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0章 一手硬,一手软
    石头如雨点一般落在车上,砸在前挡风玻璃上,伴随着惊慌的喊叫和清脆的响声,现场再次乱作一团。

    车里,不管是电筹办的工作人员还是中核电的工作人员,都本能地躲到了座椅下面,车外,现场做工作的琅琊街道的工作人员却四散奔逃,这是一个平缓的滩涂地带,你想躲都没处躲。

    祝明亮也被一块石头砸中了肩膀,他怒目而视,大声喊道,“你们,哪个矿的?把石头放下!”在这里开矿,有本村人也有外地人,但都要经过他大哥祝明阳的同意,现在不听指挥乱扔石头,还砸中了他,他心里一团恼火。

    杜**捂着头,血流如注,在几个机关干部的搀扶下,也快速撤离了现场。

    可是,祝明亮的喊叫并没有形成震慑,在这样的场合,最容易形成感染力,一个人胆大,能激发出最胆小的那个从(身shen)体的恶来,比如球迷暴力,再比如后来的西安打砸(日ri)本车事件。

    等候在外面的领导刚刚松了口气,以为事(情qing)马上就要圆满解决,却想不到在眼皮子底下,突然翻盘了!

    况且,事态在升级,刚才只是围困,现在已经到打砸抢上了!

    “必须制止住。”周平安道,现场只有他跟蔡永进两位区领导,但目前的局面,他能起的作用要比蔡永进大,“成钢跟我说了,想调用警力,开始我不同意,现在看来,必须组织警力营救了。”

    蔡永进看看前面乱作一团的人群道,“调吧,先把人解救出来要紧。”

    事(情qing)突然发生演变,他也措手不及,除了调用警力他一时也想不出别的办法来。

    电话又响了,是廖湘汀的电话,蔡永进马上进入车里,外面太嘈杂,听不清楚。

    “省里、市里都等着要结果,估计是中核电开始施压了,你们那里什么(情qing)况?”廖湘汀的声音突然大了起来,“我怎么听着外面乱糟糟的?”

    刚才,见(情qing)况进展顺利,蔡永进打过一个电话,可是现在局面突变,他只得实话实说。

    “让周平安接电话。”电话那边的声音有些嘶哑,看来廖湘汀火气很大,蔡永进赶紧把周平安叫了过来,把手机递给他。

    “喂,老胡,到了吗?”岳文一手捂着右耳朵,一手擎着手机,大声喊道。

    “老主任,你倒是快点,走到哪里了?什么饭店?这里我不熟,你就直说吧,还有多长时间才能到?”岳文显然着急了。

    他走到蔡永进的车前,正巧两名领导从车上下来,“我马上调集警力。”周平安沉着道,“事起仓促,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调用警力?”岳文急了,“周书记,秘书长,现在调用警力就是火上浇油,里面有人存心想把事儿闹大,如果发生大规模冲突,肯定会对核电产生影响。”

    如果这只是一场矿上工人意愿的诉求,中核电的专家被阻,集团也会理解;但是,如果动用警力,引发了矿上工人与街道干部和警察的冲突,那中核电就要重新评估这个项目了。

    现在连前期工作都没到,人家说来能来,说走也能走。

    岳文看看两位领导,蔡永进脸上一会晴一会(阴yin),明显举棋不定,岳文估计也看到了里面的问题,但现在却别无他法。

    “这是廖书记的指示,”周平安不满地看看岳文,岳文只是个督查处主任,虽是电筹办主任,也只是一个挂名的副处级干部,而周平安,却是工委常委、区政法高官,两者相差太远,“我们执行吧,如果后面出现不可挽回的局面,谁也负不了这个责任。”

    蔡永进仿佛也下了决心,“只要人没事,我们就还可以到中核电再作工作,可是如果人要出事了,我们什么机会也没有了。”

    “那,”岳文的反应速度很快,“警力没有抵达现场前,我想再试一次,看能不能做通矿上工人的工作,警力,当然要用,但不是现在。”

    这个对大方向没有影响,并且,周平安就曾亲眼目睹岳文如何成功说服金鸡岭的老百姓,“试试吧,谁也不想动用警力。”周平安罕见地拍了拍岳文的肩膀,直接朝自己的车里走去,估计是要遥控指挥了。

    “你想怎么解决?”蔡永进看看琅琊街道的机关干部,除了杜**,还有其它干部也被石块砸得头破血流,但轻伤不下火线,仍在现场靠着。

    “我刚才打了两个电话,把金鸡岭的胡开岭和芙蓉街道的祝明星叫了过来,”岳文道,他从到现场就开始观察,里面的水很深,但他现在不愿多提,“估计能做通工作,但警力也要用,对违法、知法犯法的,要毫不手软,不能因为他们有诉求就不管。”

    蔡永进望外看去,只见一辆猎豹从远处飞驶而来,后面跟着一辆桑塔娜,几乎同时停在了当场。

    “好吧,如果能不动用警力,最好不动用,处理好了这件事,我们对上面也有解释。”

    蔡永进的话岳文明白,处理好眼前的围困事件,不但不用警力,还只用半天解决,那不跟领导汇报,就可以说过去了,因为工委办公室觉着这件事太小,不需也不用惊动领导,这在这场因程序而造成的事故上上能赢回分数来。

    祝明星和胡开岭也看到了岳文,当二人一起来到岳文跟前,都有些诧异,什么事需要二人一块来呢?

    可是,岳文马上给他们解开了答案。

    “(情qing)况紧急,我长话短说,”岳文道,“我先说老胡的任务,这场围困事件,金鸡岭的二刚就在现场,老胡,你去找二刚,让他带头撤出现场。”

    “明星,你找到祝明亮,让他作其它矿主的工作,马上也撤出现场。”

    他看看二人,“正常的诉求可以理解,但发生打砸抢那肯定不行,我就给他们十分钟时间,十分钟以后,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就该到哪里到哪里吧。”

    见他说的严肃,胡开岭和祝明星来不及寒暄,都朝人群里走去。

    中核电专家和工作人员乘坐的车辆前挡风玻璃已是碎成网状,周围的玻璃也好不到哪里去,车辆有的地方已是明显洼陷,那是被石头砸中的痕迹。

    人群中,仍有人不断起哄,祝明亮眼见管不了,他也加入进来,现场更是乱成一团。

    “你们看,又有人来了。”眼见琅琊街道的机关干部纷纷撤出,可是,村外却有两个人朝这里走来,人群中突然安静了下来,就连车里的中核电的职工也趴在车窗上朝外看着,看着他两个给他们带来希望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