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2章 黄金牛场
    洗缨湖畔,湖上残荷满塘,芦花飞舞,岸边杨柳枯黄,寒风吹面。

    岳文与林荫并肩漫步在湖畔。

    林荫身穿黑色大衣,蓝色牛仔裤,围了一条格子围巾,人更清新脱俗,也更显年轻。

    今天林荫休息,岳文跟着廖湘汀出差到了省城,一打听才知她在湖畔,就急着赶了过来。

    “这次山海省跑在全国的前面,连周主任提起来都赞不绝口,连了三个没想到,”这些日子不见,林荫的皮肤也更加光滑细腻,完全不象个三十多岁的女人,“不过,周主任又,其实应该想到,秦湾开发区干部的能力和水平就是高嘛。”

    “周主任抬举我们了,”岳文谦虚道,“我们只不过是运气好一些罢了。”

    “这可无关运气,你是怎么想到找核十二院的?”林荫问道,微风吹过,吹动了她的长发,搅动了岳文心里一湖碧水。

    “我也是没办法,本想直接去中国核电集团,可是接连找了国家发改委和国资委的熟人,一个出差,一个人家根本不见,廖书记又给我下了死命令,规定了完成期限,我眼看走投无路,就死马当活马医,拉住中国核电集团一个伙子就开始打听,没成想,还真找到了活马,那人姓马,人也不错,中午和我们一起吃的工作餐,又谈到内部的程序,是就是集团领导发话,也还要核工业设计研究院实地考察……我也打听过,核十二院的乔院长本身就是院士,话很有份量,我就直扑那里,也算是走的迂回战术吧。最关键的一点,乔院长有能力动其它八名院士联名写信。”

    “你这是走一步看两步,”林荫转头看看他,笑道,“伙子,挺厉害嘛。虽然核电项目需要国务院通过才能正式立项,但山海方面已经排上了队,这一点很不容易,听,徐文贤书记和李国华高官对秦湾前期的工作都很满意。”

    “能动乔院长也不容易,核电是个系统工程,是开发区的工程,这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岳文诚恳地道,“谭主任也很关注,就是在这里,他亲自出马,才打动了周长缨主任,当我跟乔院长提到开发区的核电梦已经做了二十年,谭主任在病中还惦记着核电,他也感动了。”

    这趟临来沈南之前,他又去看望谭文正,自己去的。谭文正穿着厚厚的睡衣,脸色蜡黄,但很欣慰,也很激动,拉着岳文的手了半天。

    林荫一时也有些感叹,两人走上石桥,林荫道,“现在进行到哪一步了?”

    “11月11日签订了合作建设核电项目框架协议,又与中国核电工程公司签订了总承包框架协议,现在,核十二院和山海中核岩土工程公司进入现场开始岩程勘察外业工作,项目前期现场实体工作已经开始了。”

    “呵呵,你们动作够快的。”林荫的眼光很温暖,在这个初冬的上午,让他心跳加速。

    “中国核电集团的专家,实话,很令人敬佩,他们自打到了开发区就没有休过星期天,足迹踏遍了开发区的山山水水,对开发区的地形、地质、气象、环境、水文和各类历史资料进行了搜集整理,他们的想法是把项目初可研、可研两阶段的工作有机结合起来,预计半年时间能完成通常一年多的工作量。”岳文感慨道,与国企进行合作,对他来讲,也是一个学习的机会,学习人家的工作方法,更要学习人家的敬业态度。

    林荫点点头,“看来,山海省真是选对了合作伙伴。”

    “全部工作很多,要往前赶,我们也全力配合,桃花岛范围内的通路、通电、通水、通讯设施建设以及场地平整等工作我们也在加快速度,厂址现场临时道路已修建完成,具备了汽车开进现场的条件,厂址保护、核电科普教育活动以及现场办公等工作也已经全面开展。”

    林荫一下停住了脚,看着岳文正色道,“这个速度很了不起,我相信,你们与中国核电集团合作,会创造核电史上的速度,桃花岛速度!”

