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3章 塞翁失马
    “嘀嘀——”

    武的车子慢慢驶在省城的清水河畔,远远地,岳文就看到一座不起眼的院落,大门很普通,四根方柱构勒出简单方正的轮廓,但岳文知道,这座学校的校长是由省委副书记贺旻亲自兼任的。

    “廖书记,省委党校到了。”岳文回头看看正在闭目养神的廖湘汀,轻轻提醒道。

    这是这个月他们第二次来省城了。

    谭文正的手术挺顺利,专家不愧是专家,名医到底是名医,加上谭文正的求生**也很强烈,估计还要几次手术,才有可能让肿瘤萎缩乃至变。

    就在他们回开发区的途中,廖湘汀接到了秦湾市委组织部的电话。

    电话是组织部长亲自打来的,不是征求意见,而是正式通知,同为市委常委,廖湘汀知道这是征求过罗宏民书记意见的,果然,组织部长传达了罗宏民的原话,“这次学习,两个半月的时间不算长,一晃就过去了。”

    可是,现在正是核电争取的关键时刻,况且管委主任谭文正正在住院,廖湘汀看看时间,国内此时正是下午,而罗宏民所在的地区正是晚上。

    好不容易挨到晚上九点,岳文请示了一次,廖湘汀却又不急于给罗宏民打电话了,到最后,才果断地到,“工委这边有副书记高杰,管委那边有常务副主任蒋胜,嗯,两个半月时间也很快会过去。”

    看着他的眉头舒畅了,岳文却一时猜不透他思想的转变。

    廖湘汀不给罗宏民打电话,罗宏民却把电话打了过来,的还是核电,罗宏民的意思是核电的事不会这么快上省委常委会,估计国家层面的政策正在调整。

    廖湘汀显然不知道,但他知道,最先接触到这类信息的只有省委最核心的决策层。

    但是,核电迟迟上不了省委常委会,几个地市就都吊在半空中,估计往后的工作不仅不会怠慢,而竞争只会更加激烈。

    “厅级领导干部……春季培训班。”廖湘汀下了车,看看大楼上欢迎的红幅,“走,报道去。”

    大厅里很热闹,年长的清一色的都是山海省的厅级干部,年轻的估计大都是秘书,廖湘汀一进大厅,就看到了许多熟人,报到的事宜自然落到了岳文身上。

    人群里,岳文也发现了几个熟人,有省委的副秘书长,有省厅的厅长,也有地市的市长,云海市市长齐鲁辽也赫然站在人群里。

    在一群正厅级官员中,几乎每个人的表情都不再严肃,而是笑口常开。廖湘汀也不再皱眉,笑着与几个中年男人交谈着,其中一个岳文认识,正是上一任开发区工委书记、现任会州市长的王军。

    “核电有眉目了?”王军与其它几个厅级领导简单寒暄后,就与廖湘汀一起朝后面的“学员之家”走去。

    岳文发现,听许多领导干部话,那都是很含蓄的,你得仔细咀嚼隐藏在字面下的意思,此时,王军的字面意思恐怕是核电有眉目了吗,而字面下的意思就是,这个时候,你怎么还来学习?

    “挤进发改委的大盘子了,现在省委常委会一直没开,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廖湘汀道,“……我也不愿来,罗书记安排的,文正住院,家里一大摊子事呢。”在老书记跟前,他还是坦诚的。

    “贺书记对党校工作要求很高,培训班不准请假,”王军看看他,“文正又是这个情况,有些事,你不出面恐怕不好办。”

    这句话就很直接了,岳文看看拉着皮箱跟在王军后面的伙子,伙子也报以友好的微笑。

    “走一步看一步吧……”廖湘汀笑道,核电,是每个在秦湾开发区工作过的领导的一个心结,他理解王军的顾虑。

    ……………………………

    省委党校学员之家宿舍。

    这里并不是单间,而是两名学员住一间房子。

    廖湘汀查找着房间号,等找到房间,才发现房门是开着的,云海市长齐鲁辽已经站在房间当中。

    岳文一愣,廖湘汀早笑着把手伸了过去,齐鲁辽也笑着伸出手来,“你跟王军见面就聊,在一块搭过班子就是两样。”

