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8章 别有洞天
    “确定?”岳文接过周平安手里的手机道。

    高明已经听出岳文的声音,他这才知道周平安身边还有人,这个时候,岳文在廖湘汀肯定也在,他略一犹豫,“确定,毒气确实是从金池里产生的,我们怀疑,两名洗金工是新手。”

    “不是新手,都在姑娘岭干过几年了。”岳文道,可是如果毒气确实从金池里产生的,那千真万确就是安全事故了。

    廖湘汀又剧烈咳嗽起来,医院那边已经来信,十六名工人无一幸还,如果是刑事案件,市里、区里都不需担责,可是一旦确定是安全事故,那调查组的结论一出来,马上就要启动问责程序了。

    而他作为开发区一把手且主持管委工作,那最大的责任肯定是跑不了的。

    岳文的眉毛挑了挑,默默地把手机还给周平安。

    “调查组那边什么情况?”廖湘汀大口地喝着水,身子无力地倚在转椅上。

    “正在跟琅琊街道机关干部谈话,”蔡永进道,“谈完街道,跟国土和安监谈,有什么消息他们及时反馈。”

    省调查组虽然不让市、区两级参与,但市安监局和区安监局全程陪同省调查组,有什么消息,市里和区里会第一时间得知。

    “按部就班来吧,”廖湘汀的眉头紧皱,不断地咳嗽着,“注意做好对接,别再出纰漏。”

    周平安与蔡永进走出办公室,岳文又给廖湘汀的杯子里续上水,廖湘汀努力坐直身子,“刑警队高明跟你关系不错?”

    岳文下意识地想否认,但马上推翻了自己的想法,在廖湘汀跟前,他还是那条原则,对廖湘汀只讲真话,不说假话。

    “查,再查,这条线索不能放过。”廖湘汀说得含糊,但岳文马上知道他的意思,那就是这是一起刑事案件,廖湘汀对这一点也深信不疑,“查清楚……我还是那句话,……我相信你!”

    …………………………………

    …………………………………

    “乞力马扎罗是一座海拔19710英尺的长年积雪的高山,据说它是非洲的最高峰,西高峰叫马塞人的‘鄂阿奇-鄂阿伊’,即上帝的庙殿。在西高峰的近旁,有一具已经风干冻僵的豹子的尸体。豹子到这样高寒的地方来寻找什么,没有人明白,也无法作出合乎常理的解释。”

    “文哥,这都什么时候了,听说,调查组一门心思要处理你呢,你还有心思在这里拽文?”黑八脚下一滑,差点摔倒,他急忙拽住旁边横伸过来的树枝,这才勉强维持住身体的平衡,但“咔嚓”一声,干枯的树枝承担不住他的重量,他一个屁股蹲跌进雪地里。

    宝宝笑着把他拉起来,“你的境界能跟领导一样吗?是不是,高队?”

    高明笑笑,却不多说,他和刑警队一班人昨晚在井下查了一晚上,但岳文却想再下矿井,他只能陪着。

    “屁精!”黑八拍拍屁股,朝宝宝竖起了中指,宝宝笑着砸过一个雪球来。

    “我觉着,我们现在就是那只豹子,死也要死在最高峰,死也要死得轰轰烈烈,让人追在屁股后面调查,还不如死了好呢。”岳文笑道。

    “大过年的,别说这个。”蒋晓云看看他,山上的风太冷,她的两颊冻出两团红晕,在黑色警服的衬托下,在白色群山的映衬下,更显靓丽青春。

    “好,不说,不说,”岳文笑道,“下井。”

    “高哥,洞里采集的气体,全是氰化钾的成份吗?”岳文与高明并肩走在前面。

    高明明白他的意思,如果还有其它有毒气体成份,那就不是从金池中产生的,也就是说有人用其它毒气作案,可是,样品采集的成分全部分析为氰化钾。

    “报案的号码呢,晓云,查了吗?报案的号码是不是一个空号?”

    宝宝看看蒋晓云,你的话她能不去查吗?果然,蒋晓云道,“不是空号,是一个工人的手机,但几天前丢了。”

    “这也跟空号差不多。”岳文笑道。

    众人已经下来过一次了,并且秦湾市矿山救援队对危险地方进行了加固与标记,当一行走到那个金池旁时,借着头灯的光亮,岳文呆呆地看着满池的臭水和水面上漂浮的金色泡沫出神。

    他突然站起来,围着金池走了两圈,黑八捂着鼻子道,“这有什么好看的,里面又没有漂亮姑娘?”

    “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蒋晓云的头灯马上照到了黑八的脸上,黑八在蒋晓云跟前却不敢放肆,他吐吐舌头走到一边。

    “这是一路……”岳文喃喃自语道。

    “一路什么?”众人都不说话,知道岳文心里肯定有了什么主意,只有黑八笑道,“一路?四十路咱都看过!”

    “四十路?”岳文好久才从思绪中醒过来,他看看黑八,却看到一张肥胖眯着小眼睛的胖脸,“我靠,你饥渴得得多厉害,在这个地方,你还能想起那个来?”岳文吡笑道,“i 真服了you!要是真有四十路,那他还不得飞上天去?”

    他指指金池,“高哥,晓云,你们看这个金池,肯定不是一个新池子,至少用了几年了,这里的操作肯定都有大致的量,不出事的量,再说,这两名洗金工人也不是新手,工人们不会自己害自己,自己生产制造毒气吧?”

    高明是岳文与阮成钢一手推上去的,他虽然不认可岳文的想法,但却不想当面与岳文打擂台,唱反调,“嗯,除非他们疯了。”

    “好,即然采样发现,从头到尾洞里就一种毒气,那肯定就是氰化钾中毒。”岳文很自信。

    “医院的大夫们也这么说,就是氰化钾中毒。”高明补充道。

    “那,如果,眼前这个池子在熟练工人的的操作下,没有产生毒气,我们假设一下,在这里是否还有另一个池子,存在另一个人或者一拨人,制造出氰化钾毒气?”

    “可是,根据检验,这里的浓度最大,”高明解释道,“这里是毒源,没有问题的。”

    蒋晓云认真听着,黑八与宝宝与在认真听着,似乎岳文确实异想天开了,毒源都找到了,两名工人倒在现场,这已经证明这就是事发现场,这就是一起因操作不慎或是大意操作引起的安全事故!

    “我没说过这里浓度不大,”岳文一下笑了,所有人的头灯都照向他,他的影子印在石壁上,显得很高大,“我的意思是,有这条港道里,或许存在另外一个洗金池,毒气最先从那里发出,工人中毒后,我们眼前的金池由于没有工人操作,也产生了毒气,但空气压缩机吹了七八个小时,洞中所有的地方浓度都差不多,这样,从头到尾依然只有一种有毒气体。”

    众人却都沉默不语,蒋晓云道,“现在不能确定是不是真的,但这只是一种思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