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2章 撒羊成兵
    时代在进步,生活在提高,农村养猪养羊,村委都会指定这家搬到村口或村外,如果把猪羊养在村里,北风一刮,那是要臭死全村人的。

    “文哥,这天寒地冻的,昨晚还在露凝香吃着火锅喝着小酒,”黑八没人的时候绝不称呼岳文为主任,他的借口很厚实,用他的话说,是提醒岳文不能脱离这帮兄弟,他看看趴在羊圈边上的岳文,“你是想喝羊汤还是想吃火锅了?”

    “八哥,你在淘宝上买过东西吗?”岳文强忍着羊圈里的骚臭味,吡笑着看看黑八,又朝一旁的宝宝和蒋晓云眨眨眼。

    “买啊,比商店里的东西便宜……”

    “那淘宝上有卖脑子的吗?麻烦你换一个,钱,电筹办给你出了。”岳文贼笑道。

    “你骂我没脑子?”黑八委曲道,“我们在山上快站了一天了,天寒地冻的,你不是也说过吗,只有大量地消灭食物,才能更好地发展自己。”

    “这么多领导都在风雪中站着呢,你端个火锅上去显摆一下试试,”宝宝笑着插嘴道,“我保证廖书记第一个就给你踢翻了。”

    “哎,你们到底买不买羊?”站在一边的光棍老汉看看这几个人,不耐烦地嚷嚷道,“大过年的,你们来闻味来了?”

    “哎,你怎么说话呢?”黑八干了办公室主任以后,说话动作与以前大不一样,很有自信,“我们腊月二十九吃饱了撑的,来闻这骚臭味?!”

    岳文拦住他,“买,当然要买,我们全要了。”

    “全要?”光棍老汉激动了,“这是二百四十八头,你们全要?”

    “全要,”岳文笑道,“你赶紧打开圈门,都赶到山上去。”

    “赶到山上?”老羊倌警惕了,他上下打量着岳文,“看你这模样,象个领导,我知道,山上出事了,来了不少人,你……是想做羊汤给他们喝?”

    “对了,大爷,您都会抢答了。”岳文笑着一拍掌,“走吧。”

    “慢着,”老羊倌一把又把圈门关死了,“做羊汤应该把羊赶到伙房里,往山上赶干嘛?”

    “大爷,一看你就是一人吃饱全家不累,”走南闯北,早把岳文的口才锻炼得牙尖嘴利,别人质疑的时候,攻击他的弱点,这人就会本能的防护,不自自主地相信你的解释,“这么多人的饭,伙房里能做吗?再说,山上的人下来吃饭再上去救人,得耽误多少功夫?”

    老羊倌的气势稍弱,但警惕心仍在,“山上也不能生火,也没有锅,能做吗?”

    “能,我准备大锅,这大下雪的,不怕火!”岳文贼笑道,“你走不走,我可是没跟你讨价还价,你要多少钱给你多少钱,把羊赶上去,你就可以到街道去领钱……八哥,这个村还有养羊的吗?”

    “有,”黑八一拍掌笑道,“还有两家。”

    “行了,我去,”老羊倌坐不住了,顺手打开羊圈的门,只听群羊乱叫,骚味四溢,随着鞭子的脆响,二百多头羊慢慢就出了村口,直扑姑娘岭而去。

    “山上不准生火,过年街道和所里都有防火任务,”蒋晓云担心了,“再说,你到哪找人杀羊,到哪找那么多大锅?”

    “文哥,你不是不杀生吗?”黑八凑上来,没皮没脸地笑道,“这可是二百多条羊命呢!”

    “你看我象是杀羊的吗?我看你长得才象个杀猪的,领导自有安排,到前边帮着赶羊去,没看见我跟蒋所长正在谈工作吗?”岳文训斥道。

    “谈什么工作,谈情说爱还差不多……”黑八嘟囔着,话没说完,蒋晓云的那条长长的无影腿就踢了过来,他重心不稳,脚步踉跄就载倒在雪地上。

    蒋晓云还要赶过来追杀,黑八却爬得飞快,“不就是说句实话吗?这年头,实话实说也不行啊?……”

    他嘴里还在嘟囔着,愣不防后面又是一个雪球砸了过来,正砸中脑袋,砸得他摸着头摩梭不止。

    “赶你的羊去,再说话,割掉你的舌头。”蒋晓云恨恨地骂道,却又不无担心地看看这一群羊,“现在领导一个个心急火燎的,哪有心思喝羊汤啊?”