    “早知道跟齐市长住一个房间,我就等着晚上再跟老兄请教,”廖湘汀笑道,“晚上我约了交通厅的刘厅长,再叫上王军市长,一块聚聚?今天是报到,明天正式开课,恐怕就要吃住在党校了。”

    领导们在聊着,岳文与齐鲁辽的秘书却忙得脚不沾地,打水、铺床、抹桌子……岳文又把手提电脑摆到桌子上。

    “今晚不行,以后找机会,”齐鲁辽笑道,话题却一转,“你们秦湾已经挤进了省发改委的大盘子,三个地市大角力,你在这里学习,能坐得住屁股吗?”

    云海到底是排除在省重点工程之外,齐鲁辽此时就好象一个看客一样,事不关己,高高挂起,颇有兴趣地看着三个地市争个你死我活。

    “两个半月,一晃就过去了,”廖湘汀笑道,“云海也不是没机会,没上省委常委会,就都还有机会,”廖湘汀并不正面回答齐鲁辽的话,“不定哪天文件上就会填上云海,这也不是没有可能。”

    齐鲁辽笑着,却很专注地盯着廖湘汀,廖湘汀却不他关心的内容了,转而谈起党校的趣闻轶事来。

    两位领导亲热地交谈着,岳文又走出去,拿着几瓶药回来了,“廖书记,这是感冒药和拉肚子的药,我放到最左边这个抽屉里。”水土不服,也是常有的事,再春季本就是流感多发季节。

    廖湘汀点点头,齐鲁辽看看他,“伙子挺细心嘛。”他刚完,他的秘书脸上的神色就有些不正常,转眼也走了出去。

    “岳老家就是你们云海的,”廖湘汀笑道,“是西霞口的,对吧?”岳文点点头。

    “噢,”齐鲁辽好象来了兴趣,“西霞口的,怎么跑到秦湾去了?”

    “我是秦大毕业的,就考了秦湾的选调生。”岳文老老实实回答道。云海相对于秦湾,无论是经济体量还是城市的知名度和美誉度上,都无法相比的。

    “呵呵,那得常回来看看,把秦湾开发区的好经验带回来。”齐鲁辽站起身来笑道,没有一丝一毫市长的架子,“走,到王校长那儿去坐坐。”他主动邀请廖湘汀。

    王十力,是党校的常务副校长,是党校实际上的一把手,齐鲁辽这是主动在示好了,廖湘汀心领神会,二人连袂往房间外面走去。

    岳文知道廖湘汀晚上还有饭局,他现在不能回开发区,他环视着这个房间,轻轻地在床上坐下,又慢慢地躺到枕头上,“唉,舒服!”

    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参加这个厅级领导干部培训班呢?他把两只手枕在脑后,望着天花板,突然一下子坐直了身子。

    王军和齐鲁辽的话,他记在了心里,两人的意思都很直接和明确,那就是进了党校行动不自由了,几乎等于把机会拱手让给其它两市,可是罗宏民会拱手相让吗?

    岳文心里一动,廖湘汀起初也不理解,可是后来也坦然接受,肯定是想通了,那么,这两位领导心里想的是什么呢?

    他一下站起来,在房间里转起圈来,连齐鲁辽的秘书进来都没发觉。

    “我的药也买回来了,”齐鲁辽的秘书看起来挺热情,“沈南这天气,是得买点药备着,我都鼻塞了。”

    塞?

    “叮——”

    就象《聪明的一休》中那声响亮的铙声,岳文忽地感觉一下茅塞顿开了,“对啊,”他暗暗笑道,“这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