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8章 山海省的水门事件
    “是先斩后奏!”

    根本不用罗宏民回答,廖湘汀就主动把话接了过去,“省里决定将桃花岛核电站列为山海重点工程预备项目,我们四通一平工程立项和初步设计就开始了,这为的是省里乃至国家正式批准该项目立项,创造有利的条件……”

    “你们这是想在前面,也干在前面。”省发改委主任周长缨插话道。

    其他省委领导和地市领导话的却很少,因为大家都知道,这样先斩后奏、手续不全就开工的现象太普遍了,几乎每个省、每个市、每个县都有。

    李国华笑道,“如果省里不推你们开发区呢,你们不是白干了吗?”他的语气很轻松了,在罗宏民与廖湘汀听来,倒象是开玩笑似地调侃。

    “我们相信我们会赢得省里的支持!”廖湘汀沉稳道,“以当前的能源发展态势,就是现在不推我们,那以后我们也有机会,这是我们的决心,就是桃花岛建不成核电站,将来还可以搞旅游开发,我们的工作不是做无用功!”

    李国华笑着看看徐文贤,“我的意见不用了。”

    徐文贤始终保持着矜持,至此脸上却也放松下来,他环视了一圈会议室,刚才还在附耳交谈的省领导们一个个都安静下来,拿起笔来,等待省委一把手作最后的指示。

    “我不赞成秦湾开发区这种做法,但秦湾开发区配得上这四个字——实干先行。”

    只这一句话,在场的人都知道,大局已定!

    林荫一颗高悬的心也放了下来,她看看罗宏民,郑权、廖湘汀,都是喜形于色,可以这么,二十几年的等待,今天终见分晓,秦湾经济技术开发区在省里笑到了最后!

    可是,他再看范盛文,脸上却是一幅高深莫测的表情,不服气?不甘心?不情愿?……

    林荫无暇再考虑其它,专心听省委书记徐文贤作最后的讲话,她抬腕一看手表,已经接近中午十二点了,嗯,虽然有波折,但还挺顺利的!

    “中国有句话,叫人勤地不懒,”徐文贤的脸上终于有了笑容,他打着手势,面对着一众省领导开始作最后的讲话,“要想有个好收成,就得早谋划早打算。”

    “秦湾下手是早的,从二十多年前就开始谋划,想了二十多年,也干了二十多年,核电的意识早已深深扎根在人民群众心中,所以村庄整体搬迁才会这么顺利,群众没有一句怨言,自发支持。”

    会议室里很安静,徐文贤兴致很高,他伸出两根手指头,“在今年的两会上,秦湾就开始预热,给省领导灌输核电思想,灌输核电非秦湾莫属的论断,呵呵,我是深受影响啊。”

    他这一笑,会议室里的领导也笑了起来,确实,秦湾开发区在两会上的表现是最抢眼的。

    “秦湾开发区的主任……对,谭文正,”省长李国华声提醒道,徐文贤的脸色有些暗淡,“多好的一个干部,得了癌症,别的人早被打趴下了,他还在为核电呼喊奔波,有这样的干部,什么事干不成?”他双手一按桌子,显得很激动。

    “我要问一句,你们县有这样的干部吗?心里有发展,眼中有项目,哪个县有?”徐文贤看看大家,“骆书记得好,处理群众的求访,开发区最快,这就是干部素质与能力,应对突发事件的能力,做群众工作的能力,……秦湾开发区这几个月当中,发改委也没少跑吧,我听,有个年轻的干部一个周跑一次发改委,……跑项目,跑项目,项目是跑下来的,不是你坐在家里,天上掉馅饼砸到你头上的!”

    这样的细节,省委书记怎么会知道?林荫看看周长缨,却正在认真记录着徐文贤的讲话,嗯,怪不得岳文得那样笃定,原来是有大招,用骆旻来压韩作工,用提前干来压乐安市,这两招用完,大局基本已定。

    她不由地抬手看看手表,已经十二点多了,可是徐文贤谈兴正浓,没有人跟他示表,也没有人敢去打断他。

    她下意识地又看看这三个地市的市委书记。

    云海市委书记年廷江头发已经灰黑,眨巴着两只眼睛,好象很茫然的样子。

    荣阳市委书记宋远方一脸庄重,典型的开会时的表情,看不出任何异样。

    省委常委、秦湾市委书记罗宏民认真地看着徐文贤,不时在本子上记录着,嗯,这是胜利者的表情。

    而昌威市委书记范盛文的表情,却是有些耐人寻味,再看乐安市委书记和市长,这表情好象套娃,如出一辙,林荫摇摇头,这是什么意思,饶是她在省直机关多年,对人心人性也有一定把握,可就是猜不透昌威这一众人什么意思。

    “现在就派人去粤东的阳江,我赞成,非常赞成,这是什么,这是用心在考虑工作,想到前面,走到前面,……”

    会议室的门,没有预料的突然开了。

    大家的目光不由地都抬了起来,徐文贤与李国华也都转过头来,进来的人林荫认识,是机关事务管理局的张局长。

    大秘罗炳辉早站了起来,迎了上去,接过了张局长手里的一份材料,张局长低声了几句,就在后排椅子上轻轻坐了下来。

    罗炳辉的态度有些犹豫,但他想了想,还是走到了徐文贤身边,在徐文贤耳边低声了几句。

    徐文贤蓦地抬起头来,一众省领导个个目瞪口呆,因为,他们发现,刚才脸上春光明媚的徐文贤转眼间阴云密布了。

    他接过罗炳辉手里的材料,快速浏览着,第一页还没看完,接着就翻到第二页,第三页……

    李国华很冷静,也不看罗炳辉,倒是徐文贤,匆匆看完材料后就递给了李国华,但脸上却已是慢慢平静下来。

    李国华的眉头却紧皱起来,他好象觉着有些不可思议,他看看罗宏民,又看看廖湘汀,轻轻摇了摇头。

    廖湘汀的心却不断在下沉,当他看到机关事务管理局局长进来时,就知道,那件事,可能被人发现了。

    虽然当时他也认为不妥,但,……唉,现在什么都晚了,他看看罗宏民和郑权,两人也在看他,似乎在询问他,发生了什么?

    但,此时哪是话的时候?

    会议室里的人都是经历宦海,一个个都知道肯定有事发生,但就是不知道是什么事。

    “好,上午的会先开到这儿,散会。”徐文贤站起来,古越与罗炳辉跟在后面,先行出了会议室。

    李国华却看看罗宏民,罗宏民赶紧来到李国华跟前,在一众省领导纷纷往外走时,李国华把手里的材料递给了罗宏民,郑权也凑了过来。

    罗宏民一看,头都大了,话也不知什么好了。

    材料的题目很简单,就一行字——

    《关于秦湾开发区买通门卫监视省委家属院的调查报告》

    这,是山海省的水门事件了,罗宏民眼睛一闭,低下了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