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6章 真话还是假话(屏蔽后改)
    “你去工委办公室,我是支持的!”陈江平笑道。

    可是,岳文现在觉着,这笑太假,假得让人倒胃口。

    就是嘛,支持我去工委办公室还跟廖书记汇报?为我这事汇报得着吗?嘴上一套,手上一套,当面一套,背后一套,他不由地又看看陈江平,这人也太可怕了。

    “你不是不想去吗?”见岳文脸上阴晴不定,陈江平笑了,“我知道,人往高处走,我找廖书记是为你的事,也是为我的事,……我可能也要离开芙蓉街道了,调到交通局了!”

    啊!

    哪句话是真的,哪句话是假的?

    出生到现在,老爸老妈都拿自己没办法,惟独这个陈江平,自己工作以来的第一个领导,岳文感觉在他面前,自己就象孙悟空,头上总有紧箍咒,甩都甩不掉。

    “廖书记确实有把你调到工委办公室的想法,我的想法还是让你干完大集搬迁,如果慢的话,这个年底前也能完成,不差这半年时间。”陈江平很舒服地倚在宾馆的被子上,“我也暂时不走,我们一块把辛河的芙蓉段完成了再走。”

    岳文看着他不言语。

    “年中,会动一批干部,……交通局,可是个烂摊子,你可能也听了,局长到秦湾开会,让秦湾的副市长在会上批得狗血淋头,谭主任,更是大会批会批,整个交通局的工作扯开发区工作的后腿……”

    见岳文听得认真,陈江平一指椅子,“坐,我们俩自从去年在秦湾好好交流过,还没再交过心。”

    岳文看看他那铮明瓦亮的大脑袋,暗道,心都交出去了,人,还能活吗,你骗谁呢?

    “我的设想是,我们一块在这把大集搬迁完成,到时如果你还想去区工委,我找廖书记,如果想回秦湾,我找周书记!”

    得推心置腹,信誓旦旦,岳文却更不敢相信,这人太能了,自己这点心眼在他跟前,简直就是孩子

    他质疑地看着陈江平,陈江平道,“你看,今年的辛河改造,我们无论是加油站搬迁、清淤,还是水泥厂搬迁,我们都没花钱,没花一分钱,否则,就这几项,会把我们街道的财政拖垮的,不仅没花钱,中建工还给我们送了一个大礼包——汉北水泥!”

    陈江平笑得很是开心,“廖书记知道你的功劳,我这个人,不贪功,也不诿过,是你的功劳就是你的功劳!”

    “廖书记想让你给他干秘书,他没明,我听出来了,‘不能一直干具体工作,还是要让他接触一下全局’,这是他的原话!”

    岳文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有一点他自己敢肯定,陈江平的这些话,他不可能找廖湘汀去当面询问。

    “所以,这个节骨眼上,你不能气馁,别因为一时达不到目的,就泄气,那以前的表现都做无用功了,廖书记也看不起这种人,”陈江平看看他,“你是聪明人,响鼓不用重捶。”

    岳文站了起来,走到门口却让陈江平又给叫住了,“你转正定级的事,定为副科级,仍兼主任助理,金鸡岭村党支部书记!”

    这与以前没什么两样,岳文只简单了句谢谢。

    可是,关于定级,岳文不知道的是,陈江平给他努过力,

    使过劲,他的目标是给岳文定为正科。

    可是,否定的仍是廖湘汀,“正是年轻时,又取得大成绩,也正是气盛时,不可过快,这对他以后成长不利。”

    这些话,也是原话,可是他却不能对岳文讲。

    “我的这些,你考虑一下,”看到手机上蔡永进的电话,陈江平看看外面的天色也不早了,“晚上吃饭,为什么让我去陪交通局,这下你明白了吧,今天是周末,在这陪陪你老婆吧,……周一继续上班。”

    ………………………………

    ………………………………

    “他这是干什么,他不走也不让你走?”

    葛慧娴很气愤,连被岳文搂在怀里也茫然不觉,

    “这年龄是个宝,有时候晚一年,什么都晚了,廖书记能在你们开发区干三年,四年?他出去基本上就是地级市的一把手,到时候你才二十七、八,怎么着也是实职副处吧,他是市委常委,再给你安排到秦南区,怎么着也是局一把手或是街道的一把手……哎,你干什么,正事呢?”葛慧娴羞恼地推着岳文。

    “这就是正事,不是讲究实干吗,那我们一定要听从市领导的号召……”岳文起身压了上去。

    ……

    一时云收雨散。

    葛慧娴双脸泛着红晕,静静地躺在岳文的臂弯里,“你是怎么想的?”

    “既然都这么决定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岳文似乎有些心不在焉。

    “不过,陈书记有些话是对的,你现在一定不能表现出情绪来,还要干好工作,……不过,这可难为死宝宝了,”葛慧娴突然来了兴致,娇笑着起身压在岳文身上,********在怀,岳文感觉又是一阵热血沸腾,心中鼓号齐鸣,不可遏制。

    “也罢,我们……再坚持四五年,到时候……你二十八,在秦湾也差不多是最年轻的副处了……”

    葛慧娴很是敏感,不由自地地扭动着,却激起了岳文更大更强的战斗力……

    这种事与做饭,有时是一对孪生胎,不可分离。

    特别是对年轻的男女来讲,对那些还未成家的年轻男女来讲,都是乐此不疲的。

    所谓的食色性也,讲得真妙,理解得也真透彻。

    好不容易从床上下来,岳文打下手,葛慧娴炒了几个菜,又打开两听饮料,葛慧娴突然叫道,“快开电视,让姐也看一下我们宝宝的风采!”

    电视里,山海新闻联播还没开始,两人慢慢吃着菜,喝着饮料,岳文感觉很放松,多回来几趟,这里就有了他的味道,有了他的足迹,这,就是他的家了。

    “这大集拆迁没有危险吧?”葛慧娴突然问道。

    “比起金鸡岭,比起水泥厂,应该没危险。”岳文也在看着电视,想看看自己在省台的光辉形象。

    “这我就放心了,赶紧到年底,能回来最好,不能回来,就去你们区工委办公室。”

    电视上,首先是********的新闻,第二条就是省长李国华参加汉北水泥项目签约仪式的新闻,估计着省长已经离开秦湾,不涉及到安保,这条新闻才播出的。

    “怎么没有你?”画面上全是领导,岳文连个影也没看见。

    “谁让咱是人物!”岳文自嘲道,“哎,我的手机响,哎,是陈书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