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6章 九九鸭脖
    “今天晚上廖书记放你假了?”欧庆(春chun)桌上果然放着一瓶刚刚打开的虾酱,闻起来味道就很鲜,佐饭正好。

    但从瓶子看,虽然是那种很普通的玻璃瓶,但味道却不是集市上那种乡村味。

    “老欧,你说,你这是不是受贿?”岳文调笑道。

    “收瓶虾酱也叫受贿?”欧庆(春chun)笑道,“那天下没有好干部了,你尝尝,真心不错,琅琊街道海房子饭店自己腌的。”

    “噢,阎(挺ting)送的?”岳文的反应速度,那叫一个快。

    欧庆(春chun)笑了,岳文却假装生气道,“好个阎(挺ting),从督查处出去的,有好东西也不想着处里的哥们!”

    他自然明白里面是怎么回事儿,年底组织部负责对全区十五个街道的党建工作进行考核,也就是对全区十五个街道的组织委员进行考核,全区统一进行排名,组织委员当然要与组织部搞好关系。

    “不错,不错,真心不错。”

    “就这一瓶了,你拿去,”欧庆(春chun)慷慨道,“这个楼里,可能就咱俩(爱ai)吃虾酱。”

    岳文什么也不(爱ai)吃,就(爱ai)吃素,可是不知什么时候给了欧庆(春chun)这样一种印象。

    两人正说着,干部处的时建伟送进卤(肉rou)饭来,岳文也不客气,两人边说边吃,吃完,岳文又倒了一半稀饭给欧庆(春chun),挑出咸鸭蛋黄给欧庆(春chun),欧庆(春chun)却推辞着不要。

    “靠,一份卤(肉rou)饭十六,半份稀饭五毛,我欠你多大人(情qing)啊,晚上你们得到几点,要不九九鸭脖,两个处里的伙计们聚聚?”岳文笑着提议道。

    “估计得十二点以后了吧。”对岳文的邀约,欧庆(春chun)自然没有拒绝的必要,年前,全区两个最重要的处室搞一下联谊,也说得过去。

    “那就这么定了,我让金钊定……唉,十二点了,还订什么桌啊,”岳文站起来,“走唻!”

    他推门走了出来,干部处的小伙子们都站了起来,“好,晚上不见不散啊!”

    岳文笑着把手举到额头,又作了个朝前劈出去的姿势。

    ……………………………

    ……………………………

    烧烤,不知何时在湾城开始流行起来,夏天的时候异常火爆,但到了冬天,能坚守阵地的也就那么几家,还经常挤满了从饭店里出来意犹未尽进行二场的酒徒们。

    天气干冷干冷的,天空却是那种深邃的深蓝色,碧空如洗,残月当空。

    督查处一帮人走出办公楼,岳文裹紧(身shen)上的羊绒大衣,“小侯,回去到行政处看看,有想去的一块去,小刘晚上在这睡觉,等会儿给他捎点东西回来。”

    小侯答应着,折过(身shen)子又往行政处走去,而他嘴里的小刘是机要保密处的,今晚轮到他值班,岳文知道他愿意看司马白衫的小说,经常看到很晚,特意给他捎点吃食垫垫肚子。

    “今晚,我就一个要求,把干部处的人喝趴下。”岳文搓了搓脸,这小风刮在脸上,象刀子一样。

    回应却参差不齐,岳文哂道,“怎么,怕得罪了干部处的人影响提拔?”岳文笑道,“那么你们跟秘书长提,到干部处去好了。”

    “不是为这个,”崔金钊笑道,“干部处的人酒量很大,……”

    “我们酒量也不小,”岳文笑道,“我给阎(挺ting)打电话,这小子,离开督查处以后,不知道回娘家看看也罢了,特么地,我连他一瓶虾酱都吃不着,还让欧庆(春chun)好一顿笑话。”

    电话响了一声他接着就故意挂断了,果然,不到三秒钟,阎(挺ting)就把电话打了回来,“工委北边九九鸭脖,”岳文道,“给你十分钟,到不了自己看着办吧。”

