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5章 防火防盗防记者
    “这里还有两名打炮的工人!”

    牛继山带人走进的是一条新开挖的矿道,这条矿洞内更是险象环生,一看就是草草挖就,好象开挖的人也没有下太大的功夫。

    等把两名炮工抬出来,包括带头的牛继山,很多人都挂了彩。

    “岳主任,幸亏你想的办法,要不我就牺牲了。”中原的汉子一只胳膊仍在流血,已经抬不起来,可是却用另一只手重重地握住了岳文的手,“我代表消防大队,感谢你!”

    这里的情况实在复杂,真不知道那些矿工没有装备,没有防护,是如何在这里生存下来的,不知下面的的情况贸然下井那简直就是白白送死。

    “这两名工人?”岳文凑近被抬出来的两名矿工,他刚要伸手,牛断山道,“已经不行了。”

    岳文看看他,牛继山又改口道,“还有一丝活气,快送去抢救!”

    陆续,在其它坑道里也发现了出渣的工人,牛继山指挥着大家,抬着被发现的工人快速往洞口移动。

    “八哥、宝宝,你们跟着牛大队把人送上去。”岳文命令道。

    “还抢救个屁呀,”黑八小声道,“人都没气了。”

    “你懂个屁。”宝宝低声骂道,“死在这里和死在医院不一样。发生矿难,领导是要背责的,十六名工人,廖书记轻则前途受影响,重则免职,”他看看杜**,“街道办事主任怕是要进去了,就是市里的领导也要受影响。”

    岳文指挥着大家抬着发现的工人往上走,自己却拉着蒋晓云走在最后。

    矿洞内很危险,但为了那个哭泣的孩子,为了廖湘汀,他都希望把人救出去。

    廖湘汀对待自己,那是没说的,自己与廖湘汀,亦师亦友,士为知己者死,他不想看到廖湘汀大好的前途载在这个事故上。

    可是,他现在心里的疑窦越来越大。

    “晓云,你说,工人们常年干的洗金的营生,以前没事,为什么今天就出事了?”

    蒋晓云沉吟片刻,“我不了解这个洗金的过程,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一是查一下谁给工委办打的电话,”岳文边走边说,他心里突然涌起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想抓住它,它却又一瞬间溜走了,“第二,查一下这是否是因为洗金引发的中毒。”

    蒋晓云抬眼看看他,“怎么查,现在空气压缩机、鼓风机还在吹,这些毒气都被吹走了,怕是真不好查了。”

    头灯乱晃,岳文回头看一眼港道深处,“我总觉得这事蹊跷,这些新港道,明天还是得请交矿的专家过来看看。”

    第三条,岳文自说自画,蒋晓云却不了解其中的深意,但对第二条,她是听明白了,“你的意思,这不是普通的安全事故……?”

    蒋晓云看看岳文,廖湘汀对岳文的器重,全区甚至全市皆知,他,是不是有些神经魔怔了?

    两人各怀心思,随着大部队出了洞口。

    山上的雪更大了,飘飘扬扬的雪花已经覆盖住整个姑娘岭,远远望去,银装素裹,惟余茫茫。

    领导们却无暇也无心欣赏雪景,一个个满脸的严肃和沉重,廖湘汀却正在接听电话。

    岳文踩着积雪走到廖湘汀身边,他不由心里一沉,电话是宣传部杨部长打来的,记者来了!

    罗宏民伸手拍拍肩头的积雪,“这些记者,过年也不闲着。”

    “加快抢救进程!立即送往医院!”郑权命令道,他看看廖湘汀,“谁把消息捅出去了?来的是哪家媒体的记者?”他感觉事态有些严重。

    “京城的记者,来的还不只一家,”廖湘汀苦笑道,“有家网站的记者已经到了秦湾。”

    “这么快!”郑权惊异道,“京城到这里,开车需要六七个小时,”他看看手表,“我们是上午十点得到的消息,记者还要准备请示一下吧,给他算上一个小时,……他们已经到了秦湾,这么说,他们几乎与开发区一块得知消息?”

    罗宏民仔细听着,岳文也在仔细听着,他心头的那个念头再次冒起,这次却象是水泡一样,越鼓越大,但始终隔着一层水膜,他还是想不通到底哪里不对,或许,或许捅破那层薄薄的水膜,那答案就会从水下涌到水面!

    “能查出矿工具体的死亡时间吗?”岳文跟在领导身后往山下走去,当走到蒋晓云跟前时,他悄悄说道。

    “能!”蒋晓云只回答了一个字。

    …………………………………

    …………………………………

    “12时许,秦湾开发区消防战士第一次进入盗采矿井进行初步探查,随后,救援力量再次进入矿井,探明事发地点。

    14时10分许,消防战士第二次进入矿井,矿井内毒气很浓,且对地下情况不了解,仍是无功而返。

    14时55分许,救援人员在井下发现六名昏迷的矿工,一名消防战士掉进矿洞牺牲,一名消防中队长受重伤。

    15时5分许,秦湾市矿山救援队第四次进入矿井,发现的矿工被运出井外,现场救援结束。

    目前,十六名矿工因急性吸入重度有毒气体,正在开发区医院进行抢救,据了解,两名从事打炮的工人经抢救无效死亡……”

    廖湘汀皱着眉头盯着办公桌上的电脑,现在是网络时代,信息太发达,这些网站的新闻发得也很快。

    “记者了解到,秦湾开发区警方已对此事立案侦查,截至晚九点,已刑事拘留一名涉案犯罪嫌疑人,由公安、司法、街道工作人员组成的九个善后小组也已开展工作,安置死伤者家属并组织提供司法援助……”

    这篇报道还算客观公正,岳文又拿出办公室打印好的从网上摘编下来的稿子,这篇稿子直接质疑死亡人数,怀疑开发区弄虚作假。

    还有的稿子直接采访矿难家属,家属呼天抢地的神情很是扎眼。

    “廖书记,接到秦湾市委办公厅电话,省政府调查组今天晚上到达开发区。”

    蔡永进急匆匆地敲响了门,又急匆匆把一份传真递给廖湘汀。

    廖湘汀皱眉看着手里的文件,好久没有挪动一下,压力山大!

    一方面要安抚家属,一方面要应对记者,一方面还要应对省安监局的调查。

    这个年不是过不好,是不用过了。

    “乔院长,你好!”岳文的手机也响了起来,他看看紧皱眉头的廖湘汀,就要走出去接听电话,“在这接。”廖湘汀道。

    “乔院长你好,提前给您拜个早年,”岳文笑道,“过年休假,带上阿姨到秦湾来……噢,对……是,刚刚发生,……对,人正在抢救,……不,并没有改变到核电站的地质构造……”

    电话那头却挂了电话,他默然地又放下电话。

    “说。”廖湘汀紧盯着他。

    “京城核十二院的乔院长接到信息,说是开发区地下挖金影响到桃花岛核电的地下构造,他们大年初三就要派专家过来实地再进行测量,还说,……我们这是在犯罪。”

    廖湘汀默然不语。

    蔡永进看看岳文,作为廖湘汀在开发区最信任的两个人,两人都明白,廖湘汀的前途遭遇到从政以来最大的危机,无论是因安全事故还是因影响到桃花岛核电,他都责无旁贷是——第一责任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