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5章 手心手背都是肉
    从去年开始,沈南在相继完成市委书记、市长的更替后,蓄势待发。秦湾市政府主要领导履新之后,也呈现出万象更新的景象。两座城市并驱争先,以“双核心”带动全省其他城市协同发展。

    这种类似“双头鹰”的城市群战略规划,是省委书记徐文贤就任后确定的,沈南与秦湾两大都市圈,各自被寄予厚望。

    “……而要增强秦湾对相邻城市的辐射带动力,基础设施要先行,要以高速公路为主骨架,完善城市群内部交通网络……电力,在当前大环境下,尤为重要,如果核电站建在秦湾,可以充分保障沿海四个地市的电力供应,……”

    罗宏民这句话只是点到为止,其实在座的领导们也很明白,如果核电站建在昌威,则只能保障昌威与沈南的电力供应,对省会城市圈的其他地市构不成影响。

    并且,罗宏民的发言中隐含了一下步打通沿海城市圈之间交通动脉的想法,这也能最大限度地发挥秦湾的辐射带动作用,让其它三市搭上秦湾飞速发展的列车,这也难怪年廷江和齐鲁辽会喜形于色。

    省委书记徐文贤忍不住打断了下一个要发言的省政法委书记,“宏民的想法,很好,双核带动战略,就是要充分发挥沈南与秦湾的辐射带动作用,在巩固秦湾经济核心的基础上,大力发展省会,我,期望沈南快速崛起,与秦湾形成南北犄角之势,带领周边城市发展……,好,”他抬头看看手表,“休息十分钟。”

    他站了起来,朝罗宏民一招手,罗宏民也站了起来,在座的其他领导则有的喝茶,有的议论,常务副省长韩作工与沈南市委书记也在声交谈,很快,随着徐文贤重新归位,会议重新开始。

    省委政法委书记的发言也不长,篇幅虽短,但支持秦湾开发区的意思很明白,会场上的风向稍稍开始转换。

    沈南市委书记的发言则更直接,他的发言在众人意料之中,那就是无条件支持昌威。

    他发言完毕后,还有五位常委没有发言,分别是省委书记徐文贤,省长李国华,省委副书记骆旻、省纪委书记和常务副省长韩作工。

    韩作工分管省发改委,李国华省长对他也颇为倚重,众所周知,他的发言的分量很重,但他却以一种意料不到的方式开场了。

    “今天省两会在与人大代表座谈的时候,有位代表,家里装了分时开关,我就不明白了,什么叫分时开关?”他看看会场,发现大家也都好奇地看着他,“我就问啊,这是一种控制用电时间的器件,在当前山海省实行分时电价的情况下,这种能自动控制一些家用电器在午夜以后才启动的装置,可以为居民省下不少电费,当然,用这种装置也可以减轻高峰期电网负担,……这活到老还得学到老啊!”

    他这一声自嘲,让刚才有些沉闷的会场立时发出会心的笑声,徐文贤也笑起来。

    “大家笑归笑,可是我知道,从去年开始的电荒、煤荒、油荒……能源的持续紧张让人喘不过气来,我不知道这场电荒还要持续多久,但从目前来看,遥遥无期!”

    “同时,电煤的紧张局面使我们省电力企业感受到了压力。按照我们省的经济发展规划,到2010年,电力供应需要达到5000万千瓦才能不会出现电力短缺,但目前我们省只有3000万千瓦的供电能力。因运输等各种因素又逐渐困难,电力供应缺口越来越大。”

    “大家也知道,我们这里没有水力资源,发展水电的条件不存在。风电倒是可以发展,作为新能源,风力发电“靠天吃饭”,其间歇性和波动性给电网运行调峰带来巨大挑战……我们基本上是火电,而山海又是一个煤炭资源较贫乏的省份……”

    “并且,我们省的电厂主要分布在南部煤炭资源丰富的地区,而整个山海省的负荷中心却是在东部沿海一线,电力分布与负荷分布、电网结构不相适应……”

    林荫有些愣,这不是在为秦湾话吗?可是韩作工下面的话马上打消了她的疑虑。

    “如果在昌威建起核电站,即可有效缓解省会沈南的电力紧张局面,又可兼顾秦湾,我倾向于在昌威建核电站。”

    他的这样直接,又是林荫没有想到的,但这番话的语气,却好象是在给这场争论定调。

    她看看廖湘汀,廖湘汀却在本子上认真地记着,丝毫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我与同全国政协常委、中国核设施研究设计院的陈院长,国际原子能机构原副总干事江兆中都交流过,省内六个地址,到底选哪一个好,他们在比较了四个地市六个候选地址后,也同意我的观点。”

    句不中听的,这就象拉大旗作虎皮了,拉权威来印证自己的观点。

    “还有一点,是我必须要明的,也多次给文贤书记和国华省长汇报过,那就是我们山海省的节能减排任务非常重,沈南的国有企业多,大型国企多,船大不好掉头,如果核电建在昌威,就可以减轻压力,腾出手来关闭一些发电厂,完成今年乃至明年的节能减排的任务……在节能减排上,国家对各省市、自治区都明确下达了减排指标,我们是立下军令状的……”

    韩作工到这里,稍微停顿,朝李国华看看,李国华默默地点点头。

    韩作工继续道,“我也知道,手心手背都是肉,但总要有取舍,沿海靠海,沿海多山,完全可以发展风电,这一点秦湾、云海都占优势,我们要风电,火电,核电一齐发展,在解决电荒上走在前面,山海省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用倒逼机制来改善电力结构……”

    这番话,站在全省的角度上,既照顾当前,又着眼长远,得徐文贤与李国华不住点头。

    韩作工是分管电力与发改委的省领导,而省纪委书记的发言则简单了许多,他的观点也是倾向于昌威,“山海省选址的过程中,许多废弃的地方也比粤东、之江等地选中的地方条件还要好,我建议把昌威作为第一梯队,秦湾、云海和荣阳作为第二梯队,剩下几个地市作为第三梯队,将来,我们不只要有一个核电站,这样也能兼顾长远……”

    这番话得也很在理,徐文贤在本子上也记了下来。

    林荫不禁暗暗摇头,从当前这个形势看,李国华好象也是支持昌威的,那么除非徐文贤力排众议,否则,秦湾,真的大势已去。

    廖湘汀抬起头来,却笑着跟坐在旁边一个领导悄悄了几句,那位领导眼中也满是惋惜。

    但,就象韩作工的那样,手心手背都是肉,总得有取舍!

    ………………………………

    ………………………………

    人世中,看似最偶然的事件中,其实都浸透了宿命的味道。

    一些冥冥中阻止你的,正是为了今天和明天乃至以后的漫长岁月,让真正属于你的,最终属于你。

    有时候,你以为的归宿,其实只是过渡;你以为的过渡,其实就是归宿。

    岳文站在五月的沈南街口,在这座充满了俄式风情和哥特式建筑的城市里,并没有等多久,一辆警车就缓缓地滑到他的身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