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1章 这是一起刑事案件
    开发区维多利亚大酒店九层会议室。

    秦湾市高官罗宏民没来,市长郑权亲自到场,市委常委、开发区工高官廖湘汀、副市长杨宏伟分坐两侧。

    简单几句寒暄问候之后,调查组成员的面容严肃起来,省调查组组长、省安监局副局长开始宣读调查结论:

    “……在前期调查的基础上,事故调查组一致认定……”

    就象央视那著名的新闻节目一样,读到关键处,总会与观众进行眼神交流,他抬起头来扫视了开发区的干部一眼,个个正襟危坐,如临大敌。

    “秦湾市开发区琅琊街道姑娘岭‘2.12’事故是一起重大责任事故,直接原因是因盗采矿山引起,因地下洗金引发大面积氰化钾中毒……”

    “此外,矿井下未经采矿审批,灭火及防尘防毒设施形同虚设;开发区安全管理混乱,安全生产主体责任不落实;开发区国土局、安监局、琅琊街道及辖区派出所、龙王庙村委会等均存在监管不力,放纵违章,甚至直接参与盗采矿山等行为,这些都是导致此次事故的原因……”

    “目前,琅琊街道龙王庙村党支部书记祝明阳已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正在立案侦查阶段,调查组建议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并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

    他突然抬起头来,众人的目光不由都与他相遇,知道下面又是一个重点。

    “因在当天的值班中擅离职守,造成救援延误,涉嫌玩忽职守罪的开发区工委办公室督查处主任岳文,调查组建议对该同志移交检察院进行处理……”

    短短一句话,立时在会议室里掀起了风浪!

    省调查组已提前与市里进行过沟通,对岳文这个名字,郑权也不陌生,他暗叫一声可惜。

    从政多年,他不是没见过象这样敢想敢干能干的干部,但成名太早并不是什么好事,他也目睹过许多年轻干部中途夭折的实例,这样的例子太多,实在令人可惜!

    他看看廖湘汀,廖湘汀的眉头微微一皱,旋即又分开了。

    下面就是党纪和政纪的处分,廖湘汀、蒋胜行政记过处分,庞金光、杜**、袁丽苹等行政记大过处分……

    “调查组要求开发区依据《安全生产法》等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对姑娘岭违法矿山依法予以取缔,秦湾市政府向省人民政府作出深刻检查……”

    后面就是介绍整个调查过程,省调查组各部门的领导依次发言,前面干货已出,这里已无悬念。

    蔡永进装着接听电话站起身来,他路过市安监局局长的座位时递了个眼色,两人联袂而出,“这次为什么处理得这么快?”蔡永进把手机捏在手里。

    “省里马上要开两会了,是不是不想影响省里的两会的氛围?”

    两人是老相识了,正在谈着,区检察院的检察长许平秋也举着电话走了出来,来到蔡永进跟前,他看看上厕所的市安监局局长,“秘书长,岳文的事?检察院也很为难。”

    蔡永进一脸严肃,却一句话也不说,直盯着他,“有没有其它办法?”

    “这是省里布置下来的,”许平秋脸上却没有一点为难的神情,“我尽量争取,今天或者明天就让他过来说明情况,就当他自首,”有自首情节将来在量刑方面可以酌轻考虑,“取保候审,也不影响自由,……将来往定罪免刑上考虑,我这里没问题。”

    依据现行法律,公务员犯罪,如果判处缓刑那肯定保不住公职,如果定罪免刑,还可以保留公职,继续留在干部队伍中。

    “能不予起诉吗?”蔡永进一脸阴沉。

    “全市好象也没有这个先例,”许平秋道,他看着蔡永进,有一句话却不好说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意味着我们检察院是办了错案,是要追究我们的责任的,“秘书长,……”他刚要解释,手机就震动起来,他轻轻答应几句,放下电话时已经一脸无奈,“市院刚刚通知,市反渎局一科正往开发区赶,接手这个案子……”

    蔡永进一惊,“岳文就是个秘书,还用市检察院亲自过问?”

    许平秋一脸讳莫如深,伸出一根手指朝上面指了指。

    …………………………………

    “感谢省调查组对我们工作的监督,……我们一定对照省里提出的各种问题,迅速展开整改……有可能影响桃花岛核电地质构造的金矿和居民饮用水源地周边的金矿,先期集中进行清理……”

    蒋胜大口地喝着热茶,突然跟坐在一边的贾志国问道,“这句话,是省里的意思?”

    贾志国急忙凑过头来,“是岳文给我打电话,必须让调查组在最后的结论中加上的。”

    蒋胜一下抬起头来,眼光亮了起来,又不自然地低下了头,这说曹操,曹操就到,刚才他就在寻找岳文,这个时时处处不离廖湘汀左右的人,这两天了,一直没看到他,现在突然出现了。

    廖湘汀眼光也是一亮,小伙子一身黑色西装,深蓝色领带,还有那机关干部从不用的口袋巾,在整个会议室里是那么惹眼。

    但他身后的蒋晓云可就不一样了,一身警装,不苟言笑,自己在最靠墙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会场里的人除了调查组的两位同志以外,谁也不认识他,都继续开会。

    人生,总是喜剧与悲剧轮流上演,昨天鲜衣怒马,今天锒铛入狱,昨天万人敬仰,今天弃若敝屣,这样的例子古不鲜见。

    昨天还在台上讲反腐,今天已经在监狱里看反腐,昨天还是政坛新星,今天已经走在通往检察院的路上,现在,仍有活例。

    众人的眼光很不一样,但都在注视着岳文。蔡永进轻轻拉了他一把,岳文看了看秘书长,小声道,“有事跟廖书记汇报。”

    岳文轻轻走近廖湘汀,廖湘汀脸色郑重起来,他心里也不确定,岳文带给他怎样的答案。

    现在,他救不了岳文,罗宏民怕也是没有办法,能救岳文的就是他自己了。

    郑权看着岳文,眼光又落在了他的口袋巾上,这年轻人,太出格了,机关干部哪有这样穿衣的?还弄块手绢放在里面?!

    “廖书记,这是一起刑事案件!”

    廖湘汀的脸上一下复杂起来,郑权的脸上却迷茫起来,“什么刑事案件?”

    省调查组的同志们赫然发现,秦湾市三位市领导打破常例,心思没有用到聆听调查组的发言上,被一个刚进来的小伙子手中的材料吸引住了!

    “这,是一起刑事案件!”郑权快速翻动着手里的材料,突然,他抬起头问岳文,“材料,就这一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