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9章 辞旧迎新
    发电车很快把电供上了,财政局里又是一片灯火通明。

    “这是今年第几次大面积停电了?”会议室里,廖湘汀的眉头又拧到了一块,今年全区的财政收入肯定会大幅增长,但他看看楼外依然黑暗一片的住宅区,话题却从财政收入转到了全区用电的话题上。

    用电是工业发展的“晴雨表”,每月供电公司都会提供当月的用电量,开发区作为秦湾市工业聚集地,项目一直不断在引进,企业一直不断在增长,工业用电量也一直在增加。

    但从2003年夏季开始的“电荒”,逐步在全国蔓延,除之江省外,山海省成为当年全国拉闸限电范围最大、缺电最严重的省份,企业发展遭受严重损失。

    而秦湾又是山海省缺电最严重的地区,开发区自然是首当其冲,虽然山海省及秦湾市按照“先生活、后生产”的原则,努力通过科学调度和有序用电的方法,尽可能确保城乡居民晚间生活时段的基本用电,但大面积停电仍有发生。

    工委办政研室已经就全区的工业企业损失情况汇总成材料,不得不,损失很大,令人痛心,有的企业竟在三个月之内损失了两千万元的外贸订单,想想就令人心痛。

    可是,廖湘汀不知道,在座的领导们也不知道,这场全国性的电荒从2003年开始,一直持续到了2006年,以至全国“十一五”规划纲要出台时,明确提出要积极发展电力事业,解决“电荒”困局。

    这是经济发展的“附骨之刺”,上到******下到省、市都在积极研究摆脱“电荒”的途径与路子。

    “第几次?”在座的领导都数不出来,本年度的大事,电荒绝对可以排进前三位。

    蔡永进看看廖湘汀,“如果桃花岛现在建起核电站来,肯定是要优先保障开发区的供电要求,也不会象现在这样出去求爷爷告奶奶了。”

    “秦湾电力供应完全依靠火力发电,是不行的,”廖湘汀是市委常委,许多话就站在了秦湾全市的高度上看问题,“我们没有水力资源,不能发展水电,但海上风大,山上风大,完全可以发展风电,我们的沿海资源非常稀缺,也可以发展核电。”

    “核电,咱开发区是有基础的,”黄照东敏锐地发现了话题的转变,接着不谈财政收入,也谈起了核电,“八三年,当时全国第一批核电站大亚湾、秦山核电站论证的时候,我们桃花岛也入选了,可惜当时没争取下来,就是九三年,还作为备选厂址……”

    一直沉默不语的谭文正突然道,“当时南方经济比较发达,国家的政策就是往粤东和之江倾斜。”

    他的脸很黄,是那种不健康的黄灰色,大家都知道谭文正的酒量很大,酒风也很正,就是下级来敬酒,他也不偷奸耍滑,大家都没往心里去,都以为是昨晚喝多了。

    “财政收入出来了。”财政局一副局长兴冲冲地走过来。

    “多少?”蔡永进看看廖湘汀,笑着问道。

    “地方财政收入28.9亿。”副局长也经常参加常委会,对领导心里最记挂的数字了如指掌。

    “还是没过30亿,”廖湘汀脸上有些失望,“好,吃饭,一块辞旧迎新!”

    ……………………………………

    ……………………………………

    虽然就餐是在财政局的食堂,但菜品很丰盛,廖湘汀的兴致慢慢高起来,与财政局领导班子、国地税等领导逐一碰杯,并敬了财政局全体职工一杯酒。

    岳文和司机武并没有上主桌,两人与管委办的吴锋等工作人员坐在一块,武一个劲地给岳文添着可乐,几个月下来,两人处得不错,财政局有中层干部过来敬酒,不用岳文话,武几句不咸不淡的话就都打发走了,省了岳文许多事儿。

    “岳主任,”财政局办公室主任刘国栋笑着走过来,今晚数他最忙,岳文正要叫着吴锋敬他一杯酒,见他象有话,就笑着站起来,两人走出餐厅。

    “我们喝我们的。”武很精明,看看谭文正的司机,喝的是“露露”,他也换成“露露”,两人就拼起饮料来。

    “岳主任,我们准备了点礼物,”岳文心里一跳,刚要推辞,刘国栋笑道,“这都是惯例,东西也不贵,蔡秘书长的那份麻烦你带给他。”他笑着把几张票塞进岳文手里。

    “那谢谢了。”岳文笑道,即然是惯例,那不能因我而打破。

    “岳主任,”刘国栋更加热情,“以前在芙蓉街道,周与不周的地方,就算过去了,等会儿,老哥给你敬杯酒,我们就算正式认识了,以后有用得着老哥的地方尽管吩咐。”

    想想他以前倨傲的样子,岳文笑笑,“老哥,哪里去了,老哥你,永远是我学习的榜样!”

    刘国栋不知是真没听出话里的味道,还是有意忽略,他亲热地抓住岳文的胳膊,“岳主任是人才,以前在芙蓉街道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别人到工委办都是先到哪个处过渡一下,你直接进督查处,直接伺候廖书记!刚才的表现,领导们也都看在眼里,廖书记真是慧眼识人啊,不服不行!”

    刘国栋又伸出手来,岳文只得也伸出手,两只手握在一块,岳文突然感觉手里多了一样东西,刘国栋却笑得更加灿烂,“新年了,老哥的一点心意,哎,别看不起你老哥,以后私人有什么场合,打个电话,我来安排……”

    岳文笑笑,却也不好直接拒绝,金条放在跟前都不眨眼,一顿饭我还去求人吗?“那谢谢老哥了,以后少不了麻烦你。”

    “别谈麻烦,麻烦就见外了。”刘国栋笑道,两人笑着进了餐厅,刘国栋果然倒上白酒,一连敬了三杯,岳文过意不去,要换啤酒,刘国栋死活不让,岳文只得干了三杯可乐,把个武在旁乐得直踢岳文的腿。

    财政局的干部职工很热情,但廖湘汀与谭文正并没有久待,八点多钟,就都下楼上车,在财政局干部职工的热情挥手中,车子慢慢开动,回到了工委大院。

    蔡永进晚上了喝了几杯酒,兴致也很高,武的车还没开进院子里,行政处的人已经准备就绪,烟花摆满了院子。

    廖湘汀与谭文正并排站在台阶上,蔡永进看看李丹枫,一挥手,两边行政处的伙子就开始放起烟花来。

    璀璨夺目的烟花猝然绽放,马上点亮了黑暗,照亮了工委大院的上空,火树银花,五颜六色,漫天华彩。

    天空中不知什么时候开始飘起了雪花,飘飘扬扬,无拘无束,自由自在。

    廖湘汀与谭文正兴致都很高,两人都笑着指点着,与从楼里出来的组织部、宣传部、纪委等领导交谈着,辛苦了一年,今晚这个时刻,是这个大院里上至工委书记下至普通工作人员最欢快的时刻!

    岳文笑着站在廖湘汀的身后,烟花不时照亮他的眼眸,雪花也轻洒在他的身上,他的眼睛不知是飘进雪花还是涌出泪水,有些湿润。

    不知不觉间,已经毕业一年半了,已经在秦湾有家了,也已经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也走出了金鸡岭,跨出芙蓉镇,站在了这个开发区最高权力的舞台之上……

    他的心情突然有些激动,烟花渐渐在眼前模糊起来,留在耳边的只有喧腾的炮响……

    嗯,二零零三年过去了,我,很怀念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