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0章 自作自受,活该!
    从周疃大集出来,宝宝与黑八相视一笑。

    清早起来,二人就来到这大集上,成功地把建设琅琊五百千伏变电站的消自己在这大集上散布开来。

    这里十里八乡的人都有,交城的老百姓和商贩更是不少,这打电话的、议论的马上就不绝于耳了。

    两人寻了个地方,吃了几个肉火食,接着驱车来到交城与开发区的交界,这辆车就是年前金鸡岭新买的猎豹,那感觉还是象以前一样熟悉。

    路边,几块牌子一晃掠过,牌子上的箭头很醒目,两人又是一笑,那是昨晚栽下的,清楚地把500千伏大型输变电站工程的位置指了出来。

    “宝宝,要不要到变电站去看看?”完成了岳扒皮交代的任务,两人也是无所事事,这两人,可是闲不住的主儿,没事还要整出事来呢。

    “看什么,我都习惯了,文哥有事肯定会有事,”宝宝抚抚肚子,打了个饱嗝,“在我的心目中,就没有他干不成的事。”

    “是啊,跟在他后面,也不用动脑筋,跟着干就是了,到最后还有好处,还能提拔。”黑八由衷地附和道。

    “呵呵,这我同意,可是,长时间不动脑子,我怕我的的脑子会生锈的哟!”宝宝吡笑道。

    清晨的阳光照进来,车厢里一片光明与欢笑。

    昨天,工委秘书长蔡永进亲自接见,这领导的作用就是大,二人马上就象打了鸡血,火气消了,心气顺了,干劲足了,光明的前途就在前面等着呢!

    唠归唠,车子还是驶往变电站工地,可是走到半路,从后面赶过一辆普桑——大灰狼的车,就是黑八的老婆郎建萍以前的座驾。

    “郎哥。”宝宝摇下车窗,抽抽鼻子,嘴很甜,笑得也很好看。

    “郎哥,”黑八嗫喏了一阵,到底还是不敢叫哥哥,终于还是在哥前面加上了一个“郎”字。

    “听你们俩调到区里了?”田野中的晨风吹过,大灰狼的头发更飘逸了。

    “嗯,工委办南部滨海新区起步区筹备处。”黑八抢答道。

    这个名字太拗口,大灰狼记不住,也不知道是个嘛玩艺,但他还是看了这个未来的妹夫一眼,鼓励道,“好好干,……你们这是干什么去?”

    “到琅琊变电站去看看。”

    “巧了,我也去,”大灰狼瓮声瓮气地道,“今天我才知道变电站有电磁辐射,我的海参我的鱼将来就都卖不出去了,我得找他们去。”

    两人互相看看,都不话了,这按下葫芦起来瓢,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

    但这确实是个新情况,别交城的人还没走,开发区自己的老百姓也闹起来,那可就麻烦了。

    黑八不敢话,宝宝笑道,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狼哥,哪能呢,哪有电磁辐射?老百姓不都好好的吗?是交城那帮人在找茬。”

    经过二十年持续不断的核电宣传教育,平州老百姓早从心里接受了核电,眼前这个变电站更不是个事,何况平州的村庄比交城的村庄离变电站还要远。

    “我就是想敲他一下子。”当着妹夫的面儿,大灰狼倒也不撒谎,“手里没钱啊。”他狠狠地瞪了黑八一眼,黑八赶紧低下头,但马上又兴高采烈地抬起头来,“同去,同去,有财一起发。”

    我靠!

    这真是不是家人不进一家门,大舅子与妹夫在这一点上,五百年前绝对也是一家。

    “这事嘛……郎哥,这是文哥安排的,……你去,不合适……”宝宝笑着咂咂嘴,又朝大灰狼晃晃手机,低声了几句。

    “噢,”大灰狼看看手下几个兄弟,马上道,“那再吧,……你们俩中午有饭吃没有,没有给我打电话!”

