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9章 洗缨湖畔
    薄雾冥冥中,一辆车子慢慢行驶在洗缨湖畔。

    周围不时走过晨练的人群,大都会朝车子看一眼,因为这个时间,这辆外地牌子的车很是扎眼。

    岳文下意识地看看手表,还不到早上六点钟。

    他又回过头看看,廖湘汀正全神贯注地看着外面的的湖光山色,车厢里一时没有人话。

    商务仓慢慢在洗缨湖畔停下,车门慢慢打开了,浓浓的春意马上扑面而来。

    洗缨湖的水很清澈,湖边成排的柳树,嫩嫩的柳芽已经覆盖了枝头,远远望去,就像浅绿色的雾,在橙红的阳光映射下,泛着碧绿的的光。

    青波、红光、绿柳,蓝天,岳文长吸一口气,这么美好的清晨,希望不要辜负了它,但愿,但愿能有一个好的结果。

    他又看看手表,又不安地看看廖湘汀,廖湘汀却盯着外面的水面,不紧不慢地与蒋胜搭话。

    “廖书记,我打个电话问问吧。”岳文心翼翼道。

    廖湘汀看他一眼却不置可否。

    蒋胜轻轻摇摇头,示意他不要打这个电话。

    晨练的人不时从车旁走过,有的拿着剑,有的拿着棍,更多的人却是缓缓慢跑或快步行走,岳文眼尖,就在一群晨走的人群当中,他发现了那个他们等待的身影。

    “来了,来了。”岳文轻轻道。

    廖湘汀与蒋胜也看到了远远地走过的人来,虽然穿了一身灰色的运动衣,但那标志性的宽大眼镜让人一眼就认出他来。

    “周主任,早上好。”廖湘汀马上下车,蒋胜紧随其后,一左一右拦住了晨跑的周长缨。

    周长缨后面的伙子马上挡在了前面,周长缨也很惊讶,他没有理会伙子,走上前,“湘汀,你这是……?”昨晚十点多还没见到廖湘汀,很明显,廖湘汀是连夜从秦湾起赶过来的。

    “刚到,”廖湘汀笑道,“陪周主任一块跑跑步。”

    “呵呵,就为了跑步?”周长缨笑道,上下一打量西装革履的廖湘汀,“那就走吧,前面有家老豆腐不错,我请客。”

    三个领导朝前面走去,岳文与发改委的伙子追随在三人身后,岳文打量了省发改委伙子几眼,主动交谈起来,“早上这个时候,能陪周主任跑步,不简单”……

    与人话,第一句话一定要搔到痒处,果然,伙子笑道,“本职工作罢了,没什么不简单。”但他的脸出卖了他,他笑得很开心,也很自豪。

    几个人慢慢步行往前走,一身西装的廖湘汀与身着运动装的周长缨形成鲜明对比,但两人的话却都是不紧不慢,不温不火。

    简单寒暄进入正题后,周长缨的话却与昨晚差不多,虽然他没有问起徐文贤与李国华的态度,但岳文猜测到,周长缨已是看明白目前的形势,廖湘汀星夜驱车几百公里来到沈南,如果徐文贤或者李国华其中一人松口,他也不会这样着急。

    既然省里两位主要领导的态度是这样,况且昨晚又有年廷江与齐鲁辽失望而归的先例,周长缨虽然得委婉,但对桃花岛核电站一直不松口。

    岳文不时看着手表,又不时回头看看,却始终看不到那个人的身影,昨晚他自己要过来,可是怎么现在还不到?

    当然,他也可能不过来,而且理由正当,任何人都不出一个“不”字来,都会理解。

    可是,他刚转过头来,后面的区发改委主任李志海就接起电话……

    “一个正厅级的区委书记,凌晨赶到沈南,都象你们这么干工作,还有什么事干不成?”跟随着周长缨的三十出头的年轻人看看前面的廖湘汀,感叹道。

    “我们……”岳文刚要回答,身边马上走过一个人来,大步流星,稳健前行,岳文的心马上急速跳动起来,他的人,终于还是来了!

