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3章 翻墙
    多少年以后,岳文有时还能想起那个上午,还能与宝宝和黑八谈起那个上午,当时的自己,因成功促成山海省与中国核电集团的合作,刚刚得到市高官和省发改委主任的表扬,人年轻,心里多少是有些飘飘然的,到了人家一亩三分地里指手划脚,还越过街道派出所,直接给公安局副局长打电话,这本身就要被人非议的。

    可是,他不知道,他的仕途的几次重要节点,都与黄金紧紧关联,仿佛这一生,他就是属火的——火克金。

    两辆警用越野车从远处疾驰过来,阎挺脑子也动得很快,却不明白岳文的想法,“岳主任,这里不涉及搬迁吧,”又朝宝宝道,“这里也划进了搬迁的范围了吗?”

    “不涉及搬迁,可是涉及别的。”岳文道,“我就觉着这房子不正常。你们看啊,是养牛的却一点牛屎味没有,再,工人养牛喂草,至于累成那个样子吗?看,那几个从里面出来的工人,头发上一点草末子都没有。”

    阎挺不以为然,暗自腹诽他管得太宽,都快成福尔摩斯了,可是嘴里却仍然恭维道,“岳主任看得就是仔细。”

    接待上级领导,除了日后上去好办事,还有一个重要目的,就是不能让辖地的坏事、丑事、短事让领导知道,现在见岳文有挑毛病的意味,阎挺心里很别扭。

    因为他太明白,督查处主任的份量与能量,也太明白岳文的份量与能量,他可以造就一个干部,也可以毁灭一个干部。

    他装着接电话的样子,掏出手机悄悄给庞金光发了信息,然后打起十二分精神来陪着岳文。

    “第三点,这里以前是个选矿厂,”岳文笑道,“废弃的选矿厂,还可以接着干,特么地,我现在敢百分之百确定这里有问题。”

    “难道是偷挖金矿的?”阎挺不确定。

    “借着养牛的名义盗挖金矿。”宝宝笑道,他虽然也感觉这不是电筹办的职责范围,可是岳文是督查处主任,他有权力这样做,可是,在这两个多时了,也没发现往外拉矿石的大车啊!

    “以前往南方跑长途时,有人让我停车过来借火,骗我也是跑长途的,我看看他的脸就一脚踹过去马上开车了跑了,跑长途的司机,都是脸色一边黑重一边浅,那是让太阳晒的,后来报警了,果然是劫道的!……”

    岳文边着自己的光荣往事,一边看着警车,两辆警车慢慢停下,高明走下车来,从车的另一侧下来了蒋晓云,而另一辆车下来的则是刘宏——琅琊街道派出所所长。

    阎挺赶紧迎上去,他与刘宏熟,与高明不熟,但在一起喝过酒,不过,早忘了是谁攒的局了。

    高明走到岳文跟前道,“岳主任有什么吩咐?”

    岳文看看冷脸冷面的蒋晓云,蒋晓云也冷着脸点头示意,黑八与宝宝暗笑,这是做给外人看的吗?谁不知道,出车祸的时候,督查处主任副驾驶上坐着的是开发区常务副主任的闺女!

    现在,尼玛,两人还装不熟悉。

    当这些群众眼瞎啊!

    “高所,亲自过来。”岳文边与刘宏握手边客气道。

    “督查处主任召唤,我们还不得快来”,高明笑道,他的态度即客气又亲热,看看蒋晓云,见蒋晓云不作声,他又朝岳文道,“我们就在刘所那里,一听你来了,我不过来就不过去了,中午让刘所管饭。”

    刘宏是求之不得,“中午到海房子,岳主任轻易不下基层,今天我们可是看到真佛了。”

    海房子就是海边的几间破房子,可是全是当天最新鲜的海鲜,刚从海里捞出来的,价格不菲。

    岳文把电话打给阮成钢,他就是不想直接跟琅琊派出所打交道,因为他的行为有狗拿耗子多管闲事的嫌疑,而阮成钢直接分派任务,那是主管刑侦的副局长安排任务,是正理。

    “岳主任是我的老领导,中午一块吧,我跟庞书记汇报了,”阎挺不让了,“中午喝老牛汤,岳主任想喝。”

    “那我请,阎委员也有一个周没在一块了吧,感觉伙计们感情都淡了。”刘宏丝毫不含糊。

    岳文盯着他,猛地想起他就是第一次与阮成钢喝酒时那个想要看他笑话的派出所长。

    “这里比较复杂,阮局让我也过来看看。”趁着刘宏与阎挺在争,高明凑近他身边低声道。

    岳文慢慢抬起头来,他猛然意识到这里面恐怕有麻烦,而且让阮成钢如此关注的,怕不是麻烦,自己是不是不该掺和,但他马上否决了自己的想法。

    晴天烈日之下,魑魅魍魉不都尽行消散了吗?

    “宏兄,这是个非法金矿吗?”高明指指这家养牛场。

    “不会吧,”刘宏看看岳文,“正常的盗矿应该有车子运输矿石出去提炼,现在一辆车也没看见。”

    “会不会晚上运输?”蒋晓云与岳文同时道。

    “晚上?没接到报告,村里也没有反映。”刘宏面不改色道。

    “别猜了,”岳文紧紧袄领,“进去看看,不就什么都明白了。”他带头要往前走。

    蒋晓云一把拦住他,“不能贸然进去。”

    岳文光忙着核电,光待在上层,下层的事他可能不知道,琅琊街道的事,他可能也不知道,金鸡岭的事已经过去两年了,现在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伙盗矿的人,比那时更加疯狂也更加猖獗,手里都有家伙什,她,怕岳文吃亏。

    大家都笑着互相看看,眼神里却都大有深意。

    刘宏看看高明,笑道,“先吃饭,下午我来办这事。”

    “先办吧,”岳文道,“你们两辆车,两个司机,加上两个所长,一个指导员,再加上老阎两个人,我们四个人,十一个人,够用了。”

    他看刘宏一味阻拦,心里立即起疑,就更加不想动用琅琊街道的警力。当初在金鸡岭的时候,派出所长魏东青吃里扒外而锒铛入狱,事实证明,在黄灿灿的金子面前,人的拒腐抗蚀能力有多大,谁也不好,因为,这是人性使然。

    蒋晓云心知他意,“人数够了,我们心一点没问题。”

    “那我叫人来,”刘宏道,“后续警力得跟上。”

    他得在理,众人也不出什么来,岳文抬腿往前走,大家都跟了上去。

    “咣咣咣——”

    黑八使劲地砸着铁门,里面马上有人惶恐地应道,“谁?”

    “供电所,查电表的!”岳文大声回道。

    “查什么电表,不是刚查的吗?”里面好似有准备,“我们老板不在,下午再查吧。”

    高明见状,给司机使了一个眼色,司机往后跑了几步,然后快步朝前一冲,腾空而起,翻过竖着玻璃茬子的墙头,越墙而入。

    马上,里面一片混乱,蒋晓云不待发话,也爬上墙头,岳文看看墙上的碎玻璃,退后几步,往前一跑却攀住了大门的垛子,身体就在空中晃荡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