    在平州的交际场上,有饭吃,指的是有没有应酬,并不是吃不上饭。

    “没,”黑八听出来了,这是大舅哥另一种示好,“没,萍萍在店里装修,她也没饭吃。”

    大灰狼又是狠狠瞪他一眼,“你倒会算计,吃我的饭,自己家的饭倒是省了,是不是将来生个孩子还要让我给你们们养着?”宝宝差点没笑出声来,“那回平州吃吧,乡下的饭也不好吃。”大灰狼完,一行人呼啸而去。

    这到底是兄妹情深,吃饭的地方都选在区里,没有安排在街道,只为方便郎建萍。

    宝宝羡慕道,“啧啧,八哥,你命真好!”

    “你也不赖,将来当了党工委书记的女婿,跟着你混啊。”黑八得意地一按喇叭。

    “努力!”

    两人笑着伸出手来,互相一拍。

    “不过,我就纳闷了,有警察挡路,交城人是怎么进来的呢?”宝宝皱眉道。

    ………………………………

    ………………………………

    开发区工委大院门前。

    大街上冷冷清清了,当然,是相对于昨天的人山人海。

    许多商家特别不适应,特别是餐馆老板,这与昨天相比,得少了多少顾客啊。

    一辆车子从工委大院驶了出来,直接驶向平州与交城的交界。

    “交城人都走了?”交界周围的公路上冷冷清清,那想象中如临大敌的场面到底是没有看见,蔡永进笑道,“我们这里没有压力了。”

    坐在副驾驶上的岳文笑道,“压力都转到霍达那里去了。”

    看到秘书长的车开了过来,还停留在现场的交警大队一中队长跑了过来。

    “都走了?”蔡永进笑着下了车。

    “都走了,”那中队长笑道,“起先我们这里也有压力,来的人太多,眼看就要防不住,可是后来阮局接了个电话,变电站那条路就打开了一个口子,就都朝着那里去了。”

    蔡永进看看岳文,岳文笑笑指指前面的公路,“秘书长,您看,交城的人来了!”

    果然,一溜车辆驶了过来,有轿车还有警车,“他们想来就来吗?”蔡永进道,“想办法拦住他们。”

    那中队长敬了个礼,坚决道,“保证完成任务!”

    交城信访局的车很快就被拦下了,信访局的干部下车交涉,开发区交警的理由只有一个——停车接受检查!

    其它的,一概不跟你罗嗦!

    …………………………………

    …………………………………

    电话,响个不停。

    霍达的鼻子更红了,一个时他接到了秦湾市政府三个电话,分别是督查处,郑权的秘书和市政府秘书长打来的。

    “郑市长发火了,”市政府秘书长的口气很郑重,完全不象以前那样随意。

    “我跟市长汇报……”霍达马上道。

    “市长不会接你的电话,他让我告诉你,交城把电老虎得罪了,以后电力企业都不敢去交城了!”想想市里缺电的企业,霍达的鼻子象被火烧着一样。

    “郑市长还,再给交城半天时间,解决不了,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电话里传来一阵忙音,霍达的手紧紧捏住手机,就象要把手机捏碎一样。

    他想了想,让交城的市委副书记给开发区工委副书记高杰打电话,一来他与高杰并不熟,二来如果被拒绝,那只要他不出面,就还有转圜的余地。

    可是副书记打过电话去,高杰的秘书高书记正在市里开会,不方便接听,没办法,副书记只好实话实。

    霍达顾不得身份了,马上又给开发区管委副主任蒋胜打电话,蒋胜在一起坐过几次,倒是熟悉。

    可是蒋胜一听的是变电站的事,他笑了,“霍书记,你们的人到我们交城,我们都没有找你,你倒找我们,……不让你们信访局的人进来,这事嘛,我相信我们开发区的干部办不出来,……真不让你们进来?那,你们昨天怎么进来了?……”

    几句话,噎得霍达胸中的闷气堵在胸口长久不能出来。

    蒋胜也是副厅级,两人是平级,况且蒋胜心里有气,话自然不客气,放下电话,他大口喝着热茶,对身边的秘书笑道,“自作自受,活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