    “主任,我在森林人刚坐下,”森林人是一家烧烤店,“好,我马上到。”阎(挺ting)很干脆。

    九九鸭脖的老板见岳文一帮子人进来,笑着迎了上来,“你们上去,我嘱咐老板哥几句。”岳文开玩笑道。

    老板拿出一盒云烟就往他手里塞,“明知道我不抽烟,一来你就给我烟抽,”岳文笑道,“一点没有诚意,算了,算了,等会儿你把菜给我弄……”他低声道。

    老板象喝醉了酒一样看着岳文,“我说得不明白吗?”岳文似笑非笑道。

    “明白,明白,但是没有冰镇啤酒……”

    “院子里那些啤酒就行,这天气,外面就是冰柜,今晚的啤酒一律从外面拿。”

    “文哥,”阎(挺ting)喝得小脸通红一挑门帘走了进来,“今晚算我的。”

    “你以为这么晚叫你来是请你吃饭?”岳文笑道,“就是让你来结账的,要不你先把账结了,人就可以走了。”

    “别呀,哥哥,你让我坐一会儿,我添个茶倒个水还不不行吗?”阎(挺ting)亲(热re)地扶住岳文,“文哥,我扶你。”

    “晚上我叫了干部处老欧他们,”岳文道,“这个机会不错吧?”

    阎(挺ting)一下兴奋起来,“谢谢老领导给我机会。”

    “我给你机会,你连瓶虾酱都不送给我?”岳文进了屋子,大家纷纷站起来,“要不是欧庆(春chun)给我一瓶,我连吃你口虾酱都吃不上。”

    “阎委员,今年考核进了前三了?”督查处副处长赵浩然笑道。

    “他工作干得好,确实好,”岳文笑道,“就是处理的不明白,他要是给干部处送大虾,不送什么虾酱,早就是第一名了。”

    “送什么大虾?”欧庆(春chun)推门走了进来,看到阎(挺ting)只是点点头。

    “我刚才说啊,小阎还是不明白,今晚你好好点拨点拨他,”岳文笑着把欧庆(春chun)让到一客的位子上,“明年让他再进步进步。”

    这就是岳文明着在给他铺路了,阎(挺ting)岂会听不出来,连忙张罗着上酒上菜,他已喝了一场,但这一场,估计让他吐吐个十回八回,吐到姥姥家,他心里也乐意。

    “鸭脖、鸭头、鸭肠、鸭翅、鸭腿……皮蛋豆腐、呛拌土豆丝、拍黄瓜、凉粉桃花虾……”

    “桃花虾现在多少钱?”欧庆(春chun)用筷子夹起一个虾来,桃花虾,作为(春chun)天第一鲜,这时节上市,那可是天价,虽然整天忙于工作,都快不食人间烟火了,但欧庆(春chun)还是有意问道。

    “一百六吧。”阎(挺ting)笑道,亲自给欧庆(春chun)添上啤酒,这个时间了,大家基本都不喝白酒,无论工委办还是组织部,早上七点半以前上班,这是不成文的规矩,“一口价,不还价。”他看看岳文,“主任,开始吧。”

    “呵呵,菜齐了,喝酒吧?”岳文笑道,众人却以为他是在开玩笑,有时上了几碟开胃菜他也喊菜齐了,就开始撺掇大家喝酒,“今天干部处和督查处的伙计们因为加班坐到一块,实属不易,在工委这座大楼里,最后一个熄灯的也总是我们,来,敬一下干部处以欧主任为首的弟兄们。”

    他站起来,挨个与干部处的人一碰,然后一饮而尽。

    欧庆(春chun)喝了半杯,“这啤酒,爽!”啤酒太凉,凉得让他一哆嗦,但他看岳文的杯子见底,咬咬牙又把后半杯喝了下去。

    “好,手把一啊,不论杯子,一人一瓶,最后清瓶。”岳文笑道,金黄的啤酒泡沫开始在杯间涌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