    岳文突然觉着鼻子陡然一酸,他马上将头扭向了一边。

    “周主任,早上好。”秦湾开发区管委主任谭文正出现在了周长缨一侧,一夜间,他竟长出了不少白头发,但精神仍然很足,他笑着向周长缨伸出手来。

    “文正?”周长缨蓦地转过身来,不住地上下打量着谭文正,神情已不能用惊讶来形容,是震惊!!!

    “你,你怎么也来了?”

    廖湘汀也在看着谭文正,笑容却早收敛。

    “昨晚我们家蒋主任给我打电话,是桃花岛核电站遇到点麻烦,廖书记不用我过来了,我在家里实在坐不住,就赶过来了。”

    周长缨站住了,不走了,感慨了,“工作是干不完的,还是身体要紧,还得抓紧时间到京城去,到301去看看……”

    301?

    中国人都知道,地方的人去京城那个医院看病,那看的可都是在地方看不了的大病、重病。

    发改委的年轻人疑惑地看看岳文,岳文勉强笑笑,没有答话。

    “我这两天就去,”谭文正笑道,“回头把家里的工作一安排,后天就走……”

    谭文正得很坦然,好似此事与他无关,在着别人家里的事。

    “你现在感觉身体怎么样?”周长缨又问道。

    “没什么感觉,去年体检在肝上发现了一个结节,我也没当回事儿,今年体检时这不查出是个肿瘤,嗯,九公分大……”

    发改委年轻干部的脸上顿时变了颜色,他看看岳文,脸上五味杂陈,但更多的是震惊!

    九公分大的肿瘤!

    许多人听到这几个字,精神就会崩溃,但眼前的这个管委主任,还是若无其事地站在省发改委主任面前,还在为核电站作着最后的努力。

    怎可能会若无其事?

    那只不过是强自压制自己的情绪罢了,就是岳文这个局外人,听到这个消息,也是震惊得不出话来。

    岳文示意发改委这位年轻人与领导们拉开距离,前面几个领导还是不紧不慢地走着,谈论的话题仍是核电站——桃花岛核电站。

    沿湖走了半圈,核电站终于还是不敌眼的老豆腐,几位领导在那家全城闻名的老豆腐摊前坐了下来。

    “湘汀,文正,你们什么也不用了,”周长缨看看坐在眼前正一脸期盼地盯着他的两个正厅级领导,“我就大胆作一回主,今天上午,桃花岛核电站一定会现在发改委上报省政府的重点建设工程名单里!这一点,你们放心!”

    …………………………………

    …………………………………

    “终于涉险过关了。”看着周长缨乘车离去,蒋胜感叹道,他看看廖湘汀与谭文正,心里却一点也不轻松。

    这还没出省,战争就打得这样激烈,如果不是谭文正亲自赶来,这份大病在身仍然对事业、对发展的执着打动了周长缨,以哀兵致胜,那桃花岛核电站肯定就要搁浅了。

    可是,这是一把双刃剑。

    九公分大的肿瘤啊,洗缨湖畔恐怕就是谭文正最后的谢幕演出了吧,而桃花岛核电站的所有争取工作,一段时间内恐怕都要压在他身上。

    “文正,你到底还是来了,”廖湘汀到达后听蒋胜给谭文正打了电话,他本想阻止,可是谭文正已经在路上,他长舒一口气,“唉,也多亏你,要不恐怕还没上会,秦湾就与核电失之交臂了。”

    一个人骤然听到癌症二字,骤然听到肿瘤二字,不五内俱焚,惊魂失魄也差不多,廖湘汀曾知道一位领导,查出肺癌三个月后,人就没有了,不是病死的,是被吓死的。

    可是,谭文正能来,能放下心魔,这得多大的毅力啊!廖湘汀一时不知该什么好了,他感觉,什么都是多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