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章 事出反常必有妖
    “谢谢你,小岳。”林荫轻声道,“那你先忙。”最后一句话的口吻有些象公事公办了,岳文马上知道,她的办公室可能来人了。

    庞金光这时却又站了起来,蒋胜的脸更黑了,这哪是开会,这简直是胡闹嘛!

    几个处局长的脸上都笑得很耐人寻味,蒋胜心里火气就更大。

    笑归笑,不只是蒋胜他自己,庞金光还有岳文,其他处局领导们也开始在接着电话,显然,电话是从四面八方打来的,当然,其中有省城的电话,也有京城打来的电话,

    庞金光的表(情qing)很是尴尬,这本来是想在蒋胜和几个处局长面前表表功的,可是这会却象是腊月里赶大集,(热re)闹极了。

    可是又一个电话进来,他却不能不接,他看看蒋胜,见蒋胜板着脸示意袁丽萍继续,他挪动着肥胖的(身shen)子又站了起来。

    可是,会议马上开不下去了。

    就在庞金光出去不多一会儿,会议室的门就被人推开了,在几个街道机关干部或真心或假意地阻拦下,从外面冲进一个人来。

    岳文马上知道,此人必是祝明亮,因为长相与以前的芙蓉街道党政办主任祝明星太相似了。

    凭心而论,祝明星对岳文不错,两人现在的私交也很好,祝明星到区里开会,不管是工委的会还是管委的会,他都会到岳文那里坐会儿。

    可是,他的这哥哥还是第一次看见。

    “领导,哪位是领导?”祝明亮的眼睛果断地停在了蒋胜(身shen)上,岳文猜他肯定认识蒋胜,但祝明亮却装作不认识,“领导,我们想反映(情qing)况。”

    蒋胜的脸更黑了,他大口地喝着杯里的(热re)茶,一个字也不说,即不说让他反映也不说让他闭嘴。

    “领导,你不让我们反映,我们就到上面反映,天下之大,总得有个讲理的地方吧?”祝明星并不象在外面那么张狂,这就是岳文分析他认识蒋胜的原因,何况,是平州人几乎都看过平州新闻,蒋胜的出镜率在今年是很高的。

    杜**站了起来,“啪”地拍了桌子,“祝明亮……”

    可是他的话还没喊完,又听“啪”的一声,祝明亮也拍了桌子,当着蒋胜和一干处局长的面儿,那声音,只比杜**拍的声音大,不比他拍的声音小。

    祝明亮(身shen)后的几个人,有的指着杜**的鼻子就数落开了。

    蒋胜包括几个处局长们的脸色都很不好看,再怎么说,杜**也是街道的二把手,现在这样让人指着鼻子骂,兔死狐悲,这些处局长们都心在戚戚焉。

    狂!

    岳文一个字给祝明亮这个人定了(性xing)。

    以前在芙蓉街道,蒋胜和陈江平干书记的时候,还没有人敢这么狂!还没有人敢对街道办事处主任比划手指头,有的话,竖的也是大拇指,而不是食指!

    庞金光拿着手机从外面进来,他的脸色马上一片酱紫,他想不到,他出去的几分钟功夫,形势又急转直下,他看看蒋胜,很明显,这个管委的常务副主任,现在已经下不来台,就是在坐的处局长们,也下不来台。

    琅琊街道的机关干部也一个大眼瞪小眼,这个(情qing)势,超出了他们的想象,也超出他们的能力范围了。

    这人有后台,与杜**不清楚。

    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台。岳文仔细咂摸着这些人的对话,却弄不明白杜**为什么混得这么惨?

    有小辫子落在人家手上?或是个人威信太弱?抑或是这祝明亮太张狂了?……

    他正想着,外面又传来一阵脚步声,听起来象是又来了一群人,蒋胜的脸更黑了,在座的处局长们不淡定了。

    可是,出乎意料的是,派出所长刘宏出现在会议室门口。

    “祝明亮,这是街道办事处,有事到外面去说,不要影响领导开会。”不须有人解释,他马上掂清里面的斤两与(情qing)势,上来就喊上了。

    公安局政委朱弘毅的脸上略有得色,这前来“救驾”的正是他的部队,可是他那点得意马上不见了,只见这个刘宏喊归喊,却只上前拉扯,没让人架走祝明亮。

    如果是普通老百姓,刘宏说不定当场就敢拘了他。岳文的眼光在二人脸上扫着。

    祝明亮却不理会刘宏,“领导,我能坐下说吗?你,总得叫人说话!”

