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9章 咬人的狗不叫
    四个字,掷地有声!

    完,廖湘汀笑着看着王玉印,王玉印也看看他,却又喝起了桌上早已凉透的茶水,包间里的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这是怎么了?

    岳文看看姜正明,姜正明也一脸无辜地笑着,他,好象也不明白。

    他再看周平时,周平却同旁边的袁国辉聊起今年即将到来的中超联赛来。

    看着这一桌上的人表情各异,岳文再看廖湘汀,仍是那幅一切尽在掌握的架式。

    霍达好似仍不甘心,“廖书记,你也知道,当时你还在交城的时候,玉印就拿下了银沙滩那块地,准备建旅游度假区……”

    噢,到这里,岳文马上明白了,交矿他没少跑,交城也没少去,交城好玩的地方,他带着宝宝、黑八等人几乎玩了个遍,银沙滩相比北部的金沙滩,离芙蓉街道更近,夏天哥几个晚上经常开车去洗海澡。

    银沙滩沙质细腻均匀,太阳下银光四射,宛若镶嵌在蓝色丝绸上的银盘,故名银沙滩。银沙滩南濒大海,背靠黑松林,阳光、大海、沙滩、松林,动静结合,交相辉映,是国内绝佳的休闲度假天堂。

    沙滩往东迤逦蜿蜒,就到了桃花岛,可以,银沙滩既是平州的,也是交城的。

    而现在秦湾和开发区决定兴建桃花岛核电站,肯定会对将来旅游度假区的开发造成影响。

    他看看王玉印这个当事人,却仍是谦卑地笑着,仿佛此事与他无关。

    屁股决定脑袋。

    这个度假区的建设事关交城的税收与gdp,在这个招商为王、引资为上的年代,交城********霍达坐不住了,很有可能与王玉印也有些感情因素在里面,今天才会把这个问题抛到桌面上。

    廖湘汀虽然当时拍板建设这个度假区,但他现在已是站在开发区的角度上,这个度假区的未来,就不在他考虑范围内了,或者,考虑不着了。

    所以,当霍达到核电站的时候,廖湘汀马上亮明了自己的观点,不给对方有任何幻想。

    “玉印,这块地你拿到手几年了?”廖湘汀笑道,“一直捂在手里,舍不得开发,如果将来核电站建起来了,带动琅琊街道和交城的沙河镇,就会连成一坐城,你这块地皮,将来还能升值。”

    王玉印笑笑,不话了,霍达对着跟前的海参捞饭使起劲来,好象他这个********饿了三天,就等今晚这一顿了。

    这先是试探廖湘汀对核电的态度,试探清楚后,知道已是箭在弦上,霍达的意思是……?要补偿?还是……

    岳文看看廖湘汀,拿不定主意了。

    但有一条,霍达肯定是认为开发区建设核电站,影响到交城了,交城得不着任何好处,将来还要影响交城的旅游项目,不定也影响将来的地产项目。

    “银滩那块地确实不错,”袁国辉却插话了,“我家老爷子大家都知道,……所以,我从不在开发区和交城拿地,银滩多好的资源,一建核电站这度假区没法搞了,只能建商品房。”

    廖湘汀看看袁国辉,算是默认了这个法。

    但大家都知道,既然度假区没法搞了,商品房在远离县城的位置,能卖多少钱、能卖出多少套都是未知数。

    “袁总,”岳文笑着站了起来,原本在这种场合,秘书的职能就是添茶倒水,但廖湘汀讲过,不希望他做一个只会添茶倒水的秘书,“桃花岛核电站,不会影响度假区的建设。”

    “嗯?”袁国辉看看他,脸上一脸平静,似乎并没有因为他是一个秘书而打断他。

    岳文看看廖湘汀,见他不反对,方才笑着继续道,“之江盐海有三个核电厂,秦山核电厂,距离盐海县最近距离为7公里,秦山一期1公里之外就是村庄,二期围墙之外20米就是居民房,三代核技术对距离的要求在缩短,恐怕核电厂围墙外五米还可以再开一家凯悦。”

    完,他笑了。

    好笑吗?

    他看看严肃认真地看着他的周平,瞪眼喘气看着他的霍达,一脸庄容的袁国辉和仍是一脸谦卑的王玉印,都没有笑。

    “盐海县附近有一个国家3a级旅游度假风景区——南北湖风景区,号称申城的后花园,距离秦山核电站只有8公里,这明什么,明核电厂运行这么多年并没有影响这个风景区的运行。”

    “银沙滩与桃花岛核电站直线距离最近大约为9公里,我们开着车实地测量过,离银沙滩中心位置12公里多一点,交城区内银沙滩风景区的发展规划只要是与核电站呈相反方向发展,核电站并不会影响到风景区,而风景区只会因核电站的建设而受益!”

    岳文完,静静地看着大家,包间里却是一阵寂静。

    袁国辉看看他,随即转过头来,“廖书记,这是你的秘书,先不讲得是不是有道理,这些数字都在脑子里,看样子,是下过一番功夫的。”

    “嗯,”廖湘汀笑道,“你不是问我金鸡岭的金矿是谁收回来的,汉北水泥是怎么引进来的,周疃大集是怎么搬迁的,喏,”他伸出一根手指,指指岳文,“都是他的功劳。”

    霍达、周平等人都忍不住瞅着岳文,“我呢,伙子,我怎么老是看着你面熟,”周平笑着一拍桌子。

    姜正明马上知着补充道,“去年江平带着来过,也是在这里……”

    “对,对,对,就是你,”周平立马变得神采飞扬,“让秦北老闻的儿子赔了四箱六粮液的伙子,就是他!”

    …………………………………

    …………………………………

    “廖书记,回家吗?”

    反光镜里,凯悦大酒店的霓虹已经远去,周平、霍达、袁国辉、王玉印等人的身影已经缩,渐渐看不清楚,只剩下夜晚的旖旎与繁华。

    “回家。”廖湘汀兴致很高,他看看坐在副驾驶座上的这个伙子,感觉离自己很近,“嗯,岳,你对袁国辉什么印象?”

    岳文回过头来,有些诧异,自从他服务廖湘汀以来,在他的印象里,廖湘汀还从没主动评价过一个人。

    “干练、干脆,感觉不是个拖泥带水的人。”岳文笑道,“他当过兵?”

    “当过,”廖湘汀笑道,“以前的常务副省长袁昂的大公子,”他今晚心情不错,主动起这个山海省官场上的老人,“但袁省长立下规矩,子女经商可以,不准来开发区……王玉印呢?”

    “感觉很谦卑,很有礼貌,但是过犹不及,感觉有些象装出来的样子。”

    “嗯,能看到这一步,就很不错了。”廖湘汀赞道,“武在看人上,跟着岳学。……他以前是海帆集团的副总,与庄瑞健拍了桌子,这才自己拉杆子单干。”

    庄瑞健?

    这可是秦湾最具传奇性的人物,他是海帆集团的董事长,也是响誉全球的著名企业家、管理大师,还曾入选《财富》全球最伟大的五十位商业领袖,当然,还是************。

    “他敢跟庄瑞健拍桌子?”岳文问得有些迟疑。

    “对,他敢,”廖湘汀的眸子里闪着光,“人不可貌相,……这咬人的狗,不叫!!”

    王玉印——狗?

    想想这个谦光可掬的中年人,想想对自己这个秘书都要笑脸相迎的大地产商,这人,与庄瑞健拍了桌子?

    嗯,不管他是狗是人,但,是个人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