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4章 今天就见分晓
    “岳,来得挺早。”齐鲁辽很随和,“伙子有对象了没有?”

    “有了。”岳文下意识地看看廖湘汀,竟有些不好意思。

    “问你有没有对象,你看你们家廖书记作什么,难不成你找对象还得经过领导同意?”

    他善意地调侃着,廖湘汀也微笑着看着他,他却又是“憨憨”地一笑,可是这一笑,竟惹得齐鲁辽大加赞赏,“岳是个老实人,好,你们聊。”

    远远地,挂着山f牌照的车子就开了过来,齐鲁辽头也不回,开门上车,车子驶出党校,直奔山海省委。

    “钱,都还了?”廖湘汀问道。

    “还了。”岳文象个低眉顺眼的媳妇跟在后面,不时抬眼瞅瞅廖湘汀的表情。

    岳文是那种典型的“月光族”,虽然没有结婚,但是每月的工资基本剩不下来,有时还要葛慧娴给他打钱。

    听廖湘汀要他还掉金鸡岭的分红时,葛慧娴却很大气,丝毫没有心疼,可是两人的钱都在结婚准备上了,手里没有闲钱,还是葛慧娴朝家里要了几万块钱,才填补上这个亏空。

    她知道,相对于岳文的前途,这几万块钱根本算不得什么。

    “别心疼钱,不该拿的坚决不能拿,这钱,”廖湘汀坐进车里,岳文赶紧拉开前门上车,“我知道你没问题,但别人不知道,不能给那些人兴风作浪的口实。”

    “我知道,廖书记。”岳文老老实实答道。

    廖湘汀似乎兴致很高,也有许多话想表达,“你马上就要独挡一面,记住,德、能、勤、绩、廉,一个能不能缺,特别是要管好自己手,莫伸手,伸手必被捉!”

    “我记住,廖书记。”岳文又老老实实答道。

    “我刚到交城任市委副书记的时候,一千块钱以上的礼品我坚决不收,都给人家退回去,但不好驳人家的面子,我就,以后我有事再求你帮忙,我一个市委副书记求他们帮什么忙?不过是人家面子上好看罢了,既坚持了原则还不得罪人……”

    “我明白,廖书记。”岳文仍然老老实实地答道。

    车子慢慢驶进山海大厦,廖湘汀下了车,岳文也跟了出来,廖湘汀昂首阔步走进大堂,气宇轩昂,仪表堂堂,“我们作了那么多工作,尽人事,听天命吧,嗯,我坐郑市长的车一块走,你跟武去逛一逛,中午,到省委等我。”

    岳文把包递给他,正要离去,包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宣传部杨部长的电话。”

    “老杨,。”廖湘汀在大堂的沙发上坐下来,“嗯,都是些什么人?网上论坛上的贴子?”他眉头皱了起来。

    “都是交城那边在银滩买房的业主,大多是京城和津门人,沈南的人也不少,还有一些北边省份过来养老的老人。”

    这个问题复杂了。

    岳文的眉头不禁也皱了起来,首先这是一起网络事件,但是网络上先出现贴子,难保不在现场聚集;第二,这些业主都在交城,可不归开发区管辖;第三,这些人当中,哪里来的人都有,特别以京城和津门人居多,那这个年头,在京城和津门有房,就为度假在交城买套房子的人,本身不差钱,聚集起来那可是不的能量。

    “密切注视,这个情况你跟高书记汇报一下,”廖湘汀安排道,常委会召开在即,他丝毫不敢掉以轻心,“有情况随时……”可是,他马上想到,会场中屏蔽手机信号,“一定不能发生意外,我跟霍达沟通一下……”

    这种旅游度假房,除了过来颐养天年的老人外,大多是夏季过来度假,五一来的人也不少,所以当有人提到核电站的时候,天南地北的房主就都知道了。

    这不是一个问题!

    放下电话,他看看岳文,“你回去,现在就走,我估计明天才能回去,有什么情况随时报我。”

    “廖书记,这节骨眼上,是不是有人在后面指挥,……太欠收拾了。”岳文大着胆子道。

    “是欠收拾,”廖湘汀紧皱眉头,他看看岳文,“不能放过一个坏人,也不能冤枉一个好人,好了,你去吧。”

    岳文转身走出大堂,但却没有坐武的车,他掏出手机打了出去。

    ……………………………………

    ……………………………………

    就在岳文很回赶的时候,秦湾一处高尔夫球场内。

    王玉印潇洒地挥杆,跟在后面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我们久违了的施忠孝。

    “施总,你也来。”王玉印笑得很谦虚,也很和善。

    “我就是个土包子,打打乒乓球还行,打这个,不在行。”施忠孝笑道,追随着王玉印朝前面走去。

    “地产,进入的门槛不高,”王玉印微笑道,“交城的霍书记我很熟,如果需要,大家可以在一起吃顿饭。”

    “那求之不得,”施忠孝笑道,“我是从开发区到交城的,整天干的就是地底下挖石头的勾当,上面看不清楚。”他一语双关,一下把王玉印逗乐了。

    “对了,你与那个岳文怎么认识?”他看看施忠孝,手里杆子一下挥了出去。

    施忠孝的脸一下冷了下来,“我为什么离开开发区,就是他搞的怪,”他看看晨雾中的山峦,“这可不是一般人物,百年出一个,千年出一个。”不知不觉,他又恢复了那种草根气质。

    王玉印怪异地看看他,却不深问,转而笑道,“上次你的分红的事,他已经把钱补上了。”

    施忠孝却不话了,静静地听他把话完。

    “这是壮士断腕,”王玉印笑道,挥手又是一杆,“不过,这只是插曲,老施,你放心,你的敌人就是我的敌人,在这一点上,我历来都不含糊。”他不知不觉改了称呼。

    “你的意思是?”施忠孝不敢确定了,现在的岳文,已远不是当年那个金鸡岭的毛头子了,动他,就等于动廖湘汀,动一个市委常委,他还没这个胆量。

    施忠孝仿佛猜透了他的心思,笑道,“人在做,天在看,自作孽,不可活,有些事,是他们自己找的,到时你就看好戏吧。”

    完,他挥手又是一杆,球慢慢滚进洞里。

    王玉印却仍是波澜不惊,脸上带着微笑,快步朝前走去。

    施忠孝略一思,也跟了上去。

    “今天就见分晓。”王玉印笑道,顺手把杆递给漂亮的女服务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