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2章 攻其一点不及其余
    戚力群也看见了蒋晓云,开发区那么多刑警,他只熟悉几个人,其中之一就是蒋晓云,原因很简单,因为她爸是蒋胜。

    心里“咯噔”一下,戚力群还是强装笑脸迎了上去。

    “戚主任,”蒋晓云勉强挤出一点笑容来,在这喜庆的日子里,她一惯的风格与这个日子太不搭调,“阮局找你有事。”

    在这个日子,这句话就很给戚力群面子了,戚力群也不知动了哪根筋,脸色突然胀得通红,“凭什么?他叫我去我就得去?周平安也不能这么跟我话吧?”

    他的声音虽低,但失态的低声怒吼还是吸引了许多目光。

    “你不走,我们就采取强制措施了。”蒋晓云脸上最后一丝笑容消逝了。

    戚力群的目光越过她的肩膀,见后面走过来三个同样一身便装的伙子,知道蒋晓云不是在吓唬他。

    他狠狠地看看蒋晓云,“要见我容易,要送我就不容易了。”

    他嘱咐几句,转身快步朝外面走去。

    蒋晓云看看装饰得彩绸飞舞的老屋,转头跟了上去,两个同事,早上前一左一右围住了戚力群。

    “把他的车开走。”蒋晓云命令道,看也不看那辆在阳光下闪闪发亮的宝马。

    …………………………………

    …………………………………

    审讯室,熟悉而又陌生。

    当沉重的铁门“哐当”关上,任你心理素质再好,也忍不住一阵颤抖,一阵胡思乱想。

    戚力群坐在椅子上,盯着对面的蒋晓云,很快镇定下来。

    他不断地冷笑着,“你们怎么抓的我,还得怎么把我放了,四十八时,我就给你们四十八时。”

    “啪!”

    蒋晓云柳眉倒竖,一下拍了桌子,自打工作以来,还没有人敢进了刑警队的审讯室还这么横,这是刑警队,不是派出所!

    戚力群冷笑着看看他,他一身笔挺的西装,淡蓝色的衬衣,与这个地方很不协调。

    “戚力群,”进审讯室就象洗澡一样,头衔、职务等虚名就象衣服,马上被剥得一干二净了,你原来那个由父母叫了多年的现在已经很陌生的名字就突然被警察喊了出来,“高利贷的事吧。”

    戚力群看看她,一言不发。

    这是在意料中之中的,蒋晓云也不生气,相比于地下赌场、秦湾区的枪击案、严德宝被捅案、周厚德被打案和破产清算中的违法行为,高利贷相对单一且罪行较轻。

    “皇冠区北两家冠以投资公司名义的高利贷公司,共十二人,经我们审讯,证明你就是后面的幕后老板,吧,你与这些人是怎么认识的?”蒋晓云诈唬道。

    “不认识,不知道。”戚力群回答得很干脆,再问,还是这几个字。

    另一个预案员看看蒋晓云,“今年三月六日,你指使张强将盛威机械公司的张力波带到一机械厂院内,在接下来的两天,指使张强带人看押张力波在外面筹钱,钱筹不到,三月八日凌晨,张强等人强行扒光受害人张力波的的衣服浇凉水、此后又逼迫张力波舔张强的脚趾,用鞋底子扇耳光、逼迫张力波喝尿……除高利转贷罪以外,还涉嫌非法拘禁罪、故意伤害罪……你有什么要的吗?”

    戚力群看看他,仍是一脸冷笑,还是那三个字“不知道。”

    蒋晓云深吸一口气,面对这个深谙法律条文的职业律师,摆在她面前的是一道难题。

    面对讯问,深知自己罪孽深重的戚力群总是避免回答实质问题或者干脆不知道,要么不话,如果一直这样下去,四十八个时就得无条件放人了。

    ……………………………………………

    “老阮,老阮!”岳文在走廊里喊上了。

    铁门开了,阮成钢走了出来,一幅很不满的样子,“兄弟,这是刑警队,其它人在这喊一声,我早把他铐起来了。”

    “嘿,你还别吓唬我,”岳文吡笑道,“我又没犯法,你铐我一个你试试!”

    “里面这位也口口声声不知道,不认识,没犯法,还不照样进来?”阮成钢突然闻到一股肉香,再看岳文手里,是一大包东西,“烧烤?”

