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1章 差点上头版
    在雄壮的国歌声中,省人代会圆满完成各项议程,胜利闭幕。

    就在廖湘汀走出会场时,一个记者仍是“不依不饶”追赶了过来,廖湘汀一边笑着一边往前走,岳文拿着包也笑着跟在后面,另记者手中的相机“咔嚓”一声,廖湘汀的笑容就永远定格了。

    等到第二天,山海日报第二版就刊登出了这张照片,岳文没有发现,廖湘汀没有发现,还是蔡永进接到宣传部电话才找出这张报纸。

    照片上,廖湘汀意气风发,寒风吹起他的衣襟,岳文一脸微笑地看着廖湘汀,二人都是一脸灿烂,笑得那么开心,那么满足,在这个春寒料峭的时候,在这个年末岁尾的时候,这两张笑脸,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蔡永进的脸上也是一脸灿烂,见廖湘汀出了电梯,岳文快走几步去给廖湘汀开门,他跟着也进了廖湘汀的办公室。

    “廖书记,”蔡永进笑着把山海日报递给廖湘汀,“这张照片选得好,都可以得普利策摄影奖了。””

    恭维人也是一门技术,话不在多,更不在啰嗦。

    廖湘汀接过报纸,紧皱的眉头马上打开了,他看着报纸慢慢朝座位上踱去。

    可是到了座位上,却把报纸递给了岳文,“岳,什么事笑得这么开心?”他的心情很好,眉头舒展得很开。

    岳文笑道,“我看着你笑,我也就跟着笑了。”

    蔡永进也笑道,“在全省这么多地市中,一些地级市的市长都上不了省报,我们上了两回。”

    廖湘汀笑着看着蔡永进,电话却响了起来,从他笑着的答话里听,几乎都是秦湾或者省里一些熟人,打电话过来调侃,临近年关,大家心情都很放松,话也很放松。

    看着宣传部杨部长又笑着由王晓书引导着走进来,廖湘汀笑道,“秘书长把最近的会议梳理一下,区里的几个大会能年前开的,就年前开了吧。”

    还有几天就要过年了,区里的两会定在了年后初十,而秦湾的两会则定在正月十六,所以年后并不轻松,廖湘汀才有了把会议加紧往前撵的想法。

    而这些会议,诸如全区总结表彰大会、纪检监察会议、社会稳定会议、干部队伍建设会议等,涉及管委、纪委、政法委、组织部、宣传部等部门,两办之间还要协调,工委办公室也要准备讲话材料,因此,会议的筹备已经从一个多月前就开始了。

    这些会议,即是常委部门各条线上的总结大会,也是对明年工作的布置安排的大会,必须要开,而且廖湘汀还要亲自出席、讲话,也正是通过这些讲话,通过这几个大的会议,工委对全区的明年的工作安排,层层贯彻下去。

    岳文回到办公室,王晓书笑道,“差点上头版,岳,这笑得都能上春晚了。”他笑得挺开心,看不出有丝毫芥蒂,阎挺、崔金钊等人也都聚在一起,显然也是在议论这张照片。

    岳文也笑道,“今年的春晚主持人,如果请我,我就去,大不了不回家过年了。”

    阎挺示好道,“老岳笑得绝对比那个朱军好看,我看你站在周涛身边最合适。”

    一席话,得岳文眉开眼笑,“我看可以,咱至少咱比他白!……”这样的科室气氛,是需要大家一起共同来维护的,他把手机调到正常上,正想多两句,手机里就有信息响了起来。

    他拿起手机一看,是陈江平的,却是一本正经的几个字,“都上省报了?”

    看完陈江平的短信,他一翻手机,嚯,这电话调到震动上,一会儿功夫,就有几十个未接来电,信息嘛,他乐了,二百多个,数量上,堪比去年过年的拜年短信了。

    他打开粗略一浏览,全区认识的,不认识的,街道同事、党校同学、选调生……有打电话的,也有发信息的。

    芙蓉街道社建办的电话也赫然其中,呵呵,连葛慧娴、任功成也打来了电话,他笑着翻着,却发现蒋晓云只是发了一条信息,象她话一样,字数也很少,只有四个字——“省报,恭喜。”

    他正思量,阮成钢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年底之前,是人心安乐的时候,也是人心燥动的时候,因为,年底也是动干部的时候,这个时候,区领导不淡定,街道、处局领导不淡定,就是这工委办里,也不淡定。

    跟随廖湘汀,岳文知道,秦湾市年前动干部,开发区年后动干部,但这几天流言已经传开,“地下组织部”已有传言,有人也侧面想通过岳文打听,但岳文的回答就三个字——“不知道”,马上就叉开话题。

    在这种事上,在这种时刻,话一定不能暧昧,暧昧起来,别有用心的人就可能借题发挥,那到时作为跟着廖湘汀的秘书,他就真是有嘴也不清了。

    其实,他看到过组织部送过来的干部调整方案,阎挺也在调整之列,到琅琊街道任组织委员,他自己可能也得到了消息,这几天话全是过年话,刚才在督查处办公室里,也是春风得意。

    “兄弟,电话都打爆了吧?我怎么觉着你比廖书记笑得还好看!”岳文又笑了,他都能想象得到阮成钢倚在椅子上拿着手机的样子,“什么时候调干部?”阮成钢问得很直接。

    对别人,可以三个字打发走,但阮成钢问他,岳文却不能象应付其他人一样,“年后吧。”他知道,他关心的是开发区的事。

    “温,要走了,到市司法局。”阮成钢突然道。

    岳文马上反应过来,他这是在求证,如果温起武离开开发区,那么,政法委书记的位子就空出来了,而周平安,是最可能接替温起武的人,虽然阮成钢没有什么进步,但是新来局长还是周平安仍兼着公安局长,才是他最关心的。

    他马上想起,两会前,廖湘汀去过一次秦湾,单独到组织部去了一趟,他没有跟着上去,与武在车里等着,当时,他就觉着应该与年底区领导的调动有关,毕竟廖湘汀接任书记一年了,也该动一动区一级的领导了。

    “这个,我真不知道。”岳文道。

    “你真不知道?”阮成钢有些不相信道,“到司法局任副局长,党委副书记。”

    “噢。”这个安排就不好了,温起武原本就是副厅级,理应安排一个正职,而副局长才是正处级。

    “管委那边也要动,听刘主任要走,曲主任到站了,蒋有可能任常务副主任。”

    这又是岳文没有想到的。

    干部调动,廖湘汀最有发言权,他又是市委常委,市委组织部也要听取他的意见,看来温起武背后的那些事他早已知道,不过,也可以证明,蒋胜是没事的。

    不过,温起武这算平安着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