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1章 树倒猢狲散
    社会就是一张网,每个人都是网中的结点,不同的是,结点有大有。

    戚力群,作为平州这张网中的很大一个结点,信息很灵通,就在曹昆被带到检察院后一个时,他就得到了消息。

    至于被带走的理由,有人也跟他透露了,还特别强调,这是市院督办的案子。

    破产清算,律师有律师的职责,而整个破产清算工作,虽然由他的律师事务所负责,但他并不需要亲自出面,那自然也找不到他头上。

    但这些年来,做的事太多,一个下午,他哪里也没去,就坐在办公室里,一边喝茶,一边梳理。

    现在的形势,与前几天又不一样了,他慢慢分析着。

    前几天是打黑除恶、打霸治痞,现在又加上了反腐反贪的内容,不过,从电视上来看,前者是重点宣传对象,无论是市台还是平州电视台,都开足了马力宣传,而反腐,却是在悄悄进行。

    他行事向来缜密,梳理了一下午自觉没有破绽,心情逐渐好了起来,破产清算,自己的事务所也是法律框架下进行的,就是赌场,也并不是由自己经营,高利贷公司,那只是投几个闲钱养几个闲人而已,至于已经进去的查理曹等货色,连自己的边都挨不上,平时,都是约翰冯直接找自己,现在现在约翰冯已经去见他的上帝,自己更没什么可怕的了。

    “我出去一趟,有事打我另一个手机。”他简单地嘱咐了两句就出了门,风头正紧,还是不要留在这个是非之地,先到秦湾看看风头再。

    高速路上,他又拨通了梁莉的电话,但电话竟然不接!

    他的牙根有些痒痒,我靠!

    这个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不过,也别,戚力群想了想,平时有些事还真与她没关系,就是有事,也是自己出面,我靠!他又骂了自己一句,让这个女人给耍了!

    他接连又打了几个电话,全是给公检法系统的朋友或者同学打的,可是没有一个人接电话,就是接起电话也象作贼般谨慎谦虚!

    难道,难道真象红楼梦里的那样,树倒猢狲散了?

    他狠狠地按着喇叭,宝马车飞快地朝前驶去。

    日子不咸不淡地过去,在秦湾待了三天,戚力群是吃不好睡不好,但电话却一直对外联系着,但越来越多的信息反馈回来,此次行动,好似都跟他不沾边。

    他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这才想起后天还有一件大事,他必须回平州了,那就是自己的老母亲马上要过生日了!

    …………………………………

    …………………………………

    戚力群的老家是珠山街道的北庄村,村里大部分人都姓王,作为外来户,从没少受村里人的欺负,所以长大后,特别是在社会上混出头后,他每年总会在老家给母亲过生日,隆重的场面,奢华的宴席,来往的宾客,总能给这个村以震撼,成为接连几日的谈资,而戚力群也觉着,从积攒的恶气逐渐消除。

    可是,接连几年生日以后,看着毕恭毕敬的村民,他早没了当初斗狠争强的心,而生日,反而成了结交各界朋友的手段。

    望着村里惟一的一条水泥路,这条水泥路也是他戚力群出资修的,水泥路从村外直通他家老屋。

    老屋,早已用彩绸装点起来,拱门也支了起来,鞭炮也早已备齐,可是戚力群的心还是一沉,往年母亲生日,不用自己通知,朋友都来了,那可谓是高朋满座,胜友如云,街上的车都停满了,温起武、蒋胜,几个处局、街道的一把手、就是公检法的同学朋友也要开上几桌,可是今天,大街上的车没有几辆。

    温起武出差了,蒋胜身体不舒服,公检法的同学、朋友似都有意避着他。

    那个认了干娘的梁莉干脆把手机关机了。

    特么地,世态炎凉,自己还没倒呢,戚力群吐出一口闷气,下了宝马。

    可是一下车,他一愣,来的第一个客人是他不想见到的,也挺打怵,但这人每年必来,每年都会来给母亲祝寿,可是总是待一会儿就走。

    “师兄,你所里的周告诉我你去秦湾了,我就琢磨,大娘过生日这么大的日子,你多忙也得回来。”

    陶沙笑着,刮得铮亮的脑袋就靠了过来。

    这是一个吃透了这个社会的人,吃透了人情世故的人,用精明二字来形容他,那是形容不了了,他,会不知道我的处境?

    戚力群也笑着迎上去,好象什么事没发生似的,“兄弟,让你哪一年都惦记着,快往里坐,往里坐。”

    “再怎么,你也是我的师兄,”陶沙笑道,“当年我从汉东政法毕业,跟你弟妹回平州工作,第一天,是你给我接的风,我永远忘不了,就在平州宾馆,当时开发区最好的饭店,喝的是秦湾啤酒,你喝了十二瓶,我喝了九瓶。”

    提起往事,总令人唏嘘,但唏嘘是留给没本事的人的,是留给在这个社会上靠边站的人的,那些成功的、有本事的,早都朝前看了,过去,就那么过去了吧。

    二人进去,陶沙还是象以往一样,跪下给戚母叩了三个响头,这才入席。

    客人慢慢多起来,戚力群的心情也慢慢好起来,他扶扶金边眼镜,秦湾人有句名言,叫做倒驴不倒架子,今天我更得把这架子撑足了。

    “老四,你心里有事?”戚母虽然仍是一脸乐呵呵的,但逮住个空子,还是把戚力群拉到另一间屋子。

    “没事啊。”戚力群笑道,看看自己上下笔挺的西装,仍梳得一丝不苟的头发。

    “今年来的人少,”戚母看看儿子,“我不爱热闹,都是顺着你们兄弟四个,就是往年你请的那些人,我也不认识,还不如自己家里人,吃吃饭,话……”

    戚力群心里一酸,“娘,明年我们谁也不请了,就儿子媳妇陪你好好吃顿饭……”

    ………………………………………

    ………………………………………

    一辆黑色的普桑慢慢停在了戚家门前,在一众豪车面前,略显寒酸。

    可是眼尖的人会发现,这辆车从清早起来就已经停在这里了,或许,昨晚,前晚,也停在这里,只不过清晨又悄悄开出村去,又开了回来。

    蒋晓云一身便装,推门而出。

    她一下车,立马吸引了周围前来围观的村民的目光,就连院子里来往的人也被这独特的气质、俏丽的容颜吸引。

    人群中的陶沙,也看到了蒋晓云,再看看仍是兴高采烈的戚力群,他悄悄站起来,走了出去。

    他实在不忍心看到母亲大寿儿子被带走的场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