    蒋胜的气都开始喘不匀了,走不能走,外面有一帮人堵着,留也不能留,跟这么四五六不分的混星子对话,掉(身shen)价不说,什么也谈不成,到最后还没好结果,不如从开始就不谈。

    刚才不是不闹了吗,这会子怎么胆子更大了?有人撑腰?

    岳文慢慢站起来,蒋胜的眼光一亮,只见岳文慢慢走到祝明亮(身shen)边,“人太多了,无关人等,先退出会议室室,选两个代表进来!”

    祝明亮乜斜着眼睛,“我们找领导,你是哪根葱,一边去。”

    岳文太年轻了,很明显,祝明亮把他当成普通工作人员了。

    岳文眉毛一挑,脸上却阳光灿烂,“找领导也不是这么个找法……”

    “滚!”祝明亮突然爆发了,他一下站了起来,对着岳文怒目而视,下一步岳文说错话或者说的话他不愿听,那样子马上就要动手。

    会议室里一片寂静,所有人的眼睛都盯在二人(身shen)上。

    蒋胜不再大口喝茶,却一招手,朱弘毅马上站起来走到他跟前。

    刘宏笑着劝阻着,却不点明岳文的(身shen)份。

    阎(挺ting)有些紧张,也有些兴灾乐祸,这几年岳文的风头太盛了,今天,如果在这挨揍,这一传出去,马上会成为全市的笑柄。

    “你让谁滚?”岳文笑得心花“怒”放,一字一顿道。

    “你……,”祝明亮喊道。

    “啪——”

    话音未落,清脆的声音就飘到每个人的耳膜里,一个耳光打到祝明亮脸上,祝明亮半边脸上马上清晰印出五个指印子。

    小伙伴们都愣住了。

    蒋胜皱着眉看着这里,朱弘毅不相信自己眼睛似地抬着头看着。

    庞金光看看一旁一脸严肃的杜**,若有所思。

    在坐的处局长们看看被打的人,又看看岳文,一个个不都不放声了,靠着二人近的,都站了起来,生怕神仙打架,殃及道士。

    后面的琅琊街道的机关干部议论纷纷,“这人是谁,这么年轻!”

    “不知道,蒋主任的秘书?”

    “新来的?……”

    “我靠!”祝明亮可不是吃亏的主儿,他马上挥起拳头,手指上的金戒指、手腕上的金链子,明晃晃地耀眼。

    “你靠,我还没靠呢!”不等他出拳,岳文的拳头又捣在他眼睛上,只听“哗啦”一声,祝明亮连人带椅朝后倒了下去。

    “我靠!”

    祝明亮挣扎着爬起来,顺手举起了手中的椅子,“别动,这是区里的岳主任!”

    喊话的是杜**!

    岳文一眼不眨地盯着祝明亮,蒋胜却敏锐地发现,庞金光、阎(挺ting)甚至刘宏都不介绍岳文的(身shen)份,看来千人千面,千人千心,有人想让祝明亮触霉头,也有人想看岳文的笑话。

    人(性xing),太过复杂!

    “岳文,岳主任!”杜**马上又补充道。

    祝明亮一下象被电击一样,椅子举在半空中,嘴上硬着,态度却先软了,“我,我知道你,我听明星说过你,你不认识我?”

    “滚蛋!”岳文看也不看他,“你是哪根葱,一边去!”他慢慢踱回椅子边上,“在这里,端茶倒水你都不配,滚出去!”

    祝明亮看看岳文,腮帮子紧咬着,却是一声不吭,转(身shen)走出会议室。

    跟着他来的一帮人都惊住了,带头大哥都被人揍了,他们还待在这里干嘛?等着挨揍?

    很快,一群人如风一样来,又如风一样去,会议室里彻底安静下来。

    “打得好。”土地(奶nai)(奶nai)袁丽萍笑道,“猖狂,太狂了,公安局真应该好好查查这帮人。”

    蒋胜却看岳文一眼,“开会。”

    可是,众人也无心思开会,蒋胜也不过是在走程序,装样子,会议最后草草散了,当岳文回到工委办,把今天上午的事原原本本汇报给廖湘汀时,廖湘汀没有丝毫犹豫,马上道,“庞金光压制不住场面?杜**让人指着鼻子骂?派出所不敢抓人?……嗯,事出反常必有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