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2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电话正是省委家属院那个门卫打来的。

    以前,但凡昌威市下属乐安市的车出现在省委家属院的时候,岳文总会及时得知消息,但这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只要他们不是为核电在奔波,又不是关键时候,他只是默默记录下来。

    可是现在不同,此时正是省委常委会召开的前夕,最为关键的时刻,他不能掉以轻心,况且,今天,又是乐安书记和市长两辆车一同出现。

    这枚棋子的作用,他期待的就是关键时刻能发挥作用。

    蔡永进手中持着步话器,步话器中不时传来接待处伙子们的呼叫声,但他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岳文的话也传进了他的耳朵,他不禁眉头微微一皱。

    车队慢慢驶进了平州宾馆,待廖湘汀把王十力和黄期光送进房间,岳文方才走上前去汇报道,“廖书记,昌威又有动作……”

    廖湘汀却皱眉看看他,岳文一招手,楼层的服务员领班马上打开一间房门。

    他在这里太熟了,熟到这些服务员看到他就笑,当然,平时帮着他把白酒换成白水的事儿都没少干,这用这一招灌倒不少人,但带来的后果就是那些喝醉的人把他的酒量夸到天上去了,简直就成了开发区的酒神了。

    地毯很厚也很软,走在上面悄无声息,廖湘汀看看岳文,“那这样,你去一下,了解一下情况,找一下林处长吧,他们如果有动作,绕不开省发改委。”廖湘汀道,“下午估计也没什么事,嗯,快十一点到家属字,肯定有急事,是冲着周主任去的?电话里不好,你马上就去。”

    每个周跑一次沈南,是廖湘汀布置的任务,岳文除了到省委党校去看他,就是到发改委溜一趟,发改委的门卫有次开玩笑,让岳文干脆到他们这里来上班好了。

    岳文让宾馆下了两碗面条,这是他给自己定下的规矩,廖湘汀如果有客人,他不上桌的话,他从不叫菜,仅一碗面条即可。

    这一点,廖湘汀与蔡永进都很赞赏。

    …………………………………

    傍晚的沈南,流光溢彩,车流如织。

    武的车子慢慢在省委家属院门前停下,岳文拉开车门,轻轻一敲电动门,电动门马上自动拉开了。

    进了岗亭,里面却仅他一人,估计其余的人都被打发走了。

    前几次,他经常给门卫捎点东西,东西不贵,但都不是秦湾的特产,全是那种市面上能买到的烟酒。

    “不到十一点,他们就来了,十二点后就走了。”门卫笑道。

    “方便调监控看一下吗?”岳文试探着问道。

    乐安,毕竟是昌威的一个县级市,如果他们是去范盛文家,那就是处理昌威内部的事,如果去周长缨家,则他们此行肯定与核电有关。

    门卫很痛快,监控也很清楚,果不其然,是去周长缨家。

    “老兄,谢了。”岳文笑着把一条用报纸包着的香烟放在桌上,拉开门快速上车离去。

    门卫看着车子离去,这才悠然打开报纸,嗯,香烟的牌子让他很满意,他又下意看看岗亭外面,一辆车子又停在了门前。

    这也是一辆挂着b牌的车子,都是秦湾的牌子,“你怎么又回来了?今晚乐安的车过来还用给你打电话吗?”门卫赶紧又迎了上去。

    车窗慢慢摇下来,司机位置上却是一个中年人,门卫想了想,他还真没注意岳文的车里开车的是一个什么人。

    他努力想看看后座上的人,可是从外面却看不清楚里面,里面的人仿佛从里面注视着他,但车窗仍然没有摇下来。

    “岳主任,是你吗?”门卫意识到有些不对。

    车子里的人却仍不话,这下连司机一侧的车窗也摇了上去,车子缓缓开走了。

    门卫悻悻地骂了一几句,又回到了岗亭,他拿起那条香烟,塞进最里面的柜子里。

    车子慢慢驶上主道,车内的人接过前面年轻伙子递过来的电话,“想不到开发区还有这一着,呵呵,买通门卫监视乐安,乐安的一举一动都在廖湘汀眼皮子底下了,嗯,确实是一着好棋,估计云海、荣阳进出这家属院,第一时间廖湘汀也会掌握。”

    电话那边的人却没有想象中的兴奋,“这不象廖湘汀的风格吧?”

    “我都看见他的秘书了,对了,他姓什么来着?”坐在副驾驶上的伙子赶紧回答,“对,就是姓岳,这明什么,至少廖湘汀是知道的,或者就是他授意的。”

    今天来沈南看来还真是来对了,当他看到廖湘汀的车时他也是一愣,但他知道今天省委党校调研组去开发区调研,但车子却出现在省城,他不由来了兴趣。

    电话那头的人却依旧冷静,“可以查清楚,不用我们去查,我们只要把这个消息透露给昌威或者云海、荣阳,呵呵,听马上要开省委常委会研究了,这可是一枚重磅炸弹,弄不好,廖湘汀的仕途也会中止,你老兄,也是个有福之人啊,我告诉你啊,还有一件事,可能也涉及到廖……”

    不提二人密谋议论,此时,开发区里很热闹,宴会进行得很利,气氛一团融洽。

    云海市长齐鲁辽满面红光地站起来进了卫生间,他出来时迎面碰上了陪同王十力的廖湘汀。

    “湘汀,”齐鲁辽热情地拉住了廖湘汀,待王十力进了卫生间,方才道,“听核电下个周就定了?”

    “嗯,听马上要上省委常委会。”廖湘汀笑道。

    “行啊,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齐鲁辽道,“嗯,秦湾开发区确实需要一座电厂,云海也需要一座电厂,……不过,我得请假,我得跟王校长反应一下……你呢?”

    “我就不请了,”廖湘汀笑道,“该做的工作都做了,让领导定吧。”他正着,王晓书急匆匆走过,把手机递给了他,齐鲁辽马上知趣地进了卫生间。

    “市纪委的电话。”王晓书低声道。

    “市纪委?”廖湘汀不相信似地看看王晓书,接了起来,“老兄,上次你到沈南也不去看看我?……”

    简单几句寒暄,对方知道他正在接待省委党校的正厅级学员,也就长话短,“湘汀,打电话就是落实一个情况,因为这事涉及到你,具体来是涉及到你的秘书,所以提前跟你打个招呼。”

    “他,能有什么事?”廖湘汀的口气很轻松,但脸上却很沉重。

    …………………………………

    …………………………………

    省发改委能源交通处。

    林荫的办公室的门开着,她一身白色的西装,红色的翻领衬衣,正在俯案低头,奋笔疾书。

    这个女人是美丽的,但当她工作的时候,那种沉静的样子更是让人怦然心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