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章 姑娘山,龙王庙
    廖湘汀从秦湾赶回开发区已将近八点多钟,他没有回家,直接到工委大楼办公室。

    岳文记得很清楚,在那件大事的前一晚,廖湘汀办公室的灯也亮到很晚。

    说起灯,每个个心中都有一种(情qing)结,有本小说叫《城的灯》给岳文印象很深。

    可是,工委办大楼的的灯,怕不是印象二字能够概括的。在这栋大楼上,两办、组织部的灯,永远是亮在最后的,彻夜长明也是常有的事。

    许多从这栋大楼走出去的干部都很怀念那在大楼里当科长、主任的岁月,那代表了他们的青(春chun),代表了他们的奋斗,当然,他们心中也永远有这样一幕——漆黑的深夜,仍然亮着灯的工委大楼。

    岳文把食堂刚下的面条轻轻放在廖湘汀的桌上,廖湘汀马上放下手上的文件,端起来就吃,看样子已经很饿了,酒桌上吃不饱,那是常事。

    秘书长蔡永进剥了几瓣蒜,轻轻放到廖湘汀办公桌上,自己转(身shen)也坐在沙发上吃了起来。

    “说吧,什么(情qing)况?”廖湘汀挑起一筷子面条,看看站在一旁收拾着文件的岳文。

    岳文刚要汇报,兜里的电话就响了,他拿出来顺手放在廖湘汀的办公桌上,电话管委秘书长李丹枫打来的,但他还是轻轻关掉了。

    “今天,蒋主任很不满意,在参观完回琅琊街道开会时,一些金矿老板把会议室堵了,要讨个说法……”

    廖湘汀最喜欢简洁的汇报,一定要没有过门,一定要直奔主题,岳文也努力象新闻写作一样,客观陈述事实,不加感**彩,让廖湘汀和蔡永进自己分析。

    但汇报也要有重点,今天的重点除了堵门这外,温起武给蒋胜打电话这一细节显然不能放过。

    “秦湾司法局的温局长给蒋主任也打来电话,估计也是为两查的事儿……”蔡永进的筷子一下停住了,他看看廖湘汀,廖湘汀却把手中的蒜放进嘴里,“继续说。”

    “现在来看,估计阻力不小,蒋主任、金光书记和一些局长都接到了说(情qing)的电话,电话有京城的,也有省里的……发改委林处长还给我打电话询问(情qing)况……”

    “继续说。”廖湘汀把碗一推,岳文起(身shen)开始拾掇,“这些金矿老板估计是仗着上面有关系,很狂……”接着,他把痛打祝明亮的事儿也说了。

    廖湘汀皱着眉,仿佛没听见这一句,蔡永进看看他,脸上没有什么表(情qing),果然,不出岳文所料,秘书长早知道了,可是,他一定要当面说出来。

    岳文把碗放到茶几上,又顺手剥了几瓣蒜递给蔡永进,蔡永进吃饭太慢,不象廖湘汀,吃饭和干工作一样,从来是三下五除二,吃得痛快,干得也痛快。

    “有关系也什么了不起的,”廖湘汀喝了一口茶水,“你说庞金光压制不住场面?嗯,杜……杜**让人指着鼻子骂?派出所当老好人?……你分析分析里面的原因。”

    虽然是让岳文分析,显然廖湘汀自己也在思考。

    “庞金光是老人了,在琅琊街道也很强势,以前也没听说过类似的事(情qing),今天的事儿,他勉强镇得住,可是这些人不怕他,可以说,很狂,背后可能觉着有人给他们撑腰……”

    岳文的脑子里象放电影一样回放着今天的片段,“杜**我接触过,但了解不深,督查处与他接触过几回,很(热re)(情qing),但今天让我大跌眼镜,……”他看看廖湘汀,“他好歹也是个办事处主任,我感觉他有私心,不也硬碰硬……”

    他总感觉杜**今天不对,但不对在哪里,他又想不出,这个念头就象棉花堵在嗓子眼里,吐不出来,咽不下去,让他难受。

    “派出所不用说,”廖湘汀打断他,“公安局的事儿让他们自己处理,那个杜什么?”

    “杜**。”蔡永进道。

    岳文发现,十五个街道的办事处主任,廖湘汀有时还真记不住名字,在他心目中,可能只记住一把手,作为二把手的办事处主任,特别是新调整的,以前接触不多的,他真叫不上名字来。

    “杜**!”廖湘汀又念叨了一遍,却不说他了,“那些金矿主,查一下,不管后面站着的是谁,涉嫌犯法犯罪的,一查到底。”

    “砰砰砰——”

    很有礼貌也很节制地三声敲门声,岳文马上知道,门外站着的是蒋胜。

    作为督查处主任,他能通过走路的声音辨别出哪个区领导,也能通过敲门声大致猜出门外站着的是谁。

    这不是什么神功,而是办公室工作的一种技能。

    门开了,果然是蒋胜站在门前,后面跟着管委办秘书长李丹枫。

    李丹枫已经打过电话,这么晚了,很明显蒋胜是等廖湘汀回来。

    蒋胜估计更熟悉廖湘汀的作风,笑着寒暄两句就把话题引到了今天琅琊街道上。

    “区里开展两查活动是想发现问题,然后集中整治问题,现在琅琊街道开始封矿,这是提前引爆了矛盾,”蒋胜的话虽然针对琅琊街道,可是语气很平和,“这给后面的清查工作造成了不小的困难,……”

    廖湘汀没有表态,听他汇报完后却问道,“杜**这个人怎么样?”

    “从组织部出去的干部,听说作风(挺ting)硬,”蒋胜下意识地看看蔡永进道,“具体我不是很了解。”

    岳文突然感觉糊在窗户上的纸被针捅开了一个小眼,从窗外一下透过一丝光亮来,这一丝光、一线光是那么微弱,仿佛马上要被掐断的一般,心里却仍一片漆黑。

    送走蒋胜,廖湘汀道,“让周平安过来。”

    周平安来得很快,从样子看,他喝了酒,“掌柜的找我什么事?”

    虽然已是区工委常委,周平安还是很小心地问。

    “琅琊岭街道的事吧。”岳文也不隐瞒,能交好一位常委就交好一位,这些事他乐得做个顺水人(情qing),当然,在聪明人面前。

    今天上午的事,显然,周平安也听说了,他马上镇定下来。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待周平安从廖湘汀办公室出来,却又是另外一幅样子,镇定,从容,不慌不忙也不急不迫了。

    当几天以后,岳文惊讶地发现,琅琊街道派出所长刘宏仍然待在原位,他很是吃惊,马上开始琢磨廖湘汀的用意。

    ……………………………………

    ……………………………………

    姑娘山,从远处看去,很象一位躺着的姑娘,两个山头就象姑娘的两个**,此山因而得名。

    姑娘山也是落雁山一脉,从东蜿蜒至西时,这里的海拔却陡然增高,经过这两个山头,再往南一转,就到了桃花岛上。

    姑娘山下,龙王庙村。

    宝宝陪着中国核电集团的专家进了村,这几个月来,宝宝一直陪着上面的专家,马上临近(春chun)节,前一阵子又发生了琅琊街道堵门事件,岳文下了死命令,绝不容许再出问题。

    要进入桃花岛及周围区域,龙王庙可以说是必经区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