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0章 第二梯队与第三梯队
    “岳,怎么没看到廖书记与谭主任啊?”林荫坐在后排,一种淡淡的香气就弥漫了整个车厢,让人不由自主陷入包围,连蒋胜的司机好象也文雅起来。

    刚才,林荫客气了几句,就坐上了岳文的车。她还没有学车,自然也没有买车,可是,外面下着雨,这种雨天,有辆车接送总比打车要强。

    “谭主任,肝癌。”岳文轻轻道。

    林荫有些意外,“肝癌?他才四十多吧?唉,挺实在的一个人,喝起酒来太实在。”

    这年头,恐怕“实在”二字,就是对一个人人品最大的褒扬吧。

    可是,岳文还记得辛河发大水那一幕,虽然他也为一个人的生命感到惋惜,他也绝对不会幸灾乐祸,但对谭文正这个实实在在的人,他心里是有距离的。

    车厢里出现了难得的沉默。

    “廖书记也走不开,”岳文马上打破了沉默,“中组部的领导在秦湾调研。”

    上级领导对一个地方调研的新闻一般都是两天以后才在新闻媒体上发布,林荫又不关心这个,自然不知道。

    “岳,这趟你怎么跟着过来了?”林荫虽然不关心大领导,但似乎很在意他这个领导。

    岳文明白,这个时候,跑来的应是李志海,自己作为廖湘汀的秘书,廖湘汀没有来却把自己派来,本身就不合乎常理。

    “我是过来搞好服务的,”岳文本想开几句玩笑,可是自跟林荫还没有熟到开玩笑的程度,况且她是省发改委的处长,一转念间,他的话就变得很正式,“林处,我们的桃花岛核电站今年还有机会吗?”

    “刚才你们蒋主任也问过我,”林荫笑了,话却不象对蒋胜那样官方化,“今年可能真不成了,韩省长改过了,他定稿后还没有再改回来的先例,……往后不好。”

    如果山海省在今年或者明年的争夺中脱颖而出,那一个省几年内再建造一座核电站的希望很渺茫,而如果山海省不能出线的话,那么将来秦湾也很难有机会代替现在文件上的两个地市——荣阳与昌威,去展开全国性的争夺。

    “林处,那就没有一点办法了吗?哪怕有一点办法,”岳文突然想起了临行前廖湘汀郑重的神情,风萧萧兮易水寒,此时想起来竟有些悲壮,他无暇顾及林荫的容貌,很专注地盯着她。

    林荫心里的琴弦象被拨动了一样,但脸上仍然很平静,“上午,处里同时给你们与云海打的电话,云海的动作很快,下午就来了,并且是********、市长一起过来,……你们的动作太慢了。”

    林荫得委婉,但岳文也明白了她的意思,如果是做通工作增补一个地市的话,那也只能是云海。

    当前,争取核电建设的地市已经分为三个梯队,荣阳和昌威无疑是第一梯队,而云海行动早,有望递补进名单,那就是第二梯队,秦湾,无疑站在第三梯队了。

    “上次,于润儿生病,我提醒过你们,”林荫突然又道,“桃花岛离度假区太近,你们的金沙滩和交城的银沙滩全国都有名,‘吃游秦云荣,行住金银滩’嘛,省里,对旅游业,也很支持。”

    她得很含蓄,待岳文还要再问,车子已经到了学校,林荫推门下车去接于润儿去了。

    蒋胜的车里有伞,岳文赶紧打着伞跟了过去,冷冷的雨水飘过他的脸上,他却慢慢品出林荫话里的滋味来。

    于润儿出来了,穿着鞋子,却净往校园里水泥地上的水洼处踩,林荫在后面追赶着,岳文也在后面追赶着,他把伞举在母女俩的头顶,任凭自己被雨水淋湿。

    “叔叔,”上了车,于润儿显得很开心,“你又来沈南开会吗?”

    “看,不让你到处乱跑,你就是不听,叔叔为给你打伞,身上都湿透了,”林荫责备道,“快谢谢叔叔。”

    “谢谢叔叔,”于润儿忽闪着两只大眼睛,就象东瀛漫画里的大眼睛女孩,“我最喜欢下雨了,妈妈,我就是下雨时生的。”

    “是吗?”岳文也喜欢下雨,大学时尤其喜欢,下雨时全宿舍的人租一套黄易的,雨声风声读书声,声声入耳,那大学生活过得,真是惬意,哪象现在下着雨还要出来求爷爷告奶奶地跑项目,“是吗,叔叔也喜欢下雨,这样,晚上叔叔请你吃饭好吗?”

    于润儿看看林荫,忽闪着眼睛笑道,“我听我妈妈的。”

    林荫看看岳文,“岳,上次麻烦你就很不好意思了,润儿晚上还有作业,就不麻烦你了。”

    于润儿看看岳文,偷偷撇撇嘴,耸耸肩,那意思,林荫了,她也没有办法,只能乖乖听话。

    车子慢慢驶进山大校区,粗大的白杨已经吐出新绿,此时嫩绿一片,全都氤氲在迷蒙的烟雨中,昏黄的路灯下,却不乏对对情侣走过,紧紧偎依,互相温暖着对方的心房。

    “雨过后,洗缨湖也很好看的,空气也好,每天早上晨练的人可不少呢,”林荫笑道,“许多领导,早上都围着洗缨湖晨练!”

    “噢,”岳文反应很快,许多领导,是不是……,可是林荫却没有给他继续询问的机会,带着于润儿下了车,“清河老豆腐也不错。”

    林荫笑着看看下车的岳文,挥挥嫣然一笑,消失在门洞里。

    “清河老豆腐?”岳文嘟囔着上了车。

    “岳主任,你不知道啊,”司机都是人精,信息来源也很广,蒋晓云与岳文的佚事自然也传进了他的耳朵,所以,不论岳文现在是廖湘汀的秘书还是将来是蒋家的女婿,他都得努力巴结,“这个摊子有些年头了,老沈南人都知道,夫妻摊,专卖豆腐脑,酱油和芝麻酱都是自制的,老头那葱油饼配上豆腐脑简直是绝配……”

    “真有那么好吃?”岳文自言自语道。

    “好吃,蒋主任也爱吃,”司机看看岳文,“明天我们一起去……”

    司机很健谈,也很能侃,从老豆腐到发改委,从李志海到周长缨,得岳文暂时放下桃花岛核电站,听起这些官场上的人文掌故来。

    “周主任是老资格了,听,前年就传要到省政府任副省长,李国华省长很赏识他……”

    ……………………………………

    ……………………………………

    当两人随便吃了点饭到了省委家属院时,他们才知道,蒋胜与李志海两人没有吃饭。

    不是没有买饭,也不是周围没有饭店,是实在吃不下。

    一下午的时间,蒋胜哑了嗓子,李志海嘴上起了燎泡。

    可是这一行人坐在车里等到九点多,挂着云海车牌的两辆车就开了过来,灯熄灭了,也静悄悄地停在了黑暗当中。

    “云海的车?”李志海看看蒋胜,蒋胜却不言语,如果云海********年廷江和市长齐鲁辽亲自过来,他们就是见到周长缨,胜算也不大。

    “怎么办?”李志海问道。

    “等吧,走一步看一步。”蒋胜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可是,周长缨并没有让他们等多久,等他的车子刚刚停稳,云海的车与秦湾的车同时拉开了车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