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1章 患难见真情
    罗宏民、郑权、廖湘汀中午饭也没吃,联系大秘罗炳辉时,罗炳辉好似未卜先知,“徐书记中午先吃饭,下午再。”

    “你吃了没有,没吃一块吃点,我给古秘书长打个电话。”这些秘书吃饭就没有正常点,这一点,罗宏民是知道的,并且,罗炳辉经常连续几个月吃住在省委办公厅,在省委的口碑很好。

    “我正在吃,”罗炳辉笑道,“徐书记让我转告您,先吃饭,下午再。”

    大秘的回答永远是滴水不漏,但一句话了两遍,那就是他个人的表达了,似乎在传达着什么信息。

    罗宏民与郑权都在考虑,省委书记徐文贤好象并不是……特别生气,又好象此事并不放在心上,对啊,这事对于一省的书记来太了,只不过是个插曲而已。

    可是,这个插曲会改变许多人的命运轨迹。

    “找国华省长吧,直接打秘书长电话。”罗宏民的秘书很快把电话拨了出去。

    “走,国华省长中午不休息,让我们到办公室。”罗宏民回头看看廖湘汀,在一省之长面前,厅级干部太多了,不要还是一个开发区的正厅级,“要见你,事情就还有转机。”

    ………………………………

    “吧。”李国华省长的脸色却不太好看,罗宏民与郑权都看看廖湘汀,嗯,就象家长看着犯了错的孩子一样。

    “省长,这事我有责任,”廖湘汀上来就把责任揽到自己身上,“罗书记与郑市长均不知情,……我们也是头脑发热,但绝不是监控省委家属院,我们没有这个胆量,只是在昌威的车辆上,想及时知道一些情况。”

    “一句头脑发热不过去吧,当时发热,以后发热,就今天才清醒吗?”省政府秘书长笑道,同时看看罗宏民与郑权。

    李国华却紧盯着廖湘汀不话。

    “对,我们存在侥幸心理,”廖湘汀明白,省政府秘书长的话好似在责怪,却又好象在帮着他们圆场,“但,省长,核电的争取我们做了大量工作,希望省委、省政府看到我们的工作,不要因为我个人让整个秦湾市委、市政府的努力受到影响……”

    李国华又看看坐在一旁的罗宏民与郑权,还是不话。

    放在沙发一侧的皮包突然“嗡嗡”响了起来,是他的手机,可是廖湘汀却不敢接,在李国华的注视下,他感觉浑身上下如坐针毡。

    手机好象不知疲倦,在一阵“嗡嗡”声结束后又响了起来,估计对方知道上午的会议已经结束,却不知道他在省长办公室,不方便接听。

    “你先回去吧。”李国华终于开口了,却不再看廖湘汀。

    廖湘汀看看罗宏民与郑权,二人都示意他先行离开。

    踏着厚厚的地毯,走在省政府的走廊上,廖湘汀这才拿出手机打了回去。

    电话那边马上传来蒋胜的声间,还夹杂着乱糟糟的喊声、哭声,廖湘汀心里一沉,“怎么回事?”

    “廖书记,岳文出车祸了。”蒋胜的声音很大,一会儿听筒里又静下来,估计他是寻了一僻静处。

    “怎么——回事?我刚打过电话!”廖湘汀感觉自己的眼皮子跳了一下,“人呢?人怎么样了?”

    “在医院,正在抢救。”

    “伤得严重吗?”听到抢救这两个字,廖湘汀心里“咯噔”一下。

    “急诊大夫正在检查,”蒋胜是第一时间接到蒋晓云的通知,赶到了医院,“好,我会的,您放心,廖书记,岳文昏迷前念叨了一句话,让告诉您……”

    “什么话?他惦记什么?……”

    廖湘汀的喉头一阵发紧,眼中又是一阵酸楚。

    ………………………………………

    ………………………………………

    特么地!

    岳文感觉,大货车没有丝毫犹豫就冲向了自己的警车,他的耳边能清楚地听到蒋晓云的尖叫。

    很多车祸幸存者都能回忆起车祸前几秒他们干了什么,而岳文却完全不记得了。

    当他睁开眼睛时,车子已经冲向了路边的沙土里。

    他睁开眼睛呼吸的第一口空气,混合着橡胶、鲜血、汽油及水泥的味道,他想,这可能就是死亡的味道。

    后来他才知道,那辆大货车装满了水泥。

    他闭上双眼,不是不想睁开,而是太困,很想睡觉,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又睁开了眼睛,才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

    车子向左边侧翻,他的双脚被卡在变型的车头里,身体由于绑着安全带,悬在了半空中,鼻子上却湿湿冷冷的,他伸手一摸,头顶上两道口子,放眼前一瞧,满手是血。

    这时,耳边又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呼喊,他听出来了,这是蒋晓云的声音……

    迷糊中,他用双手开始触摸自己的身体,试图检查身体有哪些部位受到损伤。当他的右手摸到大腿的时候,感觉到了异样的凸起,再用力抚摸了一下,大脑迟疑地给出了答案——左腿大腿骨断了。

    接着,他就完全陷入昏迷了。

    再睁开眼睛时,眼前晃动的满是白色的大褂,鼻子里是那种呛人的医院来苏水的味道,他很想找寻蒋晓云,或者问问蒋晓云,看她怎么样了,他只觉着嘴里了几个字,却没有人应,模模糊糊中,他又睡了过去。

    ………………………………

    一石激起千层浪。

    区里只要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哪个不认识岳文。

    区工委书记的大秘,出了车祸,车上坐着的,是区管委常务副主任的千金,这个消息,从医院、从工委办到各处局,再到各街道,飞快地传播着。

    “晓云!”

    第一个赶来的是阮成钢,他只穿着宾馆那种拖鞋,估计是中午吃完饭后在作理疗,听到消息,鞋都顾不得换就跑了过来。

    蒋晓云就守在救护室门口,关键时刻,岳文调转了车头,她并无大碍,只是受了皮外伤,医生让她去休息,她也不听。

    “阮队!”

    蒋晓云象见到主心骨一样,终于再也忍不住,眼泪“扑簌扑簌”地往下掉。

    这是一个坚强的女孩子,是阮成钢看着成长起来的年轻刑警,她的心理素质不是常人可比的,可见她现在的精神状态,阮成钢往救护室瞅了一眼,不由一阵感动。

    “慢慢,”阮成钢一摸口袋,烟斗也落到宾馆里了,“你开车还是岳文开车?”

    “是岳文开车。”蒋晓云又是一阵心疼,是他,把生的希望留给了她,而把死亡,留给了自己!

    走廊上,人来人往,许多人赶了过来,蒋胜也赶到了,蒋晓云抹把泪,拉着阮成钢走到一边,“阮队,我怀疑,这场车货,是人为,不是意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