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9章 腿瘸心不瘸
    这句话从大灰狼嘴里出来,要搁以前,岳文就笑了,现在,他感觉到有一种感受叫同病相怜,“狼哥,我也难受。”

    腿断了,职务被撤了,撵出工委办了,别看他整天笑着,那是笑给父母看的,是笑给葛慧娴看的,但苦,只有自己知道,“你还能喝吗?”大灰狼走路都有些晃荡,岳文有些担心。

    “能喝,我带着酒呢。”大灰狼嚷嚷道。

    “我们家不缺酒,你,这是怎么了?”岳文问道。

    瞬间,大灰狼的眼圈就红了,但手在后面的狼尾上一抚,“兄弟,我,我妹子,不让我去参加她的婚礼,嫌我给她丢人!”

    “什么意思?”

    岳文有些懵逼,岳魁递了支烟给大灰狼,方秀兰也把菜端了上来,三人都看着有些抽泣的大灰狼,这个在社会上一呼百应的汉子,现在显得是那么萎顿。

    “就是娘家人谁也不许去,”大灰狼接过烟来使劲吸了一口,“俺爹俺娘死得早,我就这么一个妹妹,我,我……”喝了点酒,大灰狼象个孩似子似地哭起来,一旁站着的二腚和胖嫚都难过地低下了头。

    “过分了啊,”方秀兰立马道,她自己点起一支烟,二腚手疾眼快,掏出打火机给方秀兰点上,“哪有结婚不让娘家人到场的道理,我们村里,谁家要是不让娘家人来,我这一关就过不了,人家养姑娘养了二十多年,不就为这一天吗?”

    大灰狼一吸鼻子,仰头举杯,“婶子,我干了。”一玻璃杯白酒一口下了肚。

    方秀兰吐出一个烟圈,也一口干了,岳魁陪着,玻璃杯里一滴没剩。

    这是酒友啊,老爸老妈没事在家里都能喝上二斤,今天为大灰狼鸣不平,话多了没用,只能陪着喝酒了。

    “我靠,百十万给她了,陪嫁也没有陪嫁这么多的,”岳文笑道,“为嘛不让你去?百万嫁妆都拿出来了,还嫌丢人?!”

    二腚夹起一个花生米道,“还不是为狼哥是……”他不好意思出来了。

    岳文明白,大灰狼现在是开发区有名的大痞子,也曾在监狱里几进几出,嗯,这名声确实是与常人不一样!

    大灰狼看看二腚,实话实,“还不是咱不入流,人家公公婆婆看不上!”

    方秀兰打量了大灰狼一眼,“如果是我的闺女,她婆家不让我去,这样的婆家不嫁也罢,就是场子,我也得给他砸了!”

    她接触过多少人啊,镇上的痞子见了也都得称一声二姐,为嘛不让大灰狼去,她心知肚明,可是还是抱不平,这种事,破天,娘家人不去就是不行。

    “狼哥也是这么想的,可是,这里面不是还有他妹吗?他还心疼他妹,怕以后在婆家受欺负!”咸鲅鱼补充道。

    “郎建萍怎么?”岳文问道。

    二腚道,“黑八他爸妈本来不同意,因为有了孩子才同意的,还因为嫌丢人,就不让娘家人来,她,……”他看看大灰狼,不敢往下了。

    他不往下,岳文也明白了,郎建萍估计也顺着黑八家的意思,不让大灰狼出席。

    按理,现在这社会,大家都争相结交有权的、有钱的,就是你能打,别人能用得着你,也争相结交你。

    那些大痞子,有社会地位的,人家照样很尊敬,与党工委书记、处局长们经常一起吃饭,看样子,无论官场还是商场都要站在顶端,就是当痞子也得站在顶端,否则人家都瞧不起你。

    岳文摸出电话打给黑八,黑八接得很快,估计他这几天在准备婚礼,肯定没睡着,“文哥,这是我爸我妈的意思,我也实在拗不过!……”

    他一味推脱,岳文烦了,“八哥,你还是不是个男人,不让大灰狼去也行,你们要的嫁妆是我给你老婆出的主意,现在你们把嫁妆还回来!”

    “泼出去的水哪有再收回来的道理,”黑八不干了,“文哥,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你,就别逼我了。”

    “让你媳妇接电话。”

    “她光哭,不接,”黑八的声音了下去,“别了,行吗,还怀着孩子哪。”

    “算了,算了,兄弟,我认命了。”大灰狼一把夺过手机,关掉了,又一口又干了一杯白酒,方秀兰与岳魁仍然陪着。

    “认什么命?”岳文火了,他想站起来,可是站不起来,“明天,你带我去找宋德良,我给他!”

    宋德良是黑八他爸,现在岳文直呼其名了。

    “去吧,”方秀兰很痛快地支持道,“在家你也愁,你们是兄弟,遇到事你不上谁上?!”

    “谢谢婶子,”大灰狼感慨着又喝了一杯白酒,“你的腿?”

    “你们用轮椅推着我。”岳文丝毫不以为意。

    二腚一竖大拇指,“文哥,够兄弟!”他本来岁数比岳文还在,也跟着叫起了文哥。

    “我还有理由活在这个肮脏而又绚烂的世上,就是因为还有一帮兄弟,喝!”岳文也来了情绪。

    “兄弟,听你也出了点问题?”大灰狼的眼睛有些迷离,舌头也大了。

    “我,呵呵,喝酒!”岳文笑道,却不愿意在父母跟前提起这个话题。

    方秀兰和岳魁还不知道,两人继续沉浸在大灰狼的话题中,“这个人,还是局长,一点没有水平,人腿瘸了没事,可是心要瘸了,就真没治了,……哎,你没结婚作什么媒人?结过婚才能当媒人,要不自己的事容易黄喽!”

    “老辈子法,我就不信……”岳文与大灰狼一碰杯,一饮而尽。

    …………………………………

    …………………………………

    开发区粮食局,宋德良办公室。

    岳文稳稳地坐在轮椅上进了门,宋德良看他一眼,“岳,你等一会儿。”

    他仍不紧不慢地跟粮食局两个科长交代着工作,岳文笑笑也没话。

    要搁以前,呵呵,现在什么也不用了,人家尊敬你,看的是你是工委书记的秘书、督查处副主任,现在你就是发改委一副科级干部,相当于副科长,一个处局长当然不放在眼里。

    能让他进门,恐怕还是看在儿子黑八的脸面。

    “岳主任,您喝水。”

    他正想着,刚才带他进门的粮食局办公室的伙子给他倒了一杯水,“给您放这边的茶几上行吗?”

    “可以,”岳文一愣,不由仔细打量了伙子几眼,“谢谢。”

    伙子一知,点点头走了出去。

    这个伙子岳文不认识他,但他现在挺感动,刚才自他他进了粮食局的门,迎面就碰到一个副局长,可是那人走碰头了却把头扭到一边,话都不跟他一句。

    他暗暗记住了这个伙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