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6章 且行且珍惜
    让青春吹动了你的长发,让它牵引你的梦。

    丝丝秀发随风掠过蒋晓云白皙的脸,英姿飒爽中更平添几分妩媚。

    “蒋老师,来得挺快啊。”岳文拉开车门上车,这是一辆警用suv,不知为何,车里仅蒋晓云一人。

    “呵呵,可不敢当,以后你别叫我老师了,现在还枪枪脱靶,真不知你那晚上那个十环是怎么打出来的,以后别你是我徒弟啊……”

    起那个令人难以忘怀的月圆之夜,蒋晓云不由转头看看那张有些黝黑的脸,去年在辛河的工地上跑了一年,让太阳晒得今年还没变过颜色来。

    岳文上了车嘴就闲不住,天南地北人文掌故好象没有他不明白的,这张嘴啊,能把死人活了,蒋晓云专心开车,嘴角却绽开了微笑,在这个远离开发区的省城,两人心情都很放松。

    她并不是专为岳文而来,省厅在警察学院举办派出所长和指导员培训班,她是专门过来培训的。

    春风吹拂,惠风和畅,岳文的心境也如春日般温暖、舒畅,他随手按开了音响,《英雄的黎明》那雄浑沉郁的曲调就在这个春天响起,不过,却与当前的氛围不太协调。

    “呵,晓云,你也爱听这首曲子?”

    蒋晓云心里一动,脸有些红,却实话实道,“黑八告诉我的,廖书记最喜欢听《夜深沉》,你最喜欢听《英雄的黎明》。”

    岳文扭头看看她,却只看到春日的阳光下白皙的一片脖颈,就象白天鹅一样,优雅而修长,他心里怦然一动,嘴上地调笑道,“唉,其实我上高中时最喜欢听张雨生的歌,张雨生没了,上大学时最喜欢听beyond,黄家驹没了,现在只好听纯音乐了。”

    蒋晓云看看他,“扑哧”笑了。

    岳文心里又是一动,可是脸上却正色道,“不过,自从遇见你,”他故意一停顿,引得蒋晓云好奇地看看他,“自从遇见你,我最喜欢听的就是《彩云追月》。”

    “《彩云追月》?”蒋晓云不解道,但马上醒悟过来,微微嗔道,“彩云追岳,你,做梦去吧!再耍贫跟,让你下车,你信不信?”

    “信,信,信,蒋指导员威震芙蓉镇,我是知道的,”岳文忙作告饶状,“唉,谁让咱没有专车呢。”

    五万块钱,他一分不少地还了,但是那辆猎豹车,廖湘汀也不让他开了,如果用车,让他老老实实地用工委办的车,不过,在工委办里,副秘书长都没有专车,太不方便了!

    但这些事,他不想对蒋晓云提。

    不得不,脱下警装的蒋晓云更耐看,车子慢慢在沈南的通衢上徜徉,但沈南的道路很拥堵,跟秦湾一样,这样的城市,如果开手动档的车,一直踩离合,脚会酸得不行。

    “我来开吧。”岳文笑道,蒋晓云也不拒绝,二人交换了位置,蒋晓云道,“你昨天刚到今天就要走啊?”

    岳文知道蒋晓云培训,昨晚还去警察学院看她,约定今天上午到棋盘街去玩,在这里全国各地的吃都能吃得到。

    “家里有事,在这个节骨眼上可不能出事,廖书记不放心,就让我亲自回去‘坐阵’,”岳文笑道,故意抬高自己,“我不回去,心里也放不下。”

    蒋晓云笑着看看他道,“今天核电就能定下来吗?”

    “能,”岳文笑着掏出手机,“我得给阎挺打电话,让这子准备好鞭炮,别到时候电话一打回去,什么也来不及准备,嗯,你放心,胜利一定是属于我们的。”

    “对了,阎挺你熟不熟,很精明一个人,典型混官场的,原来也在督查处……你还没吃早饭吧?”

    蒋晓云有些不好意思,“晚上不是审案就是出警,习惯晚起了,哎,你往那开,从那边上高速!”

