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1章 土鳖与海龟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春天的秦湾大学,樱花盛放,徜徉于校园之中,樱花大道上,乱花迷人眼,满是赏花人。

    岳文手拿一支康乃馨,慢慢走进秦大美术学院,这里的樱花开得更加绚烂,却人流稀少,春风吹过,吹落一肩浪漫。

    视觉传达系的大合堂里已经座无虚席,岳文拉开后门走了进去,却猛地发现合堂里的人都回过头来。

    这是一堂城市视觉导向系统设计的课,而讲台上,却无空一人,是他,打破了合堂里的宁静。

    他尴尬地笑笑,以为走错了课堂,就在他转身就要离去时,一个音符打破了静寂,《卡农》优美的旋律马上回响起来,合堂里立即静了下来。

    动人的旋律,甜蜜宁静,缠绵极致,就象音乐在心头流淌……

    台上,一身蓝色衣服的袁疏影弹得很投入,在摄影仪照射出的梦幻般的光亮中,她浑身上下闪着梦幻般的光芒,……

    岳文感觉自己仿佛融化在这纯粹透明的旋律里了,他不由自主地把康乃馨捧在手里,慢慢挪动开脚步……

    周围的学生纷纷抬头看着他,有同学吃惊地张大了嘴巴,有同学目不转睛,也有同学窃窃私语,可是岳文仿佛直入无人之境,在卡农优美的旋律中,慢慢走上了讲台。

    音乐如水流淌,终于在最后的激荡中归于平静。

    “岳——文?”袁疏影终于看到了站在一侧的岳文,接着又看到了岳文手里的康乃馨,她不好意思地看看台下的学生,羞涩地笑着捂住了自己的嘴,很是吃惊的样子。

    岳文笑着把手里的花递给了袁疏影,袁疏影一抚额前的长发,脸红红地接了过来,“谢谢。”

    这笑容,就如这春天的樱花,绚烂而又含蓄。

    “哗——”

    台下的同学们纷纷起立鼓掌,在这梦幻般的灯光下,岳文看着袁疏影,袁疏影也看着他,大胆相视,却又同时笑了。

    “下课吧。”袁疏影红着脸对台下道,“我还以为你在开发区呢,这么快就到了,”她又恢复了那个知性大方的样子。

    二人一起步出合堂,“怎么回学校了?有事吧?”袁疏影脸上的红晕依旧没有消散,却又笑着跟来来往往的同学微笑招呼。

    “我就是来看看老师,来看看樱花,来看看樱花下的老师。”

    袁疏影笑道,“嘴这么甜,无事献殷勤,非奸既盗……”完她的脸色又是一红,这句话太有歧义了,她转过头去,随手伸手接住飘落的花瓣,又轻轻地吹落在地上,这一颦一笑,一举一动,有如梦幻般的唯美。

    岳文不由自主又看呆了,却乍着胆子道,“花……是樱花,你,是美人。”

    “花は桜,君は美し,春の木漏れ日,君の微笑み(花如樱花,倾城如君,树影婆娑,辉映笑颜)”袁疏影却笑着用日语道,她的声音很轻,犹如到这春日里樱花淡淡的香气。

    “疏影。”

    岳文扭头看去,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站在一辆奔驰前面,正笑着对袁疏影打招呼,看到他,却是微微一愣,目光也禁不住在康乃馨上流连。

    袁疏影也看看岳文,笑道,“介绍一下,巫敏……这是我的学生,岳文,开发区廖书记的秘书。”

    巫敏笑了,却不接这个茬,他看着一身西装、雪白的衬衣的岳文,“康乃馨,这不是送给母亲的花吗?”

    “也可以送给老师。”岳文一本正经道,他看看袁疏影,“不过,我倒是觉着袁老师更符合这花的气质。”

    袁疏影笑了,巫敏却一本正经地注视着岳文,若有所思。

    “哎,看什么哪,你们俩,就你们俩哪,别在樱花底下站着,你们还想羞花闭月不成?”

