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5章 A牌和B牌
    山海省省委会议中心。

    踏着厚厚的地毯,一进门,就可以看到挂在会议室中央的国画——《雄襟万里河山》。

    几个年轻的服务员静静地站在四角,最里面一圈,常委们、副省长及政协主席都已就坐,相邻的领导都在声谈笑着。

    只见三个菇凉拿着饭盆走出来,其中一个肤白貌美大长腿,正朝着其中一个嚷嚷道,“幸亏例假正常,要不,挣的钱都不够买卫生巾的!”

    刚才也谈到这个话题,车内三人立马笑了。

    “我靠,我怎么看着面熟呢,不对啊,在水泥厂里我没碰到过她吧!要不我肯定会有印象的。”岳文也喃喃自语道。

    黑八目光一动不动,半天才长喘一口粗气,“文,我感觉我恋爱了。”

    “噢?”

    “是吗?”

    岳文与宝宝马上相互看看,噗呲,都笑了,这一个肤白貌美大长腿,一个肤黑貌丑罗圈腿,怎么看怎么不搭调,“八哥,梦想可以有,有时有些事情,想想就过去了。”岳文安慰道。

    他刚要推门下车,黑八已是弹了出去,“你好,还记得我吗?”

    岳文惊讶了,宝宝也诧异了,第一次看见宋铁霖同志这么庄重地跟人话,腰杆挺得倍直,顺手还把岳文的公文包拿在了手里,这大背头、黑皮衣,还真有点领导的模样。

    “你——?”那菇凉仔细打量着黑八,先是诧异,接着笑了,可是笑容也掩盖不了她身上那股厉气,正是在加油站遇到的那位菇凉。

    “是我,能认识一下吗,我是街道的社区建设办公室副主任,我姓宋。”

    那菇凉柳眉倒竖,但也笑着把手伸出来,与黑八握在一起。

    “嚯,这也能成?”宝宝倒吸一口凉气,“早知道我就先下去了。”

    “请问您怎么称呼?”

    “姓郎,郎建萍。”那菇凉倒也爽快。

    “郎建辉是你什么人?”跟在后面下车的岳文马上问道,郎晓辉正是大灰狼的本名。

    “那是我哥。”那菇凉警觉地上下打量着岳文,又看看黑八,目光中没有刚才那么友善了。

    呵呵,看来大灰狼经常犯事,来找的人多半是警察吧。

    “嘿,你是狼哥的妹妹啊。”黑八笑了,笑得没心没肺,“我们与狼哥可是太熟了,这拆加油站配合得好着哪……”

    “咳咳咳——”岳文不淡定了,至于嘛?至于看到一个美女,什么事都要出来吗?再下去,可真要漏嘴了。

    “我是岳文。”

    “你就是岳——主任?”郎建萍的表情瞬间亮了,“我可常听我哥提起你,你们是最好的哥们,上次你过来,我正巧到城里的公司结账去了。”

    宝宝看看岳文,又看看黑八,这两人怎么一个德性,见到熟人或中意的人,这话停不下来是怎么着。

    噢,看不出还是水泥厂的财务,这下凑巧了,厂里的事,财务是最知晓的,“那,建萍,王总在家吗?”

    “你问是哪个王总?”

    “王建东。”

    “不在。”

    “哪王总呢?”

    “凤丫头也不在。”

    “噢,”岳文笑了,这称呼有意思,那王凤身上是有凤泼辣劲,“成,那我们先回去了。”

    “文哥,再坐会吧。”看来郎建萍是真心留人,“要不我给凤丫头打个电话。”不叫王总,也不叫王凤,看来两人很熟了。

    “不了,改日,”岳文看看黑八,“改日叫你哥一块出来吃饭,前几天有事幸亏他帮忙。”

    “我们能帮上什么忙,不帮倒忙就不错了,”郎建萍客气着,“那王凤回来,我跟她一声,你们来过厂里。”

    车子慢慢驶出水泥厂,黑八好似犹在恋恋不舍。

    “笛——”

    喇叭突然响起,吓了黑八一大跳,他愠怒地看着岳文,“吓掉魂,你找地方给我再叫回来啊!”

    “好好开你的车吧,给领导开车三心二意,心我开了你。”岳文有些心不在焉,谁也不知道他肚里想什么。

    宝宝笑道,“兄弟,别想了,你们不合适,你也知道她是谁了,大灰狼的妹妹,心啊,这可是头母狼,会咬人的。”

    岳文却突然又来了精神,窃笑道,“宝宝,你可不能这样讲啊,多打击八哥的自信心,我看他俩,嗯,有戏!”

    “真的?”黑八立马高兴了。

    “真的!”岳文立马答应道。

    “why?”宝宝明白岳文惯有的思路,打击一个人之前,一贯先把他吹上天,或是诱到高梁地里,先让他迷失自己,然后再狠狠打击,这样捧得越高跌得越狠,迷糊得越快失望得越大。

    “呵呵,就算一坨屎,也有遇到屎壳郎的那天!”岳文笑着揭开了答案。

    “对啊,她姓郎!”宝宝拍手大笑道。

    “你们俩一结贱人,去‘屎’吧!”黑八咬牙切齿一加油门,宝宝的后脑勺“啪”地一声碰在后面,疼得他捂着脑袋骂开了。

    ………………………………………

    ………………………………………

    廖湘汀到新区来,并没有通知部门和街道,就与秘书长蔡永进、督查考核办主任王晓书一行三人,却是把辛河清淤拆迁的情况尽收眼底。

    他的风格并不象开发区几任领导,到街道来必是乘坐中巴车,车上一群处局一把手与街道一把手作陪,调研完后再个会议进行布置和落实。

    廖湘汀回到区里,督查考核办直接下了情况通报,做了一个不是排名的排名,建设局工地上热火朝天,自然排名第一,是重点表扬对象,四个街道的拆迁工作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因加油站拆迁,芙蓉街道暂排第一,可是清理河里的淤泥一项却排在了最后。

    陈江平看着手里的通报,递给坐在对面的岳文。

    看着他认真看着手中的通报,陈江平心里又是一阵欣慰,嘴角爬上一丝浅笑。

    在加油站拆迁上,陈江平是耍了心眼、用了心思的。

    眼前这个伙子是个牵着不走,打着倒退的主儿,虽然在引水上表现突出,很是积极,但那不排除有年轻气盛的因素,争强好胜的心思,他并不想或者并不十分想投入到辛河的改造中。

    那日蒋胜带队去中国油化分公司协调,用计把聂闯引过来,他也是出于“义愤”,并不是想解决问题。

    面对庞大的企业,强势的领导,如何让他心甘情愿投入其中,成了陈江平那几日辗转反侧难以安眠的难题。

    想来想去还是要让他自己投入进去,上午聂闯闯宫的事也启了他,那干脆就让他再去等候好了,以王瑜亮的个性,上午吃了哑巴亏,肯定不会善罢干休。

    所以,在临走时,他巧妙地“提醒”了武胖子一句,多年办公室主任的武胖子果然领会到是岳文在搞鬼,他是始作俑者,把聂闯召了过来。

    果然,后面就是在走廊上等了五天,什么招都想出来了。

    期间,岳文打电话想回来,他也知道他肯定不会老老实实站在那,是他,让黑八死活拖住岳文,不能走出中国油化的大门……

    加油站拆迁中,他表现出的主观能动性让他刮目相看,但善作主张一条让他很是牙疼,现在领导不都讲究打一巴掌,再给颗甜枣么,他决定,是时候把手举起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