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8章 省长来了
    人,最忌得意忘形。

    当着廖湘汀及两个区委常委的面儿,自己虽是廖湘汀的秘书,但也没自己话的份,但此时,话要,又不能多,就象在下午的审议一样,在省长跟前发言,话要精炼,点到即止,所以廖湘汀才让曾雨来去改稿子。

    刚才的话就有些啰嗦,岳文直接道,“桃花岛上的三个村都支持建核电站,都主动想搬迁。”

    蔡永进见廖湘汀有些疑惑,笑着解释道,“从八三年到现在,二十年了,村民对核电早已经从心里接受了,九十年代,村里就不允许再批宅基地,一些到了结婚年龄的伙子也都跟父母住到一块,大家现在都争着吵着要搬迁出桃花岛去。”

    这是个现实的问题,但什么时候能够搬迁,廖湘汀也不准。

    “好,那我们就这个。”廖湘汀一锤定音。

    前天,已经跟李国华省长汇报过,下午再重点强调一下,后面又有电视台和报纸的报到,前中后都有安排,在领导心中形成印象不成问题。

    而云海,估计不会象秦湾这样,出手这么早!

    他所担心的是李国华省长先参加云海的审议,后参加秦湾的审议,如果云海提出核电来,李国华省长到了秦湾人大代表团时,不会就核电讲太多,所以谈话更要简明扼要,直指要害,争取留下深刻的印象。

    “走,吃饭,我就不过去吃了,”廖湘汀往外走去,“九十年代,星岛工业园落户之江的平江,山海省全省上下深刻反思,这一次,我们绝不能再让类似事件在秦湾重演!”

    …………………………………

    …………………………………

    山海大厦会议室。

    当李国华省长步入时,秦湾市市长郑权带头,大家起立热烈欢迎。

    李国华省长很随和,逐一与大家握手后,笑着招呼大家坐下,然后开始听取秦湾市人大代表对省政府工作报告的意见。

    人大代表们各抒己见,踊跃发言,气氛十分热烈。

    当轮到廖湘汀发言时,廖湘汀放下手里的笔记本,“上午听取了省长作的省政府工作报告,我与其他代表一样,感受到这是一个振奋人心、催人奋进的好报告,是推动山海省跨越发展、实现奋力崛起的纲领性文件……

    审议时的发言不需曾雨来准备,他要准备的是有关核电画龙点睛式的内容,半页纸,字数虽少,但却比长篇大论更为难写。

    “结合报告展望秦湾开发区明年的工作,感觉肩头压力与责任都很大。……今年我们将着重从三个方面努力……”

    “明年,我们规划的重点任务之一就是启动桃花岛核电站的筹备工作,作为秦湾的工业聚集地,今年我们深受电荒困扰,……桃花岛核电站,我们已经等了二十年,秦湾开发区的老百姓、岛上三个村的居民也盼了二十年,建设、发展核电的理念早已深入人心,都盼望着能早日搬迁出岛……我们的目标是力争在未来的几年一举解决制约开发区乃至秦湾发展的电力问题……”

    廖湘汀的话不多,但直点要害,李国华省长不时在笔记本上记着,郑权、姜主任及人大代表也都在本子上间或记录着,省电视台的摄像机也对准了廖湘汀。

    “湘汀的发言很好。”待廖湘汀发言完毕,李国华笑着打着手势道,“刚才,在云海代表团,云海的代表也提到了建设核电站的想法,我也讲了不少,作为山海沿海的两大经济活跃带,同时看到核电的重要性,那我就再多几句。”

    领导很谦虚,大家也都很热切,核电,这是一个全民性的话题,也曾是或者现今仍是一个谈虎色变的话题。

    “发展核电站,大家一方面是因为今年的电荒,也肯定看到了建设核电站的效益。以大亚湾核电站为例,一座核电站对经济社会发展的影响是巨大的,初步估算,投资与gdp的拉动效应该为1∶1.5,如果700多亿元的工程投资就能拉动1050亿多元的gdp。从税收方面来看,如果按4台机组发电量,那每年将达380多亿度,如果按照国家统一定价计算,能够创造150亿元左右的收入,可以给当地创造30亿~40亿元的效益。”

    李国华省长不愧是北大的毕业生,数字都在脑子里,张口就来。

    “刚才,在云海代表团审议时,我也过,虽然当前经济快速发展,但适合建设核电站的厂址却越来越少。因此,已经得到国家审查认可的厂址是国家的宝贵资源,也是省里的宝贵资源,可以这么,拥有合适的厂址,就意味着抓住了‘摇钱树’。”

    李国华省长的兴趣很高,“我省经国家认可的厂址有六个,但却不能一窝蜂地发展核电,据我所知,全国除了内陆几个省份以久,几乎所有的省份今年都有发展核电的计划,雄心勃勃啊,……嗯,所以,今年省里的计划就是重点推出一个地方,一定要成为首批拿到国家发改委核电路条的省份。”

    郑权看看廖湘汀,廖湘汀却全神贯注地在听李国华的讲话,“核电,可以这么讲,无论对地方还是对省里,意义都很重大。”

    李国华笑着看看省政府秘书长,“时间拖一下没关系,我多讲两句。……嗯,在中国核电的版图上,还从没有山海省的位置,你们看,之江有核电,粤东有核电,江南也有核电,这与我们这样一个经济大省、经济强省和旅游大省的地位是严重不相符的。”他的表情一下变得严肃起来,“所以,不论是秦湾还是云海,不论是荣阳还是昌威,建设核电站,我都支持!”

    “……风电,基本是靠天吃饭,火电,污染又太严重,但我们山海省的电力结构单一,基本上是火电,我们每年发电需要煤7000万吨以上,而省内只能供应一半左右,3000多万吨以上的缺口需要从外省调入补充。”

    会议室里静悄悄的,无论是坐在前排的代表还是坐在后排的省人大及市人大的工作人员,都在本子上快速记录着。

    “而我们省的电厂主要分布在山海南部煤炭资源丰富的地区,而整个山海省的负荷中心却是在东部沿海一线,电力分布、电网结构都很不合理。”

    “所以,我们一定要建立与山海经济发展程度和经济地位相称的能源体系,建立与全省发展定位相匹配、与经济社会发展相协调的能源保障体系,……国家对各省市、自治区都明确下达了减排指标,我们也不能再去发展火电,所以,核电这种清洁能源要大力鼓励,……”

    “发展核电已经列入了国家通盘考虑,到2020年前后全国将形成3000万千瓦以上的核电装机容量,同志们,时不我待,山海一定要抓住当前的机会,大力发展核电……”

    到最后,李国华省长有些痛心疾首,也有些语重心长,“所以,明年省发改委必须把我们发展核电的地区上报国家发改委,我们不搞两个拳头出击,要集中力量,一个拳头打人,推出一个地区,那就是代表山海,那就一定要在全国的竞争中胜出!”

    他看看廖湘汀,“我们的干部有这样的决心是好的,有群众的大力支持更好!毕竟核电被某些媒体妖魔化,有时到了谈核色变的程度,”他又看看郑权,“群众支持,这也明,秦湾的核电工作,是走在全省前面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