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0章 势与局
    警车一路风驰电掣,岳文的车速很快,快得连蒋晓云几次喊他慢下来,虽然她开车比他还猛。

    “你吧,”蒋晓云主动道,她拧开一瓶矿泉水,送到岳文嘴边。

    “我,呵呵,老衲本是津门一闲人,随父落到山海扎了根。”岳文自认为有相声的天赋,如果不考选调生,不定参加个德云社什么,那就没岳云鹏什么事了。

    “呵呵,还挺押韵,”蒋晓云笑道,舒服放松地倚在座椅上,不知为什么,听着岳文胡侃,比听郭德纲的相声还让她乐。

    “我妈是村里的书记,我跟你一样,也是个官二代。”

    “什么呢,谁是官二代?”蒋晓云微微翘翘嘴,一幅不满的样子。

    “我爸在镇政府里,就是管乡村建设的,一辈子连个副科级也没混上,”岳文侧头看看蒋晓云,相对于副厅级的蒋胜,自己的父亲虽然仕途上不成功,但作父亲是成功的,自己这个性格其实最随父亲。

    “大学嘛,四年浑浑噩噩地就过来了,毕业后就分配到开发区,后来到芙蓉街道,糊里糊涂到了金鸡岭,又糊里糊涂地进了工委办,一直到现在。”

    “相比于我的同学,我算好的了,我有个同学叫郑秋冬,现在还在开职介所搞传销呢,听前几天让自己的女朋友给送进监狱了……”

    他正着,电话又响起来,蒋晓云有心,从沈南上高速到现在,他的电话共响了十七次。

    电话是开发区宣传部副部长兼外宣办主任秦高峰打来的,他打算直接跟廖湘汀汇报这次网络事件处理的结果。

    “廖书记在开会,散会啊……估计得十二点以后了。”岳文想也想,就直接拒绝了秦高峰,他对秦高峰没有好印象,这种做点工作就想在领导跟前表功的人,不值一哂。

    “记者就是点火的,宣传工作就是灭火的。”蒋晓云笑道,今天她的兴致很高,也很愿意话,不象以前惜字如金。

    “这不恰当,”岳文道,“宣传部负责一个地方的舆论导向,怎么才能更有利于促进这个地方的经济社会发展,其实,任何部门都有问题,上级发现也是一把火,不能仅仅因为记者来报道,就是他们在点火。”

    蒋晓云转过头看着他,听着他的长篇大论,眼光很灼热,弄得岳文嘴里更干,只好不断喝水,当岳文后来看到奶茶妹妹看东哥时,嗯,蒋晓云就是那个眼神。

    “现在记者监督的内容百分之九十都是县以下,这种情形下,和媒体的沟通就显得尤为重要,以前曾有回应舆情的‘黄金72时’,我看现在过夜就不合格了,因为第二天后续报道又会出来,之后怎么辟谣都挽不回来了,所以我认为,回应速度低于2时为优,2到4时为良,嗯,等核电这事暂告一段落,我就建议廖书记,让宣传部设立《互联网舆情快报》。”

    岳文突然象想了起什么,又把电话回拨给秦高峰,“秦部长,你们光打电话人家论坛上也不定撤稿,还得想法争取引导舆论,我建议啊,设立网评员,每个部门、每个街道设专职网评员,按ip考核,这次就可以操作!”

    电话那头的秦高峰声音兴奋起来,“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呢。”

    你光想着表功献媚去了,岳文暗自腹诽道,口里却笑道,“电话你们该怎么打怎么打,一定要把我们对核电站的声音通过网评员发出声来。”

    “岳主任,你这是撒豆成兵,什么也不用了,回来请你吃饭,别拒绝我,你想想,你都回了我多少次了……”

    岳文苦笑着放下电话,蒋晓云道,“你比那个秦高峰强多了,你干个宣传部副部长绝对有富余,秦高峰就会装腔作势,没有真本事,在党校给我们上课,不是吹这个党工委书记请他吃饭,就是吹那个党工委书记请他喝酒,净讲虚的,不来实的。”

