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8章 卖拐
    “hello ,ms卢,秦湾人民欢迎您!”

    大堂里奇异的景象出现了,一个拄拐的年轻人笑着迎了上去,一个靓丽的年轻女子正惊异地看着他。

    “岳主任?”

    卢姗姗的一双眼睛上下打量着他,突然捂嘴笑了,雪白的粉颈朝一边扭去,那头栗色的波浪长发马上就甩过一丝幽香,“你这是怎么了?……纠正一下,你的英文很标准,但请确切地称呼我——miss卢!”

    “噢,miss卢,how are you?”岳文用“标准”的美式英语问道,可是完后,他却不敢再卖弄,大学毕业两年,在学校里学的这点技能就都还给老师了,“你的气色看起来这么好,让我猜一下,晚上是不是要参加什么晚宴啊?”

    卢姗姗面不改色,“今晚有请到廖书记吗?”显然她不知道岳文最近的职务变化。

    “没有,没有,”岳文急忙否认,“我们过来另有公干。”

    “卖拐?”在袁疏影的介绍下,卢姗姗并不象刚开始认识时那样拒人千里,笑着与岳文开了个玩笑。

    “对啊,想把拐卖给孙健一,这人,怎么样啊?”岳文马上顺竿往上爬,可是,这招商引资得不好听一些,何尝不也是想把自己的拐卖给别人,有人会忽悠,有人肯投入,最后无非就是两种结果,一种是拐卖掉了,人家还谢谢你啊,另一种是拐没卖掉,人家也谢谢你啊。

    “这人,挺神秘,听是从国企下来的,”卢姗姗抱歉地一笑,“不好意思,帮不上你,嗯,那你们随意。”显然,卢姗姗并不想在这里与岳文多聊,礼貌寒暄后就走进了电梯。

    看着岳文笑嘻嘻地回到座位上坐下,黑八讥讽道,“假洋鬼子,还拽英文,人家都不愿意搭理你!不过,这嫚真漂亮,好象比你那袁老师还漂亮,呵呵,要是……嘿嘿,那这辈子都值了!”

    岳文懒得搭理他,“就你,还这辈子,下辈子你也没戏!”

    “你不也是光眼馋吗?”黑八胀红了脸,“我知道,不过你,哎,那不是任大记者吗!”

    果然,门外一辆车上,走下来提着摄像机的任功成,可是,门外不知什么时候下起雨来,雨中的霓虹与灯光,时而朦胧时而模糊,陪伴着这个城市六月的夜晚。

    “哟哟哟,这是谁啊?”任功成眼尖,却一下看到了站起来的黑八,又看到了仍端坐着的一脸吡笑的岳文,“风从龙,云从虎,今天是有贵客到了,怪不得雷雨倾盆呢。”

    “你尼玛的贵客,”岳文笑道,“你这名妓今晚请贵客吃饭吗?”他一看黑八,立马得到黑八的响应。

    “什么名妓,”任功成瞅了周围一眼,立马愤愤不平起来,“今天企业家协会有活动,晚上我是过来采访的,容易吗?”

    “那也行啊,来的可都是秦湾的大老板,跟他们坐一桌,出去吹年都有资本。”黑八立马羡慕道。

    “为了那一杯酒、一个海参让我过来侍候,爷不干!爷这是工作。”任功成显然不满黑八的法。

    “工作就工作,这么愉快的事干嘛得这么庄重?”岳文讽刺道,“你与那个天翼重工的孙健一熟吗?”

    “不熟,我听过他,”任功成很有分寸,知道岳文要正事,他也不开玩笑,“原来是沈南飞机制造集团的什么老总,总工一级的吧,后来不在体制内待了,自己出来单干,公司势头很好,今天他也会来?”

    “会来吧,”岳文看着外面的雨雾,“这雨下的,恐怕又要堵车,那这聚会,怕是时间要延长,呵呵,天时对我们有利啊。”

    三个人正聊着,任功成也不急于上楼,门外又进来几个人,其中一个笑容可掬的岳文认识,可是跟在后面那个矮个子,岳文看到他,莫名地心里一沉,这人,可是老朋友了。

    黑八显然也看到了后面那个人,立马惊慌道,“文哥,快看,那不是施忠孝吗?”

    “声点,一只死虎,瞧把你吓得。”岳文把头扭过来,“这什么世道,这种人也能混进企业家协会?”

    任功成看看施忠孝,“这世道,只要有钱的都是企业家!那人跟着王玉印来的,也是地产商?”

    “地下产金商,简称地产商。”岳文笑道。

    “噢,他是——”岳文在金鸡岭的经历,近乎传奇,任功成对施忠孝这人名字印象很深,但今天才第一次见了真佛!

    王玉印却不急着上楼,径直也朝休闲区走过来,见到拄着拐的岳文,他明显也是一愣,可是后面施忠孝却是两眼阴沉沉地打量着他那条伤腿,那眼神,在这个夏日,让人如堕冰窖。

    “岳主任,真巧,”王玉印依究是那么谦光可掬,主动伸出手来,“这腿是怎么了?”

    “没事,让一辆大货车亲吻了一下,”在他跟前,岳文压根不想正经话,“施总,好久不见啊。”他话里有话,意指施忠孝待过一段时间大牢,放出来后是彻底离开了开发区,在交城那片混。

    施忠孝看看他,却也笑着伸出手来,“王总,岳主任是我的老领导了,以后还得岳主任多指教。”他顺手递过一张名片来,岳文一瞧,秦湾金鑫房地产有限公司,“呵呵,金子是施总的老本行了,开房地产也离不开金子,祝你日进斗金啊。”

    话不投机半句多,王玉印岂会瞧不出,他客气几句,与施忠孝坐在了一边。

    门外的雨越下越大,随着尾灯的的闪烁,进来的人也越来越多,红男绿女,灯红酒绿,是每个城市有钱人的夜晚固定不变的色彩。

    王玉印与一个黑胖的女人有有笑地并肩上楼,后面跟着几个脂浓粉香的女人,穿着也都很华贵,谈吐却分了几个档次。

    “我得上去了,人来得差不多了,”任功成在休闲区坐了能有一个时,只有两个老总主动过来打招呼,有人或许不认识他,有人或许是真的把他忽略了,“哎,那个人,”任功成下意识地往外一看,“那个人,是不是孙健一啊?”

    来人五十多岁,发型简单地梳向左边,即不油光可鉴,也不一丝不苟,穿着上也是简单地一件休闲衫,一条休闲裤,一双休闲皮鞋。

    从穿着上看不出这人的来路和喜好,岳文马上决定,是金是石,自己要亲自上去撞一撞了。

    “孙总,您好。”就在黑八和任功成还在愣神之际,岳文拄着拐一颠一颠地上去了。

    “你是?”孙健一声音不高,也没什么特点,面色倒是很平静,也没有盯住他的伤腿看,对他的出现,好象并不感觉意外。

    咦?

    这人,不好,岳文暗自琢磨道。

    “孙总,我们不认识,,我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咱们开发区发改委的,我姓岳。”他故意把语速放得很快,得也很疾,可是,孙健一仍没有打断他,“交矿的冯总和峥嵘集团的袁总可能跟您提过我。”

    这下,孙健一倒好好打量了一下岳文,黑八和任功成也都期待地朝这里看着,可是孙健一却道,“我不记得,没有提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