    “你们审案辛苦,我代表工委、代表管委对你们表示诚挚的慰问!”岳文笑道,“……哎,搁哪啊,别让我一直拿着,这一包老沉了!”

    “到接待室吧。”阮成钢道

    “我车上有啤酒,大家都喝点。”岳文又笑道。

    两个年轻的警察把烧烤接过去,又朝岳文笑笑,下去搬啤酒去了。

    “这就是八月十五晓云带着去打靶的那位?”

    “嗯,是工委书记的秘书,晓云眼光高,八月十五不陪老爹老妈去陪男朋友。”

    “这下曹雷没戏了!”

    “曹雷算哪盘菜?就是长得帅一点,帅能当饭吃?……”

    ……

    “阮哥,能让我看看审讯吗?”岳文瞧瞧四下没人,笑道。

    “能,”阮成钢很痛快,“你现在是钦差大臣,整天围绕在皇上身边,是侍候皇上的,岳公公,对不对?”

    “你才是公公!”岳文也不客气,他嘴上向来不吃亏,“你姓阮,阮不举,排行老二,就叫阮二,对,你是二哥,就叫阮老二好了!”

    两个搬着啤酒上来的年轻伙子听到乐得直想笑,但看看阮成钢一脸煞气,又不敢笑出来,都憋得龇牙咧嘴,浑身难受。

    是啊,在开发区,周平安对阮成钢话都得客客气气的,这么跟阮成钢话的,恐怕还找不出第二个人来。

    “叫晓云、彬彬出来吃烧烤。”阮成钢吩咐道。

    “戚力群呢?”一民警问道。

    “饿着吧。”阮成钢拿起一瓶啤酒,用牙一咬,瓶盖掉了,他“咕咚咕咚”喝了几口。

    铁门响了,蒋晓云和另一个年轻的预审员从铁门里走了出来,“阮局,他什么也没招。”

    “意料之中,”阮成钢也就跟岳文开几句玩笑,在一众手下面前,仍是那个不苟言笑的副局长,“叫上明晓、建军都出来吃点烧烤,晾晾他,我们有三十九个时。”

    蒋晓云也看到了岳文,但是两脚还是不听使唤,下意识地走到了他身边,几个民警看看,都互相笑笑,可是当着阮成钢的面,都不敢开玩笑。

    “这人黑心律师,心理素质太好了,如果能突破一点,”岳文笑着拿起一支猪腰子递给蒋晓云,“就顺利了。”

    “我们还用你教?”阮成钢不屑道,“你拿我们刑警队的兄弟当摆设呢?”他得象开玩笑,又象是很认真。

    “可是现在他根本不跟你话。”吃了一半,幸福的蒋晓云突然看看手里的猪腰子道,“这是什么?”

    “猪腰子!”另一个民警笑道,“大补啊,岳主任偏向你,好东西都给你了。”

    “哎呀,”蒋晓云一下扔在桌上,“恶心死了!”

    岳文若无其事地捡起来,“这么好的东西,不能糟蹋了,你不吃我吃。”他若无其事地吃了起来,一干警察包括阮成钢的眼都直了,这是什么情况,两人到什么地步了?

    几个年轻的刑警开始挤眉弄眼了,蒋晓云脸色一红,狠狠地踩了一下岳文的脚面。

    “哎——”岳文疼得叫了起来。

    “怎么了?”阮成钢点上烟。

    “我突然想起来了,戚力群的宝马是不是在楼下,”岳文急中生智,“车上搜过了吗?”

    “他刚从秦湾回来,能有什么东西?”蒋晓云道,“有东西也留在秦湾了吧。”

    “不一定,搂草打兔子,看看呗。”岳文跺跺脚,瞟了蒋晓云一眼,蒋晓云只装没看见。

    “那就搜一搜。”阮成钢道。

    “我去。”蒋晓云道,“我也去看看。”岳文也笑道,在众人的目光中二人下了楼,“你踩疼我了。”

    “你活该。”蒋晓云的脸微微一红,却不再多话。

    她搜得很仔细,手套箱、扶手箱,挨个检查了个遍,岳文一下按开后备箱,转到了车屁股后面,突然,他大叫道,“晓云,你快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