    看着一黑一白、一胖一瘦两个年轻人在岳文的招呼下走过来,巫敏又笑了,“春招,我过来看看,……这,也是你的学生?”

    袁疏影也笑着看看宝宝与黑八,“这是开发区的……机关干部。”

    “噢,开发区啊,”巫敏看看二人围着车品头论足,脸上都是一幅艳羡的表情,也知了,“走吧,我在维多利亚定了位子……”

    “巫——总,总也得有个先来后到吧,我们也想请袁老师吃饭呢。”岳文马上道。

    袁疏影的表情却有些为难,“方院长刚从佛罗伦萨写生回来,我想去看看他。”

    “方院长七十多了,还到意大利去写生,”巫敏笑道,却根本不理睬岳文,“先吃饭吧,吃完我陪你去。”

    袁疏影有些犹豫,邀请道,“岳,一起吧。”

    “那我们来请吧。”岳文笑道,“巫总,一起吧。”

    巫敏笑着看看他,又看看袁疏影,“ok,还是我请吧。”

    “我想请袁老师到东岳阁。”岳文吡笑道,“我也订好桌了,三天前就订好桌了。”他又补充道。

    “东岳阁?”巫敏看看袁疏影,“吃粤菜,那也行,嗯,还是我来吧。”

    “行,你来就你来,给你一个机会。我不跟你争。”岳文大方道,巫敏愣了,眨眨眼睛看着岳文,这顺水推舟,推得也太溜了,袁疏影却扑哧笑了。

    看着巫敏与袁疏影朝前面走去,黑八与宝宝有些怂,“文哥,看这意思,非富即贵啊,咱们这样不是当电灯泡吗,会让人看不起的!”

    “看不起我的人多了,他算老几?”岳文不以为然。

    “你们怎么过来的?”巫敏皱皱眉,朝后面看看岳文几个。

    “我们开的是……猎豹!”黑八看看阳光下车漆耀眼的奔驰,声音明显没了底气。

    “我,坐11路。”岳文吡笑道。

    “噢,腿着来的。”巫敏笑了,可是马上又皱起了眉头,只见岳文抢先一步,替袁疏影打开了副驾驶门,嗯,这本是车主的工作,却让他献了殷勤。

    “秦湾的天是蓝蓝的天,开发区的人民好喜欢……”岳文笑着唱道,“走吧,巫总,早上还没吃饭呢。”

    巫敏看看坐在车里笑得花枝乱颤的袁疏影,不满地盯了岳文一眼,上了车。

    …………………………………

    …………………………………

    东岳阁主打粤菜和海鲜,虽然只有六层楼,但装修得富丽堂皇。

    走进金壁辉煌的大堂,迎面就看到两棵巨大的金色摇钱树,树上却有两只白色的鹦鹉在殷勤地招呼着客人。

    “大海龟!”宝宝与黑八象见到西洋景一样逗弄着鹦鹉,却马上又发现了新大陆,围绕着盛满海鲜的大玻璃箱周围,是巨大的池子,里面却是一只体型巨大的海龟。

    “别瞎,”岳文吡笑道,“海龟在那呢!”他朝巫敏努努嘴。

    “你怎么知道他是海归?”宝宝从兜里摸出几枚硬币,也投进池子里。

    “袁老师,这是谁啊?”看着巫敏正与一进来的客人寒暄,显然是碰到熟人了,岳文笑着问道。

    “朋友,”袁疏影笑道,“噢,……毕马威秦湾分所的……主管合伙人……”

    “弼马温?”黑八一下笑了,只是声音有些大,引得正与人寒暄话的巫敏又厌恶地朝这里看了看。

    “不是弼马温,是毕马威,”袁疏影忍不住也笑了,“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她笑着看看巫敏,“巫总,以前在国家审计局工作,后来到普华远道,嗯,是毕马威最早的中国籍合伙人,去年刚来秦湾。”

    作为准一线城市,四大会计师事务所有三家都在秦湾开了分店,只有一家设在省会沈南。

    “呵,这履历,够吓人的!”岳文笑道,“既然在国家部委待过,那咱们开发区的干部自然不在人家眼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