    “我们到棋盘街去逛一会,就是消息上了论坛和贴吧,多大点事,又不是求访,”岳文笑道,“家里有杨部长,我就是一个上传下达的角色,再这也不是工委的责任,处理好了,我一点功劳没有,处理不好,还要沾身上些不是,我不急着回去。”

    蒋晓云看看他,又笑了。

    在岳文的印象中,就是那晚蒋晓云过生日,笑的次数都没有今天多,“你这个人,怎么又笑了?”

    “他们都,”蒋晓云欲言又止。

    “什么?”

    “你在泥地上打三个滚,白衬衣不沾一点泥。”

    “啥意思?”

    “就是太精明,不沾一点是非,不犯一点错。”

    “特么地,这话这味道,怎么这么象阮老二的话!”

    “我听刘媛媛,你把宝宝打发到粤东了?”

    “媛媛有怨言吗?”

    “反正没你一句好话,”蒋晓云想想刘媛媛那些话来又想笑,但又忍住了,“你好象把媛媛也得罪了。”

    “得罪了就得罪了,不过,这次,嗯,有门。”

    “什么有门?”蒋晓云的笑却忍不住从两颊流出,在脸上荡漾。

    “两人离着太近,反而不好,距离产生美,否则宝宝根本追不上刘媛媛,我看出来了,媛媛这孩子有同情心,有了距离有了同情,这样反而能激化出两人的感情来。”

    “孩子?”蒋晓云又笑了,“你叫谁孩子?”

    她对岳文的心思,大家都看得明白,昨天中午她与刘媛媛通了两个时的电话,在电话里,刘媛媛极力不同意她与岳文来往,言辞激烈,从没有过。

    唉,且行且珍惜吧,他这么八面玲珑的人,就是自己不,肯定也知道自己的意思,走一步看一步吧。

    ……

    上午的棋盘街上,并不象晚上那样拥挤,这时节许多店铺才刚开门。

    岳文去买了蟹黄包,一杯奶茶和糖炒栗子,赶紧跑了回来,“中西合璧,趁热吃,这,留着路上吃。”

    蒋晓云不作声地接了过来,心里却有些感动,倒不是东西多贵,而是这份细心,女孩子最喜欢细心体贴的男人,她虽是刑警,但也不例外。

    她低头喝了一口奶茶,丝丝顺滑,香甜浓软,她不由抬头看看这个坐在旁边的男人,岳文无意一扭头,却正碰上蒋晓云的目光,心里一跳,赶紧转过头去。

    这个世上最无法掩饰的就是爱一个人的眼神,喜欢一个人的时候,望着他眼睛里是会有光的,你能从她的眼里看到浩瀚星辰,能看到那一股浓浓的化不开的深情……

    “喂,你好杨部长。”岳文正不知该什么,恰巧宣传部杨部长的电话打了进来,估计省委常委会现场屏蔽手机信号,廖湘汀的电话打不通,只能打给他。

    蒋晓云低下头去,静静喝着手里滚烫的奶茶。

    “这有用吗?”岳文放下手里的电话,看看蒋晓云,蒋晓云又抬起头来,“从两办和政法委、纪工委都抽调了伙子,挨个网站打电话,让人家把这信息撤下来,这得多长时间啊?!如果影响到沈南这边,黄花菜都凉了。”

    ………………………………

    ………………………………

    省委会议室的气氛更加沉闷,

    大家的目光都投到了省委副书记骆旻身上。

    一年前,省委调整时,他从粤东省委常委、鹏城市委书记任上来到山海省任省委副书记,这是一个不苟言笑的人,大家的目光都投射到他身上。

    林荫发现,罗宏民的目光也在看向骆旻,她相信,当前的形势下,罗宏民也是着急的。

    如果骆旻支持昌威,那核电花落昌威几乎是没有悬念了,除非省委书记徐文贤极力反对,但这样也要很大冒政治风险的。

    骆旻不急不躁地喝了口水,终于开口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