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4章 灯下黑?
    岳文腰部一使劲,脚蹬院墙翻上门楼,这里居高临下,里面的情形马上尽收眼底。

    只见院墙里面,坐落着两排平房,东西却错落排列着十几间厢房和平房,看样子象牛棚,房屋前零散还堆着一些玉米秸,可是独独不见牛在哪,就是牛毛也没有一根。

    先行跳进去的司机与几个工人模样的人扭打在一起,蒋晓云打开大门,外面的人一拥而入,高明和刘宏都身着警服,在一干人的威逼压迫下,工人模样的人扭打了几下就彻底放弃了抵抗,在高明的喝令下,都站成一排到了平房前,抱着头老老实实蹲在地上。

    金矿石呢?

    高明看看空荡荡的院子,又看看拴在一边瘦得皮包骨头的一只老狗,“狗也不舍得喂,有人来了,它能给你报信?”

    他有意无意看看刘宏,刘宏却四处转悠着,“没有矿洞,也没有金矿石,”他走近一个工人,“你们在这里干什么?老实,不准撒谎。”他抬腿踢了工人一脚。

    “养牛……”工人惊恐地看看他,脸上的肌肉不由自主哆嗦起来。

    “牛呢?”蒋晓云走过去。

    “牛,卖了。”工人好象想明白什么,“都卖了。”

    蒋晓云还要再问,外面的警笛声却由远而近传来,越来越清晰,很快,几辆警车停在了门前,身着警服和迷彩服的警员们冲了进来。

    “老余,你过来,”刘宏招招手,一个四十多岁、五大三粗的警员马上跑到他跟前,“搜,看看有没有矿洞,有没有金矿石。”

    琅琊街道的警员们立即行动起来,院子里顿时一片混乱,蒋晓云看看高明,自己也走进一间正屋,这间屋子是一间办公室,办公桌上有几个本子,她拿起来翻了翻,既没有养牛的记录,也没有卖牛的记录,但也没有金矿石的记录。

    她从屋子里出来,又朝东面的平房走过去,地上有几只编织袋,她打开编织袋,嘴角马上露出一抹笑容。

    “高所,这里有金矿石。”

    高明与刘宏马上走进去,编织袋就放在墙角,很不起眼,数量也不多,可确确实实是金矿石,果然是一伙黄金大盗!

    “灯下黑,”刘宏骂道,“是个黑窝点,这可得感谢岳主任,帮我们立下一功。”他转身看看四十多岁的警员,“老余,把这些人都带回所里,马上提审。”

    高明看看刘宏,两只眼睛如鹰隼一样,却一个字不。

    “矿洞呢?”

    突然,一个声音从半空中传了过来,好象神仙在空中叫喊一般。

    众人都抬起头来,却发现我们敬爱的岳主任正吡笑着蹲在门楼上,拨拉着几捆花生秸子,从里面找没有摘净的花生吃。

    “岳主任,这是个非法黑窝点,查封了他,这些人我带回所里好好审审,”刘宏抬起头笑道,“快中午头了,庞书记还等着,我们饿肚子不要紧,别耽误领导吃饭。”

    岳文吡笑着居高临下看着大家,却丝毫没有下来的意思,“矿洞呢?”

    “没有矿洞,没发现矿洞。”刘宏瞅瞅手下的警员,连蒋晓云也摇摇头。

    高明却走近一个工人,“矿洞呢?”低沉的声音中带着巨大的威压。

    “没有矿洞,这些是我们老板放在这里的,我们不知道。”工人抬起眼睛,但马上又低下了头。

    “扑通——”

    岳文从门楼上跳了下来,他拍拍身上的土,黑八马上凑过去,岳文低声了几句,黑八笑着走出门去。

    岳文走近一个工人,“区里最有名的两个派出所长今天都在这了,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给你们五分钟时间。”

    “我们的都是实话,”一个工人眨眨眼睛,“在公安跟前,谁敢撒谎?”

    岳文倒退着挨个工人问了起来,差不多都是这个意思,可是,工人们的回答,也与第一个一样。

    黑八兴冲冲地蹿了进来,蒋晓云发现,他手里却拿着半箱火腿肠。

    “岳主任饿了,阎委员,走吧,吃饭去吧。”刘宏笑道,“饿坏领导,这可是大事。”

    “你才饿了呢,”岳文笑道,“我特么地这是给狗吃的。”他顺手剥开一个火腿肠,扔给这条瘦狗。

    不用吩咐,宝宝和黑八也开始剥火腿肠,“没想到,岳主任还有菩萨心肠。”刘宏尴尬地道,他看看阎挺,阎挺无奈地笑笑。

    火腿肠顷刻喂了十几根,“去,拿块金矿石来。”岳文笑道,“你们不是吧,那我就让狗来找。”他看看这一排蹲在地上的工人,“到时候你们可别后悔啊。”

    “狗,能找金矿?”阎挺不信,就是那些工人也抬起头来,高明和蒋晓云都齐齐地看着他,刘宏也眨眨眼睛。

    “想当年,我在金鸡岭,半年时间连收十八家金矿,”岳文环视众人,“我现在还是金鸡岭的书记,金矿上的道道我什么不明白?!你瞧好吧。”

    宝宝笑着拿过一块金矿石来,矿石上亮晶晶的,他也不怕被咬,笑呵呵地把矿石伸到狗鼻子下面。

    “放狗!”

    岳文笑着喊了一声。

    狗,被放开了,它抖抖脖子,慢慢朝一排正屋那里走了过去。

    众人都睁大了眼睛,刘宏却是将信将疑地跟在后面。

    “你们,还不吗?”众人都吓了一跳,大家的注意力都在狗身上,却冷不丁岳文朝工人大叫一声,“好,不是吧,狗找到了,人再找,那还不如狗,高所,盗采金矿罪,判多少年?”

    “盗窃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盗窃金矿,属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好!”岳文突然又喊了一嗓子,打断了高明,“马上找到了!”

    众人的目光再次聚集到那条瘦狗身上,只见它正慢慢靠近那排正屋,一边走一边象在找寻什么。

    “我,我。”一五十多岁老头到底忍不住了,“那里,在那里。”

    “是那里吗?正屋!”岳文笑了,“你不我也知道!”

    你知道还问?大家都怀疑地看着他,却听岳文大声道,“狗知道,我也知道,我就是想给你们一个立功赎罪的机会。”

    话一出口,他就感觉错话了,他一瞅蒋晓云,蒋晓云正捂着嘴笑呢。

    老头却听不出里面的意思,他急急走进正屋,努力掀开刚才蒋晓云翻过的桌子,桌子慢慢移动开来。

    “就在那里,矿洞就在那里。”剩下几个工人也不甘落后了。

    大家却没功夫听他们叫喊,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桌子下面,只见一个几尺见方的矿洞随着桌子的推移出现在大家面前,矿洞深不见底,却踩着梯子就能下去。

    “我靠,”黑八叫起来,“果然有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