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5章 盛不下您的梦想
    这个世界是男人的,也是女人的,但是归根结底是男人的,不管女权组织承认与否,各行各业的领军人物大都是男人。

    男人之间,除了为数不多的欣赏,更多的是以斗争或战争的形式表现出来,官场是这样,商场上也是这样,战场上更是这样,这,无关国籍,无关肤色,更无关年龄。

    袁疏影轻轻翻看着《商界》,却不时看着这一老一少两位男人的斗争。

    嗯,这谈话,其实又何尝不是另一种男人的较量呢,里面其实也颇多心思的,这话,可不是随便乱的。

    仔细想想,岳文的策略其实很简单,首先通过故意贫嘴让袁国辉开口话,再通过欲扬先抑的策略,让袁国辉更多的话,到他想要谈的项目上。

    其实,无论是岳文让自己带着来见父亲,还是让交矿的冯志平传话,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提高他在袁国辉心中的分量,毕竟,他才是一个工作不满两年的副科级干部,而自己的父亲却是秦湾最有名的商人,并且,家世渊源。

    这是个聪明的男人!

    袁疏影眉眼含笑,看着一脸平静的岳文。

    这个人啊,玩闹起来他是真敢玩,可是正经起来,身上有种大气和沉稳,这份气质,是在同龄的男人身上找不到的。

    “我也知道,您对这个项目并不感冒,可以,没有信心,”岳文下意识地看看袁疏影,“不过,您还过一句话,……您,最高兴的是有人反对,而最后证明您是错的、别人是对的。”

    “看来,你在我身上是下的功夫的,……你想怎么证明?”袁国辉也看看袁疏影,这上门叫板,当着自己宝贝姑娘来叫板,无论是作为一个男人还是作为一个父亲,他都不能容忍。

    袁疏影很震惊,震惊于这个男人逻辑的严密,震惊于他话的技巧,他,那里是她认识的那个有些油嘴滑舌的“学生”?!

    “袁总,您可能也知道,廖书记对新区很重视,所以到现在为止,无论是开发区新行政大楼的建设,辛河的改造,还是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都是区里真金白银往外掏钱,新区所有地块一律冻结,我们不指望卖地挣钱。”

    “实话,开发区这几年正处于关键时候,财政并不宽裕,所以廖书记提出的口号就是二次创业,但我们还是想按照规划把新城建起来,新城建起来以后,就是以后秦湾重点发展的新区,别的不敢,眼前能看到的,肯定会以新周疃大集为中心,形成秦湾第八大商圈,到时新区的土地,寸土寸金,更进一步,寸土尺金!”

    袁国辉不,看着眼前这个年轻人脸上不仅没有丝毫的胆怯,还越越快,越越流利,不禁又看了看袁疏影。

    袁疏影这次却没有看到父亲的眼光,她的眼光一直在追随着岳文。

    认真工作的男人是有魅力的,对工作侃侃而谈的男人也是有魅力的。

    “了这么多,我要证明的是,”岳文紧盯着袁国辉,袁国辉却看也不看他,喝了口茶,“现在投资,对您对开发区来讲,是双赢;不投资,对开发区来讲,只不过增添了工作难度而已,而对峥嵘集团,将错过最佳进军开发区的机会,机会一旦错过,你们将无缘秦湾将来发展最快、最大的第八大商圈!”

    袁国辉很平静,中间没有插一句话,也没有一个字。

    越是有故事的人越沉静简单,越是肤浅的人越浮躁不安,对这份老练沉稳,岳文很佩服,这份气质,他在许多成功男人身上都见过,李国华、唐作钧、罗宏民、周长缨、廖湘汀……甚至那个自己的第一个对手施忠孝,当然,也包括眼前这个对手——袁国辉。

    “机会就在这里,如果您同意,峥嵘集团将会是第一个在新区拿地的企业。”

    “还有吗?”袁国辉道,“干货?!”

    岳文笑了,虽然一直侃侃而谈,但心一直悬在半空中,此时,他猛地来了信心,“当然,我们会给峥嵘集团补偿,……怎么补偿?”

    岳文见袁国辉不话,马上自问自答。

    袁疏影看着他,又笑了。

    她记得清楚,有次吃饭,岳文怕别人不跟他握手,左手抬起人家的胳膊,右手伸出来跟人家握,这样,人家不跟他握手都不行。

    “我们廖书记的想法就是,”岳文看看袁疏影,故意卖了个关子,“五区太拥挤,盛不下您的梦想!”

    “湘汀的意思是……”袁国辉不也确定了。

    “廖书记的意思是,足球是一个城市的形象,也是一个区的形象,我们欢迎峥嵘集团把足球训练基地与足球训练学校建到开发区,我们将提供最好的条件,当然,包括土地。”

    岳文看看袁国辉,又看看袁疏影,端起水来一饮而尽。

    他又下意识地看看手表,好嘛,二十分钟,够快的,“那袁总,您考虑一下,袁老师,我先告辞。”岳文站起来,见袁国辉丝毫没有想送的意思,马上又给自己造了个台阶,“袁总,您不用送,我自己走,您留步……”

    他这样一,袁国辉倒是站了起来,可是也仅仅是站起来,离开座位而已。

    袁疏影送了出来,却是一个劲地看着他笑,直到两人走出大门,袁疏影才笑出声来。

    “怎么,你还指望着我爸送你?”

    “没敢想,就是。”岳文也笑道。

    “这样跟我爸话,你是第一个。”

    “袁总,当过兵,也当过领导,现在是老总,性格很硬的,对吧?”岳文看看袁疏影,“他这样的人,越硬气,他才看得起你,你进去又是谄媚又是讨好,几句话打发出来了。”

    “你怎么看出来来的?”袁疏影惊讶道,“以前见过我爸?”

    “没见地,就是研究一下而已。”感觉一切顺利,岳文的心情也很好,“当然,我只是研究了几天,你对袁总可是比我熟悉,你觉着这项目会成吗?”

    “我不知道。”袁疏影笑道,“你不是会研究吗?”

    “三分人事,七分天命,”岳文笑道,“行了,尽力就好,不管它了。”

    两人慢慢朝前走去,别墅前的灯光很幽暗,幽暗到让人有种暧昧的冲动,灯光下的袁疏影,仿佛与白天里的袁疏影不一样,在这样的灯光下显得更婉约,也更恬淡。

    “袁姐,那我可以研究一下……你吗?”岳文大着胆子道。

    袁疏影立马听出这话里的意思,“那等将来考我的研究生吧。”

    “你都招研究生了?”岳文惊道。

    “还没有,”袁疏影笑道,“不过,快了。”

    呵呵,有门,岳文笑道,却听袁疏影笑道,“嗯,院里按我的资历,估计得十年以后。”

    “啊!”

    看看得意笑着的袁疏影,岳文暗糗,本想调戏老师,结果呢,被老师调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