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5章 明谋与暗战
    “打什么电话?”司机陪着笑,“大年初一,就是偷也都回家过年了,”他心里嘀咕道,我们这待遇,还不如偷呢,“你们看看,我也不象坏人啊。”

    “坏人的脸上都没有坏人俩字,”坐在里面的岳文笑道,岗亭的玻璃只能从里面看到外面,外面是看不到里面的,司机也看不见里面坐着的是谁,“这大正月初一的,还是心为好。”

    “打个电话吧,”门岗的口气虽然一幅为司机着想的样子,但态度更加不容质疑。

    “怎么回事?”车窗玻璃摇下来了,从里面探出一张圆脸来,语气和样子都很不耐烦。

    司机马上屁颠屁颠地跑过去,“以前又不是没来过,也没见他们这么严格……”

    这里的门岗也自视甚高,听他不三不四地罗嗦,两人也来了气了,“今天就严格一下给他看看。”

    车门,被司机打开了,紧接着,一个领导模样的人从车里下来,朝岗亭走过来。

    “师傅,过年好,我是乐安的市长,过来给领导拜年,”他看看两个从里面出来的门岗,“我们昌威市委的范书记也住这里。”

    乐安的市长,不过是一个处级干部,在这里,处级干部这些门岗整天都能见到,一抓一大把,很新鲜么?

    乐安的市长有些着急,********就在这里等着他们,可是他们不敢打电话,因为让一个门岗拦住再给********打电话求援,就是不争核电项目,也会在范盛文的心里大打折扣。

    “这位领导,”门岗话不软不硬,“我们在这里值班,这就是我们的职责,您也别难为我们,打个电话吧,就一个电话的事。”

    “怎么非要打电话不行吗?”乐安市长的声音有些高,周围的人马上都往这看,大年初一,女人都是花枝招展,男人都是上下一新,虽然没有围住这里,但顷刻间走走停停,周围也站了不少人。

    “这是纪律。”一个门岗道,那话里的意思,您不会连纪律都不遵守吧?

    乐安市长还没打电话,坐在车里的乐安********的电话又响了,范盛文还在楼上等着他们。

    书记举着电话满面焦急地也下了车,把电话举到门岗跟前,“师傅,您看看,我们家范书记刚打的电话。”

    “范书记确实住省委家属院,”一门岗看看电话,却并不接过来,“但你们不是去周主任家吗?”

    这是县长遇到门岗,有理不清了,再这样耽搁下去,那就是转着圈丢人了,乐安的********瞅瞅人群中,脸色马上好起来,呵呵,还真看到了熟人。

    “李处,过年好。”乐安********笑着走了过去,与一一个一脸惊讶的中年干部握起了手,又声嘀咕了几句。

    那中年干部看看他,笑着直过来,“李科长,”他对其中一门岗道,“这是乐安市委的孙书记,过来给领导拜年。”他这么一,周围的人都朝这里看看,慢慢都散了。

    两个门岗互相看看,“那好吧,登记再进。”

    中年干部见自己的话起作用了,笑着跟孙书记一握手,也不啰嗦,也急急走出门去。

    “让他们把车放外面。”岳文拉过一门岗,声道,“跟人家就能句过年好,跟我们连个笑脸也没有。”

    门岗好象在回忆,岳文哪给他时间,“有些人,就应该让他们长长记性。”

    门岗看看他,下意训地又出去了,“车不能往里开,放在那里吧。”他一指外面。

    “师傅,那能告诉我们周主任家在哪吗?”眼见着时间紧急,乐安的市长很着急,也不辩解了,可是他只知道几楼几幢几号,对于位置还有些分不开,也难怪,这家属院太大。

    “往西走,走到头拐个弯就到了。”岳文笑着出来了,阳光洒在他身上,嗯,这个人很阳光!

    “走吧。”乐安********把目光从岳文身上收回,又看看市长,两人匆匆朝西面走去。

    人家范伟还知道声谢谢啊,这两人,走得这么急,连句谢谢也不。

    “师傅,有件事想麻烦一下,”看看远去的乐安书记和市长,看看司机正在停车,岳文拉住其中一个象是领导模样的门岗,“如果以后这个牌子的车过来,能不能给我打个电话?”

    那个门岗看看他,不等他提问,岳文马上堵住他的嘴,“具体情况我就不多,老哥,如果方便,就给我来个电话,你每月的电话费我包了。”

    那个门岗又是看看他……

    岳文与武又回到周长缨楼前,好一会儿,乐安的书记和市长才气喘吁吁地赶到这幢楼前,大衣也脱了,领带也歪了,满脸的汗,满脸地惶恐……

    “你笑什么?”武看看把头埋下的岳文,“笑得这么贼?”

    “你不知道,”岳文笑得肩膀直抖,“上面有好戏看了。”

    上面的好戏他们看不到,他也没法再上去,可是,后面的好戏,他现在一样无法看到,只不过,后面那个门岗确实打过几个电话,只要关键时侯,昌威的人一来这个院子,他马上就知道了。

    很快,秦湾有针对性的应对举措就会出来……

    而门岗一人知道这事,他自己也不会将这事出去。

    ………………………………

    ………………………………

    廖湘汀与谭文正笑着走出楼来,两人都很高兴。

    周长缨的态度很热情,当然不排除有过年留客的成分,但感动之情溢于颜表,本来周长缨中午想留饭,但这是万家团圆的日子,拜年就是拜年,不能不识趣到留下吃饭。

    “也难怪范盛文不高兴,连区的大门都进不来,还能找错地方,那国家发改委的大门他们更进不去,”谭文正笑道,“还怎么去争核电?”

    廖湘汀也笑着不话,看看静静地站在门边迎候的岳文,“政策决定下来,干部就是关键因素,核电这场战争,打多长时间,谁心里都没准,不过,乐安今天在周主任心里——丢分啊!”

    两人简单一交流,都上了自己的车,两辆车子出了大门,却分道扬镳,各有自己的活动路线。

    “走,看看老领导去。”廖湘汀分咐武道,待车了转入大道,他看看岳文,“乐安的书记、市长怎么回事?”

    岳文马上会意,廖湘汀是猜到了过程,“是门岗不让他们进来。”他也不多,“我跟门岗了,只要乐安的这个号牌的车再来,可以给我打电话。”

    廖湘汀一惊,“这个,不妥吧。”

    “您放心,我只是跟一个门岗的。”岳文笑道,“不会出差错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