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1章 雪落大地静无声
    “别的工人呢?去找!”

    廖湘汀眉头紧皱,火气很大,声音也很大,但现在还不是处理祝明阳的时候,救人要紧。

    “找过了,都回家过年了!”

    这个时候,秘书长的作用就凸显出来了,他即要平息廖湘汀的情绪,也要替下面作出合理的解释,这也是蔡永进为什么赢得很多人尊敬的原因。

    “金光已经到村里寻找在矿上工作过的村民,或许他们知道矿井下的情况。”

    时间委紧,那边,周平安已经亲自坐阵,开始询问就近的村民,对面这个老头,据说是村里最早的一批下矿洞的工人。

    “里面的结构你清楚吗?”

    “不清楚!”寒风中,老人一阵咳嗽,吐出一口浓痰,周平安厌恶地眨眨眼睛,却没有转过脸去。

    “谁清楚?”

    可是,迎接他的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这是怎么了?”周平安不满地看看庞金光与杜**,“矽肺病,这个村很多这样的!”庞金光无奈地解释道。

    这是一种呼吸疾病,从跟前这个人年,基本丧失了劳动能力。

    周平安有些无奈,他看看西面,琅琊街道的机关干部也正在询问,可是村民有人咳嗽着,有人笑着摆着手,有人扭头就走,他明白,这些人或许是不知道,或许是不敢得罪祝明阳。

    在农村,村支书就是土皇帝,虽不能主宰人的生死,但却能改变人命运。

    “把他们弄到车里,分开审!”周平安命令道,这样无论是谁说出来下面的地形,祝明阳也不会知道。

    “去办!”

    周平安见王跃民在盯着他,他气不打一处来,本来想给这个人露脸的机会,可是狗肉上不了席面,丢人现眼。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终于,情况反馈回来了。

    “矿洞内错综复杂,有的洞直通地下,去年还有工人掉下去摔死的。”王跃民大声道,在廖湘汀等区领导面前,大义凛然,“以前遗留下来的矿洞内都会有木料和废石料堆作支撑点,但现在,一些洞内的支撑点被盗采一空,很容易塌方。”

    蒋晓云也道,“矿洞内情况复杂,进入十分危险。洞内朝多个方向开挖了很多地道式的洞,有些则成为没有出口的死洞。”

    消防中队的中队长道,“确实是这样,我们看见汽油风钻机摆在岩石前,一个死洞里好象不有一幅骨架,……象是人的……”

    一席话,让人不寒而栗。

    这涉及到刑事案件了,但现在不是查案的时候,只能留待以后。

    “到底有没有人知道里面的情况?”当着廖湘汀的面儿,周平安轻轻一拍车前盖。

    王跃民看看蒋晓云,蒋晓云不说话,他自忖比蒋晓云资格老、高半级,嗫喏道,“没有。”

    周平安脸一凉,鹅毛般的雪花从天而降,远处的山岭已在天地混沌当中朦胧一片。

    廖湘汀看看牛继山,坚定道,“组织第三次救援吧。”他的声音低沉无奈,苍凉而又沙哑。

    “啪——”

    牛继山立正敬礼,“廖书记,我消防大队全体官兵,时刻准备着,只要工委一声令下,我们义无反顾投入到抢险求人中去!”

    廖湘汀看着他,沉重地点点头。

    牛继山一转身,召集在场的消防官兵,“同志们,现在到了用实际行动忠诚地履行我们的使命,用钢铁之躯保卫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的时候……”

    他的声音很宏亮,底气也很足,这坚如磐石的声音久久地在姑娘岭上回荡。

    以前听到这样的语调,岳文对他只有讽刺,装什么大尾巴狼啊,净唱高调,可是现在,他的心里又酸又辣,一股感佩从心底油然升起!

    这是拿自己的生命去履行自己的职责!

    开发区,从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任何时候都掩不住他们的光耀,他们是开发区真正的脊梁!

    他们来自五湖四海,各行各业,是他们,在守护着这个城市,建设着这个城市,发展着这个城市!

    下午两点五十五分。

    消防官兵再一次从矿洞里钻出,在场的领导与机关干部都紧张地盯着矿井口。

    被抬出的工人马上被抬往山下,送往医院,可是接着抬出的,却是刚才带头下去的中队长。

    桔红色的消防服在这个大雪纷飞的白色山谷中,显得格外耀眼,那桔红色上,却殷红了一大片触目惊心的红色。

    “报告大队长,”一个年轻的消防战士哭着道,“里面塌方了,中队长走在最前面,被石块砸在了底下……”

    “抢救!”牛继山的脸上泪水涔涔,他走近这个战友,脸上血肉模糊,已看不清原来的模样。

    “大队长,二中队的刘晓锋,”牛继山蓦地抬起头来,“二中队的牛继山掉进一个矿洞里,矿洞太深,怕是……”

    空气里一片静默。

    大家都知道这个年轻战士的潜台词。

    廖湘汀看着紧急抬往山下的消防战士和挖洞矿工,救出了六个工人,却牺牲了两名消防战士!

    突然,他发现,在暴雪疾风中,罗宏民和郑权身穿军绿色的大衣,也一步一步走上山来,陪同的正是刚才到下面迎接的蒋胜。

    廖湘汀刚要简要汇报,罗宏民一摆手,“我都知道了,”他看看牛继山,庄严地说道,“辛苦了,向你们致敬!”他双手合什,向上高高举起,风雪肆虐中,现场一片肃穆。

    “敬礼!”

    牛继山大声喊道!

    “刷!”

    无数消防战士的右手高高举起,那是市里专业的救援队伍,他们已经替前赶到。

    岳文感觉自己的眼角湿润了,他看看远处,只有雪花乱飘,银装素裹!

    雪落大地,寂静无声。

    ……………………………………

    “今夜有暴风雪,要赶在晚上以前把工人都救出来。”郑权道。

    刚才在路上,蒋胜已经把这里的情况作了汇报。

    “毒气已经大体散尽,我们没有理由待在地面上。”郑权道,“消防战士不怕牺牲,这是我们的职责。”

    这话没错,但心理上接受不了,面对着血肉模糊的消防队员,岳文也有些接受不了。

    现在,这是两难,一面是里面生死未卜的工人,一面是消防员的安全,如果不知道里面的地形结构,耽误时间不说,专业队伍来了也要面临无尽的危险。

    “”这山啊,上下左右都是通的,往上还有100多米,”王咬跃民道,“这些工人是不是跑出去了?”

    希望是这样,岳文看看他,他总算说了一句领导们爱听的话。可是,爱听归爱听,这个级别的领导早过了工作中有侥幸心理的时候。

    “组织第四次救援,机械无法下井,人力要多下,谁对矿井熟悉,可以一同下去,但要注意安全,我就一条要求,不要再有伤亡。”罗宏民道,飘飘大雪中,他突然听到一种叫声,接着就闻到一股膻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