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7章 轮回
    “女王陛下,贫僧已许身佛门,并与大唐天子有诺在先,还望女王陛下放了贫僧西去,……来世若有缘分……”岳文口里着,眼睛看着眼前动人的王凤,脚步却随着王凤不由自主地移动着。

    来世若有缘分,如若这世上真有女儿国,真有女儿国国王,那岳文相信,那一刹那,那位得道高僧也曾切切实实地心动过,而这一关,恐怕是西游记中最难过的关。

    王凤的眼里散发着炽热的光芒,直照岳文的内心,让他无处藏躲,五脏沸腾,“我只想今生,不想来世,今生今世我们俩是有缘分的。”

    岳文不知不觉就挪到了那张洁白的大床上,王凤眼里柔情似水,轻轻地把头靠在了他的肩头,“哥哥……你就答应了我吧。”

    软语温存、柔情蜜意中,她轻轻地抓起岳文的手,慢慢地放在了自己胸前。

    迷醉,象风一样迷醉,只有唇边的香气与满目的旖旎,沉沦,永无休止……

    “咚——咚咚——”

    春夜灵隐寺的夜半钟声,悠悠扬扬,更显山村春夜的静谧凄寂,这钟声却如醍醐灌顶,让岳文的心思猛地清明起来。

    岳文一下坐了起来,兀自大口喘着粗气,王凤却如春藤一般慢慢在后面抱住了他,滚烫的身体贴在他的后背上,红唇在耳边喷着热气,他不由地又颤栗起来。

    “嗡嗡嗡——”

    桌上的手机震动起来,岳文硬着心肠猛地推开王凤,他怕是廖湘汀或蔡永进的电话,对秘书来讲,手机就是他们的武器。

    身后,那雪白诱人又贴了上来,不管不顾,贪婪地寻找着他的嘴唇……

    手机仍不断在响着,响了好久,永不停歇。

    岳文又一次猛地推开王凤,从大床的一角拾起被王凤丢在一边的手机,——“老婆”,两个字在屏幕上闪烁着。

    看到这两个字,他突然感觉身上的燥热在消散。

    “开会?”下意识中,他已是接起了手机,马上,葛慧娴低低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没有”。岳文抹把汗,贪婪地看看床上的王凤,扭身快步走了出去,身后只传来王凤的娇叱声。

    “我,怎么听到有女人的声音?”葛慧娴的声音很犹疑。

    “是服务员。”岳文强笑道,凉凉的水滴扑在脸上,很是清爽,也更让人清醒。

    “我们街道后天就要到黄山,廖书记不是出差了吗,明天……你过来吗?”

    “过去。”岳文毫不犹豫道。

    “那,我在家等你。”

    这几乎成了这对鹊桥男女心照不宣的暗号了,岳文心里一暖,家,秦湾有我的家,那里有我的爱人,马上就要结婚的爱人……

    细雨之中的法云舒缦很安祥,仿佛也早已睡去。

    天上没有月亮,整个酒店笼罩在雨雾中,灯光很暗,周围的山都开始入睡,听不到城市一丝一毫喧哗的杂音。

    岳文在酒店里漫无目的地转着,直到重新慢慢地推开那道木门,在一片柔和的灯光中,王凤早已沉沉睡去。

    他轻轻地走到大床边,静静地躺下。

    走出时热血澎湃,归来时却已辗转万千。

    王凤轻轻地翻了个身子,岳文看不见,那一侧的王凤睁开了眼睛,正痴痴地看着窗外无边的黑夜和星星点点的灯火。

    ………………………………

    ………………………………

    天还没亮,天色犹暗,但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不断敲打在心头。

    朦胧的晨曦中,两个人的身影就出现在了烟雨之中,水雾茫茫,亭、桥、寺、树、人,仿佛一幅淡灰色的烟雨图,别具情调。

    绿油油的茶园中,身材娇的少女弯腰采茶,把茶叶放在胸前的布袋里,看着这雨中采茶图,岳文突然想到那种经过处子之口的茶叶,但看着王凤虔诚的样子,他马上把恶念抛到一边,《金刚经》就就讲了三个字,“善护念”嘛。

    虔诚的禅修人庄严地在大雄宝殿前列队,王凤也加入其中,岳文却象看客一样,看着人群中的王凤。

    颂念,走香……一举一动,都很虔诚,也很庄严。

    他慢慢从大雄宝殿里出来,天色已明。

    他就这样在寺里闲逛着,直到走到一棵不知名的大树下,树干粗大,树冠遮天蔽日。

    透过树梢,星星点点的细雨洒落在身上,岳文望着远方遥远飘渺的烟雨,一点念头也没有,自己仿佛已经融化在大自然中,周围一片空灵,只剩下寺院的钟声和佛唱。

    “我们不在这里吃斋了,到酒店的素斋馆吧。”不知什么时候,王凤又站在了他身边,白皙的面孔却在眼中更加清晰,想到昨晚的旖旎风光,岳文心里又是一动,唉,自己倒底是俗人一个,脱不开“食色”二字。

    灵隐寺可以是与酒店相通的,一路上,两人谁也不话,这这样慢慢走回酒店,岳文发现,以前那个热情似火的王凤,天真直率的王凤,已经改变。

    静寂却在酒店内被一群摄影的人打破,人群声势浩大,模特装扮也颇为前卫,两人下意识地避让着。

    后来,岳文才知道那原来是vou的五月大刊的中国风大片,可他不知道的是,因果就是这样在不经意间来到,这本五月大刊,影响了他的一生。

    灵隐斋菜馆位于舒缦法云酒店内,低调的原木桌椅散发着淡香,桌上的蝴蝶兰在幽暗的灯光下白皙若脂,周围的空气里弥漫着禅意。

    隐居、清修总是和斋饭离不开,可谁人又能把素斋做的如此之奢华?简之堆积成奢,奢之极致成简,这就是人生反反复复的轮回吧。

    菜是一道一道上来,都有着素雅的名字,而据王凤讲,每一道菜中都有着佛家的寓意。

    看着王凤笑着看着他,岳文也努力想营造出轻松的气氛来。

    “还真没看出,你还吃素?你这些菜都有寓意,你悟出了什么?”

    王凤笑道,“那就要看个人的修行了。”

    看着面前这道佛缘锦绣围蝶的冷盘,四种食物拼成了蝴蝶样式。

    “这菜,代表了什么?”王凤好象并没有因为昨晚岳文的逃避而尴尬或难堪,反倒仍是兴致盎然。

    “四种食物,不外乎就是酸甜苦辣四味,这就是人生嘛,”岳文吡笑道,“当你品尽了这四种味道,就象蝴蝶一样,就该化蝶成仙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