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0章 英雄的黎明
    车子慢慢行驶在省城的大街上,黎明的阳光很和暖,也很执着,透过树枝,穿过楼缝,洒在车子的前挡风玻璃上。

    就在这阳光与荫凉中,光阴不知不觉,已经从指缝间流走。

    山大医院附属医院一间特护病房内。

    谭文正已经换上了病号服,煦暖的阳光从窗子照进来,他不由伸开自己的手掌,好象在用手轻轻地触碰着阳光。

    今天,安排了手术。

    手术的专家是从京城那家最著名的医院请来的,还是秦湾市委书记罗宏民亲自出面安排,病房也是在罗宏民的要求下,进入到到特护病房。

    罗宏民前几天出国了,临行前还打来电话叮嘱。

    但,这些天,谭文正已经明显感受到病房内的冷落,不象刚住进来时,病房内的人络绎不绝,人们,总是在最短的时间内争取最大的利益,那些以前有用、现在或者将来没用的人,已经被许多人主动排除在圈子之外。

    他明白,前几天来的人众多,是这些年结下的人缘,这好似回光返照,照完了就不会再来了。

    可是,明天的太阳,会照常升起吗?

    他眯着眼睛看着窗外的太阳,那种耀眼的桔色光芒,是那么炽烈,那种生命的活力,是那么巨大……

    “谭主任,廖书记来了。”秘书吴锋轻轻道,一下把他从思绪中拉了回来。

    “廖书记,又再让你跑一趟。”谭文正马上又变回那个管委主任的谭文正,他看看后面,蔡永进、蒋胜等人都跟在后面,岳文托着一个果篮,递给吴锋,“核电通过了?”

    “通过了,”廖湘汀脸上一片快慰,他也想不到,谭文正第一句话问的竟是核电,“省长办公会不再讨论,直接上省委常委会,没办法,一关一关地过吧。”

    “这样省了许多麻烦,”谭文正笑道,他虽然没有明,但大家都知道他指的麻烦是什么,“也好,我也干不了什么了。”

    他虽然笑着话,但那种英雄落寞之气还是感染了每个人,“文正,”岳文看看廖湘汀,原来廖湘汀都是直接称呼谭文正为谭主任的,“核电我们在闯关,你这也是在闯关,都会顺顺利利的。”

    廖湘汀又看看谭文正的爱人,孙静的眼圈又红了。

    “你安心住院,我也跟罗书记汇报了,你住院期间,老蒋暂时主持管委那边的工作,……”谭文正笑容一顿,又感激地看看廖湘汀,“嗯,罗书记出国了,郑市长在沈南开会,一会儿还要过来,吴,”吴锋赶紧从后面挤到前面来,“好好照顾谭主任,这里的情况,两天跟蒋主任汇报一次。”

    吴赶紧答应,岳文明白,廖湘汀这是怕人走茶凉,他对谭文正的心思细致到这种程度,他也暗自感叹。

    “吴很好,”谭文正笑道,“一直靠在这,我让他回去也不听,在这没别的,就是闷,我让吴去买了六付扑克,闲下来打打扑克。”

    管委秘书长李丹枫看看廖湘汀,“大夫都夸谭主任的心理状态很好。”

    面对死亡,谭文正没有被击垮,无论他是强装出来的,还是真正不惧怕,这样的表现,他就是一条好汉!

    在得到患癌消息的当天,还能象正常人一样出现在洗缨湖疃,今天见到廖湘汀,第一句话就问的是核电,这样的表现,他也无愧为一个城市的的英雄!

    英雄,可是却要面对这样的黎明。

    “谭主任,请您上病床。”几个身穿绿色服装的大夫、护士走了进来,态度很客气。

    “上病床?”谭文正有些愣。

    “到手术室。”对方耐心地解释道。

    “不用了,”谭文正笑道,“我自己走进去,我能走干嘛不自己走啊?”

    大夫看看他,又看看站在窗前的谭文正的妻子孙静,谭文正却朝着廖湘汀笑笑,往外走去。

    孙静的眼圈已经红了,她穿过人群,紧走几步,扶住了谭文正,谭文正笑着看看他,却也紧握住她的手……

    “走吧,”廖湘汀站起来,“我们都到手术室外面去等吧。”

    电梯门慢慢打开了,廖湘汀与谭文正一起出了电梯,看着紧闭的手术室的门,谭文正又笑了,“谁有烟?”

    紧跟着爬楼梯上来的李丹枫、吴锋等人面面相觑,“我有。”岳文从兜里拿出烟来,“谭主任,不是什么好烟。”

    谭文正接过去,拿出一支来,“都一样,”廖湘汀却从他手里接过烟来,“我也来一支。”

    岳文一愣,他知道,廖湘汀是从来不抽烟的,也很讨厌别人抽烟,所以武从不在车内抽烟。

    谭文正一笑,“啪”,给廖湘汀把烟点上,自己也长长吸了一口,两人就这样一明一灭,谁也不话地抽着烟。

    一位护士走上前去看样子想阻拦,岳文马上迎了上去,“或许是人生最后一支烟了,能不能下得手术台还在两……”

    那护士声嘀咕了几句,终于没有上前打扰谭文正和廖湘汀。

    “好了,”谭文正笑着把烟捻灭,又看看手中的烟,“岳,年纪轻轻的,戒了吧。”他随手把烟扔进了垃圾箱,慢慢朝手术室走去。

    岳文感觉心里的一阵酸楚,却不知该什么好,廖湘汀、蔡永进、蒋胜等人也都是默默地看着谭文正,现场一片静寂。

    “文正!”

    谭文正的妻子孙静突然哭了,她这一哭,谭文正的两个姐姐也哭起来,手术室外又是一片悲哀。

    谭文正的眼圈瞬间就红了,他努力地扭过头去,努力地不让在场的人看到他的脸,“没——事……”他背转着身,向上伸手挥了挥,走进了手术室。

    “咣当——”

    手术室的门慢慢关上了。

    “秘书长,丹枫,”两人赶忙走到廖湘汀面前,“你俩今天就守在这里,手术做完后请大夫们吃顿饭,准备点礼品。”

    这就想得很周到了,二人连忙点头。

    “廖书记,谢谢你,”孙静走到廖湘汀面前,“文正有你这么个好领导……”她抽泣着不下去了。

    “吉人自有天相,你也别太上火了,”廖湘汀安慰道,“今天的手术过去就好了……”

    他的话很干瘪,在安慰人上,这不是他的强项。

    “廖书记,王玉印来了。”岳文轻轻扭过头去,他最受不了女人哭,可是电梯旁,王玉印带着司机正匆匆朝这里走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