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4章 金池
    岳文手疾眼快,一个纵身扑了过去,却只堪堪抓住黑八的一只胳膊。

    “救命,救命——”

    黑八的声音都变了调,凄惶的声音回荡在矿洞里,让人毛骨悚然。

    他的身子也在矿洞里乱蹬乱拽,本来的他的吨位就大,这遇险之人更是力大无比,岳文的身子也被他拽得往洞里滑去。

    这一下,黑八更惊恐了,那喊出来的语调已经变了人声,不堪形容,那是在极度恐慌下,身体本能的嘶叫!

    就在岳文快速也向洞中滑去的时候,他突然感觉身子一沉,紧接着腿部一软,有人就扑倒在他的身上,却只堪堪抱住了他的腿,“大家都快来帮忙!”蒋晓云的声音很是急促,也很尖锐!

    杜**与宝宝这才反应过来,两人加上后面的消防战士一块,抓胳膊的抓胳膊,抬身子的抬身子,好不容易才把丢魂失魄的黑八从矿洞里拉了出来。

    “哎哟,吓死哥了,哎哟,哎哟……”

    黑八双腿松软,已是不能走动,他倚在阴冷的石壁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手不断颤抖,上下牙齿也不断撞击,话已说不成个。

    “八哥,你……几个月了,这肚子……跟着孕妇似的,死沉死沉的!”宝宝揉揉酸了的手腕,朝黑八嚷道。

    岳文也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却不忘调侃黑八,“不,这体型还是太瘦,要是再胖点,这洞口绝对掉不下去,肚子就卡在这里了!”

    “滚犊子,”黑八的声音都变了调,不知是刚才吓的还是现在被气的,“差点光荣了,差点光荣了,哥还有老婆孩子,不象你们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哟哟,我怎么闻着有股骚味啊,”岳文吡笑着从地上站了起来,“宝宝,打开灯,看看八哥的裤子,尿了没有?”

    “滚!”黑八挣扎着要站起来,却只碰到几块矿石,“哗啦啦”从壁上掉了下来,“岳文,我就知道,跟你在一块没好。”

    “行了,宋铁霖,”蒋晓云冷面冷脸,“要不是刚才岳文抓住你的手,你现在早成烈士了!”

    岳文笑道,“早知道你这么忘恩负义,刚才就应该把你的ip、ic、iq卡密码都问出来,八哥你万一光荣了,我们也好继承他的遗志,当然,还有遗产!”

    危险的氛围中,本来人人提心吊胆,黑八还差点掉进矿洞,可是经岳文这么一调侃,矿洞内的气氛开始活跃起来,大家虽然仍是小心翼翼,但却不象刚才那样紧张了。

    杜**跟在岳文后面往前走,前面有消防战士,后面还有抢险队员,他夹在中间,他看看岳文与黑八,一个下属敢跟一个单位的一把手这么说话,这个一把手也不象个一把手!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开玩笑,这人说没就可就真没了!

    羊群在前面开路,走得不快也不慢,成功地避开又一个塌方后,就看见三台机器放在巷道两侧,旁边还有水桶和油罐。

    “砰——”

    岳文抓起巷道边的一块二十厘米长的矿石,砸向机器。接着又抓起巷道上的泥沙,塞进机器内。

    “你这是干嘛,机器碍着你了?”黑八犹在抚摸着鼓鼓的肚子,仍是惊魂未定。

    “这样机器就完蛋了。”宝宝笑道,“这你都不懂?别说你在金鸡岭包过村啊!”

    岳文也不接黑八的茬,却问起杜**来,“杜主任,谁给街道报的信儿?按理说,腊月二十九都回家过年了,总不能是这十几个中毒的工人自己报的案吧?”

    蒋晓云看看岳文,作为曾经的刑警现在的派出所长,她早已想到这个问题。

    “没有啊,”杜**道,“我们也是接到工委办的通知,才知道出事了。”

    “晓云,派出所接到报案了吗?”岳文看看蒋晓云,这就有悖常理了,街道不知道,工委办倒先知道了。

    “我们是接到街道的通知,才知道这里出事了。”蒋晓云也很愕然。

    “那是安监局先接到的通知?还是国土局?山上的护矿队是街道编制还是国土局的编制?”岳文问道。

    “国土的编制,”杜**答道,“那帮人,吃拿卡要行,这么大的姑娘岭,想指望那帮人管得住,不现实,况且现在腊月二十九了,早回家过年了,安监局嘛,发生事故,没有街道通知他们,他们也是瞎子!”

    “怪了,”岳文一下笑了,“那工委办的电话是谁打的?”

    “我刚才听蔡秘书长提到过一句,”宝宝插话了,“说是街道的人打的。”

    “我们有值班人员,不可能不通知街道领导先跟区里汇报,……”杜**喊冤枉。

    “谁报的案,回去查一下。”岳文心里陡然升起疑窦。

    “这毒气……是怎么中的毒?”他看看蒋晓云,灯光下的蒋晓云脸上抹了一块黑灰,颇有点野战军的风采,却只是摇头不说话。

    群羊开路,走不多远,一道铁门横亘在大家面门。

    “我靠,”黑八吓破的小心脏剧烈又跳动起来,“里面不会是金子吧?那我们可就发了,没白来这一趟!”

    “你以为是阿里巴巴跟四十个大盗哪!”岳文讥笑道,“好,你先进去,有金子你先拿,这个机会,给你了。”

    “我看行,”宝宝撺掇道,“说不定不止有金子,还有宝藏……”

    “去你的,我不信有好事你们先紧着我,都是些什么人啊!”黑八站住脚不敢靠前了。

    蒋晓云穿过羊群走过去,“咦,这门开着。”她顺手拿下门上的铁锁,迟疑着打开了铁门,“快来,这里有人。”

    几个消防战士赶紧跟了进去,岳文毫不迟疑也跟了进去,杜**却慢下脚步。

    “池子?”

    铁门里面是一个大矿洞,洞中央却被一个池子占据,两名工人倒在池子跟前,一名工人的手还伸进了池子中。

    “这是炼金用的药池,”岳文大着胆子走近两个工人,伸手往口鼻上一摸,哪里还摸得着一丝热气?!怕早已是人鬼殊途了,“快,赶快抬出去抢救。”

    几名消防抢险队员赶紧抬起人就往外走,杜**这才从外面踅了进来。

    池子长五十米、宽两米左右,水表还漂浮着暗黄色的金属杂质,岳文知道,这是氰化钠浸泡矿石产生的化学物质。

    蒋晓云看看两名工人,凭经验,不用摸她也知道,这两名工人怕是没气了,她疑惑地看看岳文,杜**却明白岳文的意思,“快,说不定还有救,快。”

    这是两人,加上先前救的六人,现在已经救出一半的人了!

    不,应是说,找到一半的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