    “有,”岳文看看手表,时间已接近下午四时,刚才他下山的时候,上面正在组织第四次救援,这次是市里的专业搜救队伍,“人救上来,他们当然有心思。”

    …………………………………

    “怎么把羊赶上来了?”周平安负责着这里的保卫与秩序,当他看到白雪皑皑中出现的羊群时,气不打一处来,“这不是添乱吗?怎么回事,怎么回事,蒋晓云……”

    在雪后空气清新的山上,羊群的骚臭味特别明显,对一众多年只吃过羊肉没见羊跑的领导来说,这味更是异常刺鼻。

    廖湘汀紧皱眉头,罗宏民盯着羊看,郑权掏出香烟,刚才还井然有序的第四次救援,被这群羊打断了。

    “金光,什么情况?”蔡永进平时温的脸上显得异常严厉,“赶下去,都赶下去。”

    当着市高官和市长的面儿,庞金光赶紧辩解,“不是我们的主意,是让岳主任让人赶上来的。”

    “那个小伙子说是在山上杀羊给领导们做羊汤喝。”官威面前,老羊倌心虚了,赶紧把那个小伙子抬了出来。

    “胡闹!”郑权看看廖湘汀,“还有工人困在下面,生死未知,现在是吃饭的时候?”

    廖湘汀看看从后面一路兴奋而上的岳文,“把岳文叫过来。”

    罗宏民看看廖湘汀,又看看这个小伙子,秘书,应是这个社会中最会察颜观色的一类人,察颜观色这四个字,不是贬义词,这也是本领,也是一种技能,他不相信,岳文这样没眼力价。

    “罗书记,消防的兄弟们已经一死一伤,里面的情况太复杂,我的想法是,能不能让羊在前面开道,遇到塌方、遇到无底洞,至少我们能绕开,不会再砸伤了,掉下去。”

    一众领导互相看看,这个方法是这么熟悉,什么田单大破火牛阵之类的演义,都是借助动物的力量。

    可是,当领导当到这个份上,采用这种方法会贻笑大方的。

    “这个方法好!”一直站在领导身旁的消防大队大队长牛继山说道,“下面的情况太复杂,如果强行再组织救援,肯定还会有伤亡,这样好,让羊在前面带路,遇到危险可以躲过去。”

    “好,那就赶紧实施。”罗宏民拍板道,“这也不失为一种方法,好,街道的同志一块下井,要注意安全。”

    “廖书记,我也想下井,”岳文不知道,刚才领导们研究,街道分管领导王国尧及国土局护矿队的队长都下过矿井,在领导的要求下,与救援队一起下去,“我下过矿井,不是那种正规的矿井,对里面的情况有经验。”

    廖湘汀一时有些踌躇,但话即已出口,他也不能再阻拦。

    “注意安全,一定要注意安全。”

    他盯着岳文,又拍拍他的肩膀,岳文能深深地感受到廖湘汀的担忧。

    罗宏民道,“小岳,小心,大家等你上来。”

    岳文点头致谢,他看看一旁站着的领导们,“我去打个电话。”

    电话他没有打给父母,父母年纪渐大,他怕他们担心,他本想打给葛慧娴,可还是没有按下那熟悉的号码,只是编辑了一条信息,然后毫不犹豫地发了出去。

    信息只有三个字,发完信息,他不再犹豫,开始做着准备,看着羊在老羊倌的阻拦中一只一只被送下了矿井。

    ………………………………

    “我爱你”!

    远在海州的葛慧娴手机就一直放在旁边,当她看到这三个字时,心中一阵恍惚,赶紧走进自己的卧室,拨通了那个半年来一直没有拨过的电话。

    电话是廖湘汀的司机小武接的,“你是弟妹吧,岳主任刚刚下井,噢,他什么也没说,里面的情况有些复杂,消防战士刚刚重伤了一个,另一个可能也活不了了……”

    电话那头的葛慧娴手举电话,早已泪流满面。

    在这个大雪纷飞的年末,就象这一年那本著名杂志的新年献辞中说的那样——总有一种力量,让我泪流满面,

    爱情,也是一种力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