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9章 责任,我来担
    廖湘汀迟疑着站了起来,腿却似千斤重,自打踏入工作岗位以来,这还是从未有过的事情。

    罗宏民朝他一招手,他不由自主地朝前面走去,李国华省长却站起来,恨铁不成钢地看看他,在省政府秘书长等人的陪同下走出会议室。

    “怎么回事?”罗宏民的声音里是掩饰与压制不住的恼怒,眼看就要大功告成,关键时刻,自己人却自毁长城了。

    郑权看看廖湘汀,却不言语。

    廖湘汀早已准备好辞,他镇定地接过罗宏民手里的材料,大体扫视了一眼,马上辩驳道,“我们没有监视省委家属院!”

    “那机关事务管理局这份材料是假的?”罗宏民盯他一眼。

    “我们只是对昌威的车辆感兴趣,”廖湘汀斟酌着语句道,“并没有其它的行为。”

    “糊涂!”罗宏民轻轻一拍桌子,“光这个行为就够了,谁都到省委家属院来,谁都去盯着别的地市的车辆,不乱套了吗?……这是哪里,这里是省委家属院,不是你的开发区,这个罪名可以无限大!”

    省委家属字,罗宏民自己虽然不住在里面,但省里许多老干部和现任地厅级领导有的还住里面,就怕引起连锁反应,到时秦湾开发区是百口莫辩!

    “本来距离成功还有一步之遥,就等徐书记当场宣布了,怎么回事?怎么犯这样的错误?”郑权道。

    “这个问题如果无限上纲上线的话,你,调离都是轻的,弄不好要免职!”罗宏民严厉地看看廖湘汀,平时两人私人感情很好,但此时罗宏民是真动了怒气,“辛辛苦苦二十年,好不容易到现在的位置,从头再来容易吗?”会议室里只剩下秦湾三位领导,他的声音大了起来。

    “你那个秘书一直负责与这个门卫联系,这事你知道吗?”郑权翻看着手里的材料,却突然抬起头来。

    罗宏民看看郑权,又看看廖湘汀,转过脸去。

    廖湘汀猛然也抬起头,机关工作多年,他听得懂郑市长的意思,那是要丢卒保车了,丢岳文这个卒子,保他这个车,保秦湾的桃花岛核电站。

    果然,郑权道,“下面的事,你不一定知道,他个人作的业就应当由个人来承担,不能让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粥,门卫已经控制起来,他估计也得交代问题……”

    交代问题,得比较含蓄,现在,谁也不好等待岳文的是什么,如果他来顶这个责任的话,省里领导的态度直接决定他的生死!

    郑权看看会议室里的时钟,“现在快一点了,下午两点半开会,我们还有不到两个时的时间,一定要找徐书记和国华省长解释清楚!”

    廖湘汀却看看不言声的罗宏民,心里作着痛苦而激烈的交锋。

    一面是自己的官职,如果人到中年,一切再从头开始,从零开始,那他鲜花与掌声将远离他,讥讽与议论将伴随他,他也曾看到过因过免职的同事,上的火,遭的罪,整天徘徊在痛苦与崩溃的边缘,况且,人到中年,他背后还有家庭,还有自己未完成的事业,他。输不起!!!

    而另一面,是岳文,是自己最看好的年轻干部,如果按照郑市长的意思,开除是板上钉钉了,这还是轻的,如果昌威紧追不放,弄不好要追究刑事责任!

    “郑市长,这事,我知道。”不容他多想,郑权已经掏出手机,廖湘汀急忙争辩道。

    罗宏民没有转过身子,却仍看着墙上的那幅《雄襟万里河山》。

    无论是作人、作事还是作官,都是需要胸襟的!

    “你也是现在才知道的,”郑权不相信似地看看廖湘汀,“以前不知道。”

    “不,我以前就知道,岳,他是我的秘书,他的所作所为都跟我汇报过,我不推诿,也不扯皮,这个责任,我来担!”廖湘汀道,这个决定很艰难,也很痛苦。

    “湘汀,”郑权叹口气,努力压制自己的火气,“全市、全区努力了二十年,这心血与汗水不能一朝化为乌有,……我们秦湾的发展,核电站不可或缺,开发区要想在全国开发区中争先进位,不能离开电力,现在别核电了,全身而退都不可能,我与罗书记也得作检查,这都是面子上的事,关键是核电!!”

    “郑市长,我们不是监视省委家属院,这是两个性质。”廖湘汀坚持道,“我相信得清楚。”

    “清楚就晚了!”一直沉默的罗宏民一下从座位上站起来,“这有什么区别?一个性质!……这件事,湘汀你有责任,但现在先往后放放,看怎么把这件事的影响降到最低。”他又看看同样沉着脸的郑权。

    郑权道,“是得把话清楚,得下午上会之前清楚。”他考虑道,“徐书记中午要休息,我们先找国华省长,再去找徐书记。”

    罗宏民点点头,一句话没,带头离开会议室。

    可是到了大厅里,遇到省委省政府的熟人,罗宏民与郑权又是变了一幅模样,仿佛一切不曾发生,仿佛一切尽在掌握。

    待上了车,脸上的表情都沉重下来,廖湘汀眉头紧皱,却突然省悟过来。

    ***过,世上一切事物都是相互联系的。

    恐怕今天机关事务管理局出手,始作俑者是昌威,但背后那个真正的始作俑者,恐怕仍是……

    廖湘汀还是不敢确定,二者怎么能走到一块,他们怎么知道门卫的事。

    但有一点他现在敢肯定,前面岳文那点事不过是障眼法,目的呢,是让你放松警惕。

    韩省长支持昌威,也是在开发区预料之中,开发区想好应对之策,对方肯定也猜得出,甚至,今天网络上的事,也是障眼法,但这致命一剑,却在最恰当的时候送出——

    一剑封喉!

    “机关事务管理局早不出面晚不出面,偏在那个时候出面,让我们一点办法都没有,”冷静下来,郑权也看出了端倪,“早了我们还可以反应,还可以应对,晚了他们拿出这事也没用,可偏偏在即将成功的时候……”

    郑权看看廖湘汀,罗宏民把话接过去,“这事,事后再调查。”

    廖湘汀心中突然涌出一股巨大的悔意:

    这个伙子,胆子太大了,也不按常理出牌,自己是不是对他太惯纵,但他又硬不下心来,因为这人从工作开始就是他一手栽培起来的。

    现在怎么办,他下意识地想掏手机,可是手机很沉。

    他记得年轻时看过的一本《马可?波罗》,里面有句话现在他依然记得很清楚——

    大元帝国遭遇到开国以来最大的危机!

    而核电站与岳文的命运,就在这短短两时之内了,两个时之后,命运或将不由控制,走向深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