    “桃花岛速度?”岳文看着林荫,喃喃自语道。

    “这是天时,地利,也是人和,”林荫看看辽阔的湖面,“国家在大力发展核电,这是天时,桃花岛本身的条件非常好,这是地利,有中核电和开发区这样两支队伍,这是人和,”她突然道,“就是廖书记本身,恐怕也想往前赶,这可是最大的政绩,”林荫看着岳文,“他少则三、四年,多则四、五年,就要提拔了,上一任开发区工高官王军现在是市长,廖书记也不会差,起码将来也会到一个地级市任市长。”

    她又看看岳文,“桃花岛核电如果顺利开工,这个工程,你将来一个处级干部是没问题的,如果你不是工作时间太短,副厅都有可能。”

    岳文却清醒,“前面的路还长着,我,总感觉不可能一直这么顺利。”

    ………………………………

    ………………………………

    从沈南回到开发区工委办督查处,第一件事就是要处理积压的文件。

    可是工委办这边一直忙到天黑,第二天九点多钟才来到电筹办,黑八见他过来,马上捧过一摞文件来,有文件,也有发票,“五千块以下的……”岳文想了想,马上改了口,“一千块以下的,我就不签了,程主任和牛主任可以签。”

    这等于放给两位副主任一定权利,自己什么都把持着,下属没有积极性,自己是要累死的。

    但两人却不能一并放权,始终要有一个人担责更大,这样才能制约,不过,对这两人,他想再观察一下。

    “走,叫上宝宝,去桃花岛。”岳文天生就不是一个能在办公室坐得住屁股的人。

    宝宝也马上下车,就象在芙蓉街道一样,跨进了车子,可是不同的是,现在有了专职司机,黑八不再兼任司机的角色。

    司机的车开得很稳,并不象黑八,能把人的腰闪了,车子快到桃花岛时,岳文突然指了指路东一个大院子,“停车,那是干什么的?”桃花岛上三个村庄都搬迁了,他对现在毗邻的房屋很敏感。

    “不知道,”宝宝马上答道,“我问问琅琊街道。”他马上把电话打给了阎挺,“阎委员,你好,岳主任过来了……好,我们就在沟刘村东面,我们在这等你。”放下电话,他才对岳文道,“阎挺在下面收报纸钱,马上过来。”

    这是官场上的套路,上级视察,必须有下级陪着,宝宝也学会了,主动在给他抬轿子,凸显他的身份。

    而一年一度的党报党刊征订工作又开始了,组织委员也要到自己所包的村庄去看看,阎挺不在办公室也得过去,何况,街道干部坐在办公室里那是干不成事的。

    “大婶子,打听个事吧?”岳文下了车,叫住了一骑自行车的妇女,“这个院子是干什么用的?”

    大婶很爽快,“以前是个旧的选矿厂,”琅琊街道毗邻交城,是开发区十五个街道中的产金大镇,“现在不用了,荒了多少年了。”

    “那现在没有人吗?”岳文道。

    “好象有人租下来了,”大婶想了想,“对,我听我家那口子,有人租下来养牛。”

    “噢?养牛?”岳文笑了,可是眉毛马上一挑,“怎么没有牛粪味?”

    “这我就不知道了。”大婶匆匆而去。

    不需她回答,阎挺来得很快,他一下车,就拉住岳文的手,“岳主任,欢迎老领导莅临琅琊街道视察指导工作,”他又看看宝宝与黑八,一个也不冷落,“岳主任是我的老领导了,领导不好,你们提前给兄弟打个电话,我也好跟庞书记汇报!”他亲热地埋怨着。

    阎挺与宝宝挺熟,宝宝大大咧咧道,“汇报了没有,中午岳主任就不走了,你安排岳主任吃什么?”

    “你们不走就不对了!”阎挺一想这话不对,现在岳文虽是正科,但光督查处主任一职就全区干部仰望,何况还是一个部门的实际负责人,“岳主任,中午吃什么?”

    岳文看看他,这子到了街道比以前油滑多了,“吃牛吧。”

    “好啊,我们这里有家老牛汤,三百年的老汤了,前阵子,三个兄弟分家,为这锅汤还打官司,我车里还有一瓶六粮液,我先给庞书记打个电话,中午让他过来陪你。”阎挺马上就要安排。

    “呵呵,不急。”岳文看看那家选矿厂,有几个出来的工人,都是一幅很疲惫的样子。

    养牛虽然不轻松,但也不至于累成这个样子。

    “岳主任,你想吃活牛吗?”阎挺笑道,下级接待上级,惟恐不心,岳文这个督查处主任,中午吃饭也是要街道的书记和主任一起陪的,阎挺在努力揣测他的想法。

    “岳主任吃素,你不知道吗?”黑八狐假虎威道。

    阎挺笑道,开玩笑道,“岳主任不是吃素的,干嘛总吃素?”

    可是,岳文并不接他的茬,他一直盯着养牛厂,接着掏出电话,想想不对,又直接打给阮成钢。

    可是,他不会想到,他这一个电话,挑出一个横跨两地的大案,造成一场强烈的官场地震,导致许多人的落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