地钻进了卫生间,蒋晓云看看穿着旗袍的掩嘴偷笑的漂亮服务员,自己也是脸色一红。

    她站在镜子跟前,看着镜中那张雪白娇俏的脸,那身得体英武的警装,突然,她眉色一皱,镜中突然多了几个人,都穿着一身西装,系着红色领带,戴着庄严的国徽。

    其中一名男同志直接推开了厕所的门,转头又招呼另外两名男同志一起走了进去。

    “男洗手间里还有别人吗?”蒋晓云一愣,马上拉过一个服务员问道,“没有,就岳主任进去了,刚才领导们都在会议室外面,都上过了……”

    “不好了!”

    蒋晓云只觉得心里慌得厉害,从未有过的慌乱,她赶紧奔向会议室,却又觉着不能进去,她想让服务员找廖湘汀通报这里的情况,却不知为什么,又停住了脚,她想了想,还是冲进会议室,找到自己的父亲蒋胜……

    男洗手间里,岳文正尽情地释放着自己的能量,正是二十几岁的年纪,精力与身体正是最佳的时候,这一泡尿撒的,正所谓皮带与孤鸟齐飞,尿花共便池一色。

    “你是岳文?”

    耳边突然响起一个声音,很不友好,也很不礼貌,至少在开发区,至少在他工作的半年后,几乎没有人这样称呼他,他也早已习惯名字后面缀上不同的职务。

    “我……是……”他蓦地转过身来,看到那几个人却有些惊讶,无论是廖湘汀还是蔡永进,都没有告诉他检察院的同志要找他,看到这些人,他脑海里尽是不愉快的回忆。

    “哎哟,你朝哪尿?”

    “快转过身去!”

    两个年轻的检察院同志嚷嚷上了,岳文这一上午净喝水了,却由于从会议室出来就来到郑权房间,一直没顾得上解决,这泡尿真是又长又急。

    “对不起,对不起,”岳文急忙转过脸去。

    从新闻报道中看惯了领导干部在开会会场被带走,但从厕所里被带走的几乎没有吧,难道,我又要创造记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