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5章 明天你是否依然爱我
    没有想象中的笑靥如花,没有想象中的嘘寒问暖,更没有那眼中化不开的爱意,有的只是夕阳下的那个身影,在人潮汹涌的车站前孤零零地伫立,任周围熙熙攘攘的人群纷纷侧目。

    葛慧娴是属于那种一看上眼、再看上心的姑娘,岳文认识她是在一次公共课上,当那个穿着粉红色细碎格子衣服的女孩抱着书一进合堂时,他感觉到自己的心里莫名其妙动了一下。

    金鸡岭沸腾了。

    满村的老少爷们聚集在卖部门前,儿童兴奋地爬上沙堆,追逐、打闹、嬉戏,满身是沙,乐在其中。

    胡开岭、二刚等人接过村民们递过来的烟,眉开眼笑。黑八等人接过一群妇女手里的开水,心满意足,大家俨然就是一幅凯旋归来的架式。

    老书记也来了,他蹲在卖部的台阶上,含着烟袋,慈祥地笑着,满脸的皱纹象这秋后绽开的菊花。

    “什么时候动工啊!”

    “听,还要修条水泥路?”

    “广场上得装几盏大灯,收粮食有地方了。”

    ……

    看着大家的笑脸,听着大家的笑声,胡开岭却笑而不答,他推着岳文往卖部走,“请岳书记给大家讲两句。”胡开岭把岳文使劲往前推着。

    岳文瞬间被胡开岭推到前台,他脚步一虚,一个趔趄差点摔倒,众人见他的窘样,都哈哈大笑,但笑声中却充满善意。

    他几步走上卖部门前的水泥台,“大爷大娘,叔叔阿姨们,……”他一激动,又不知什么了。

    众人又是一阵笑声,平时伶牙俐齿能会道,关键时却卡壳了,岳文难堪地在台上转了个圈,却瞅见黑八在下面作了个鄙视的动作,村民们又是一阵哈哈大笑。

    岳文一糗,胡开岭点上一支烟,吸了一口递过来,岳文随手接过一吸又呛着了,他生气地塞进胡开岭的嘴里,胡开岭本来又点上一支,现在嘴里叼了两支烟,模样甚是滑稽,这次连老书记也笑起来,村民们更是笑得不可自抑。

    岳文也笑起来,他清清嗓子,“大爷大娘,叔叔阿姨们,……选举时,我承诺过,要给咱金鸡岭修一个广场,再修条水泥路,今天,我们把沙子拉了回来,钱也有了,广场马上可以动工了。”台下变得安静起来,他看看那堆黄黄的沙子,心里有了底,也越讲越顺畅。

    “我的想法呢,修就要修好,我计划在这里修个戏台,”他指指自己脚下,在广场中央再栽一根灯杆,装几个大的泛光灯,到时候老少爷们再也不用摸着黑扭秧歌了,……夏天,我们还能在这甩几把扑克、秋天在这摘花生、扒玉米,冬天,在这听听听戏,都方便!”

    人是为希望活着的,憧憬着未来,众人的情绪都很高,老书记带头鼓起掌来,岳文双手合十朝老书记一点以示感谢,又双手举高往下一压,作了个停止的姿式

    “修路呢,现在天快冷了,不好施工了,但我承诺大家,明年开春,一定想办法修几条水泥路,村里不仅每条街道都要硬化,还要修一条通往街道的大路,老少爷们再也不用一下雨就两腿泥了!”

    “嗯,这才象个书记!”

    “这下,我们金鸡岭也有盼头了!”

    “支持,大家没钱,那就都出把力!”

    “哗……”

    不知谁带头,台下又轰然响起鼓掌声,岳文望去,大家的脸上都洋溢着兴奋,充满了喜悦,不,更确切讲,那是希望的笑脸,在这世上,没有比希望的笑脸更打动人心,是啊,人要有希望,才能更好活下去……

    掌声经久不息,台下的黑八、蚕蛹、彪子脸上慢慢也肃穆起来。

    岳文也使劲地鼓着掌,突然,他觉着有股酸酸的东西涌上喉头,心头也沉甸甸的,可是他感觉,现在却很是畅快,当年,考上大学没有这么畅快,前年,与葛慧娴确立恋爱关系没有这么畅快,但今天面对这些热情的老少爷们,他觉着有种从心底里的满足。

    嗯,这种感觉,才是我想要的,才是真正的人生……

    …………………....………

    …………………..………..

    同样是笑脸,在亲人面前那代表着高兴与满足,而在敌人那里,却代表里算计与阴狠,这在权谋术里却别有其名,名曰捧杀,但其效果却比棒杀阴狠十倍,百倍。

    当岳文与大家在一家饭店坐定,看着刘志广热情洋溢地不停给他夹菜,心里暗暗叫苦。

    刘志广这样的乡镇机关老油子,整起人来,那才叫杀人不见血,从到大他看得多了,但现在摸不清刘志广的路数,他只能一路陪笑,不断恭维。

    今天这场宴会,安排在了开发区,作陪的是万建设跟迟远山,黑八、蚕蛹、彪子等人也都“有幸”参加。

    刘志广从开宴就强调,今天一个外人没叫,全是街道的兄弟们。一来呢,兄弟们跟我包村,辛苦了,二来呢,祝贺岳文当选金鸡岭村书记,我们开发区规格高,金鸡岭村的书记就相当于其它县市一个正科级了。

    众人哈哈大笑,他也善于调节气氛,一场酒席下来,岳文见喝的并不是六粮液,菜也是饭店的普通菜,就慢慢放下心来。

    酒是越喝越轻松,他刚到街道就不喝酒,也没人再劝他,劝了他也不喝。

    快到席尾时,刘志广接到一个电话,他满嘴江湖气,“我一个兄弟,我让他安排一下,一会儿大家都去,整天泡在工作上,也得劳逸结合,我们搞点有档次的饭后娱乐活动,……去骊都!”

    黑八、蚕蛹、彪子等人互相看看,脸上骤然都兴奋起来。骊都,是开发区首屈一指的娱乐场所,作为普通公务员,他们的那点工资,平时根本不敢进去消费。

    看着万建设想溜,刘志广一把拽住他,“都去,都去,谁不去以后不用跟我一块吃饭,又不是让你们违反纪律,就是唱唱歌,消消酒,谁不去我们就到他家去唱,……建设,别光想着回家陪媳妇,你得多跟伙计们一块乐呵乐呵,提拔时,工作固然重要,群众基础也很重要,凭你的能力,你早就应该进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