    起党校,两人都有些沉默,岳文写情书的桥段现在还在一些年轻公务员中流传,传来传去,就成了传奇了。

    还是岳文又打破了沉默,他掏出手机来,“前方光堵截了,这仗打得太被动,我还得抄他后路,杀他屁股。”

    抄谁后路,杀谁屁股,蒋晓云对这些粗话已经免疫了,可是她很自觉,不该问的绝不多问一句。

    “黑八这子,山中无老虎,猴子大罢工,出了工委大院的门就是自己的店,准在那里忙活,喂,让你弄的材料弄好了吗?”

    “领导,你放一百个心,你交办的事,我什么时候还打过马虎眼。”电话那边,黑八兴致颇高,喜气洋洋。

    “是你自己弄的吗?是建设局给弄的吧?”岳文却不上他的当,“我琢磨着,交城不给办,秦湾不给办,省里我自动略过,嗯,你直接联系……对,对,我把名字和联系电话写到我办公桌上,你,现在就去,对,马上发,今天上午发不出去,把你打发回芙蓉街道去……呵呵,他不是揪我的辫子吗?不是有副省长出面吗?不是弄什么网上论坛来操控舆论吗?好,这下我让他当裤子去,非从他身上割块肉下来,让他知道烧香引鬼,鬼没来,神来了!”

    蒋晓云默默地听着他跟黑八话,这人哪,哪象个两办秘书哟,倒象是个街道干部!

    “哎,萍怀孕了,店里我走不开,再,我大舅子在这呢。”黑八在那头不乐意了,上班时间出来忙自己的事,好象天经地义似的,工作,倒成了副业,“正在商量婚礼的事呢!”

    大舅子,岳文对这个称呼有些陌生,愣了愣神,终于想起来了,大舅子就是大灰狼。

    “你出差了吗?”黑八的电话被大灰狼接了过去,“传么时候回来,给你接风。”大灰狼的情绪明显不高,岳文揣度着,妹妹出嫁,是不是哥哥也伤心啊,就象将来,如果自己的妹妹岳文出嫁,自己这个做哥哥的会不会也难受啊?

    “还有半个时下高速,”岳文笑道,“开了一上午的车,还真饿了,你现在就可以点菜了,我再带一名美女啊!”

    “黑八他爸同意他与郎建萍……?”蒋晓云还是有些不确定。

    “同意了,”岳文笑道,“挨了一耳光,受了几脚,……不过,郎建萍要模样有模样,要个头有个头,如果不是从没了爹妈,渴望安全稳定的生活,又有一个那样的哥哥,她,还不一定看得上黑八呢。”

    “不是不一定,是肯定看不上。”蒋晓云笑道。

    “这人哪,上半生,不好,下半生呢,不好,”岳文喊叹道,“人世变幻,苍海桑田……”

    车子慢慢驶下高速公路,岳文看看蒋晓云,“这个时间,我想去琅琊街道看看,你饿不饿?”他是怕琅琊街道有情况,毕竟亲自看过,也好向廖湘汀汇款。

    街道这些干部,谎话连篇,撒谎是家常“便”饭。

    蒋晓云自然没有反对,警车向琅琊街道驶去,岳文的手机却又响起来,他看看手机,却立马接听起来,但脸上的表情却越来越沉重,车子也渐渐慢了下来。

    蒋晓云耳尖,依稀听得“门卫,告发”几个字,却也不知就里。

    岳文的脸色很凝重,半晌却突然笑了,“还真是上半生不好,下半生不好,呵呵,我这下半生还得我作主……”

    “有车!”蒋晓云突然大叫起来。

    岳文猛地发现侧边的路上,斜次里,突然窜出一辆大货车,疯狂地驶了过来,岳文本能保护自己向左猛打方向,可是他马上又把方向向右打回……

    “跟廖书记,唐总……”他大喊道。

    “砰——”

    一声巨响之后,是死一般的沉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